|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一十四章 述職

第三百一十四章 述職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19 02:40  字數:2633

林芷萱默然看著他,冷聲道:「曹公子別忘了,你也是個殘廢。」

曹柏圖面容驟然猙獰,半晌才看著林芷萱道:「我好歹是個身份貴重,能給你們錦衣玉食的殘廢。」

林芷萱冷然道:「一個做不了官,也承不了爵,生母還是個卑賤婢女的殘廢。」

曹柏圖半晌才咬著牙對林芷萱近乎嘶吼地道:「是又怎樣!這是我唯一的條件,除非你答應嫁給我,否則,我絕對不會放姓任的半條活路!不管你們找侯爺,還是找王爺,就是找天王老子也一樣!」

說罷,曹柏圖轉身,一瘸一拐卻大步流星地走了。

要出二門的時候,正碰見從沐家回來的林雅萱母女兩個,林雅萱和劉夫人都嚇了一跳,退到了一旁避著,林雅萱問著劉夫人:「這是個什麼人,怎得長得這般兇狠。」

劉夫人擰眉看了曹柏圖的一瘸一拐的腿,道:「怕就是那個曹柏圖了,怎得請到咱們家來了?」

林雅萱擰著眉頭道:「誰知道呢,林姝萱家裡亂七八糟,就沒有安頓的時候,請他來咱們家怎麼辦,若是被人看見,被沐家知道了怎麼辦?我和沐嘉翟的親事會不會有什麼變故。」

劉夫人臉上這才露了笑意,安慰著林雅萱道:「不會的,咱們不是都跟沐大太太說好了嗎,用不了多久,沐大太太就會來替沐家四爺提親了。」

林芷萱卻和林姝萱在正堂之中怒氣未平:「怎麼會有這樣沒臉沒皮的瘋子,我如今都要懷疑大姐夫是不是真的搶了他的妾了。西北的案子是不是審錯了!」

林姝萱心中悲苦,卻勸著林芷萱道:「他是個這樣的人,你當你大姐夫就是個好的?」

言罷,只覺得雙眸發澀,再也說不出話來。

十月初一,林芷萱和林姝萱去了李家,見了李淼生,細問了昨日他們在王府的情形。

李淼生臉色也很難看,只對林芷萱道:「那個人張狂無禮,滿口胡言,被王爺留在府里喝茶了。」

喝茶?

林芷萱擰了眉,曹柏圖可不是個愛喝茶的主兒:「那他的隨從呢?」

實則還是怕他們將事情鬧出來,就不好收拾了。

李淼生道:「王爺說,他與慕義候好歹還是舊識,曹柏圖是故人之子,乍來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住在官驛不妥,便由他代為照顧,他的小廝隨從也都被王爺請到了王府里一同照看著。不會縱他在京城興風作浪的。」

林芷萱和林姝萱這才放心下來。

李淼生看著那姐妹兩個難得回李家一趟,也不想再提這些煩心事,只與林芷萱道:「我昨兒還聽說,令尊林大人今年考核三年政績,因賑災防疫有功,得了個大計一等。蔡閣老已經打算將林大人引薦給皇上,林大人想必已經得了信,不日就會進京述職。」

林芷萱和林姝萱聞言,眸中都漾起了喜意:「伯父說的可是真的?」

李淼生含笑道:「昨日在王爺處,親口聽蔡閣老說的,怎會有假?只是,如今你們也算是舉家入京了,無論是住在李家還是住在梁家,終究不便,倒是不妨在京中先置辦方宅子。我前些日子聽說在鼓樓西街有所不錯的宅子,還有興華胡同似乎也有要賣的宅子,這件事情你可以去問問奇兒,他前些日子打算要在京中再買一所宅院,倒是打聽過這樣的事。」

林芷萱聽了李淼生的話,卻是五味雜陳,雖然含笑應了,心中卻七上八下,沒著沒落。

林芷萱和林姝萱既然來了李家,李家又幫了她們這麼大的忙,自然也不能不去拜見老夫人和李梓安,又去見了孟澤蘭,如此,在李家一鬧就是一天。直到天色將暗,林姝萱和林芷萱才打道回府。

林芷萱與王夫人說了林鵬海要進京述職的事,一家人都是高興得滿面紅光。

那夜,林芷萱卻偏偏睡不著了。

秋風颯颯,窗外的樹映著月光在窗上投下斑駁的影子,搖搖晃晃,晃晃搖搖,一如她此刻的心事。

只有夏蘭睡在林芷萱拔步床旁的炕上,聽著林芷萱翻來覆去,猶豫了半晌才開口問了一聲:「姑娘睡不著嗎?」

林芷萱聽了夏蘭的聲音,忽然很想找個人說說話,可是若是那個人是秋菊就好了。

夏蘭見林芷萱沒有吭聲,還以為是自己唐突了,又趕緊閉了嘴,不敢再言語。

林芷萱又翻了個身,才對夏蘭道:「我沒事,睡吧。」

夏蘭應了一聲:「唉,姑娘若是想要什麼,只管叫我。」

林芷萱輕輕「嗯」了一聲。

又怕再擾了夏蘭,只那樣靜靜躺著,不再翻騰。卻忽然又想起了魏明煦送給自己的那錠銀錠子,還有那裡頭「安心」兩個字。

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為什麼父親今年績效會得了個大計一等,明明山東瘟疫橫行,林芷萱也是知道自己父親的斤兩,不過能報個不失,如何就會有這樣的功勞,竟然還能有這樣的榮幸進京述職呢?

是因為底下的人見自己與庄親王王妃王佩珍情同母女,還是因為自己幫楚楠料理了王家的親事,吏部的人抬舉父親呢?

又或者,是因為他嗎?

蔡永嚴是他的人,蔡永嚴竟然親自保薦父親進京,那便是定了有提拔之意。

而李淼生今日竟然讓自己在京中置辦宅院,那是不是在暗示自己,父親要留任京城了。

他甚至連宅子都替自己問過了,為什麼李淼生忽然對林家的事、對自己的事這般熱絡了起來呢?

難道,難道真的是因為他嗎?

可是,楚楠說了,他終於要迎娶他的王妃了。

廖家,廖玉菡。

魏明煦所做的一切想必還是在報答自己當初的救命之恩吧。亦或者只是下面的人借抬舉林家,來巴結討好他,他不過是默許了而已。

況且,李家也不過是李淼生對自己好罷了,李家的老夫人、李梓安和夢澤蘭都對自己如舊。

林芷萱不許自己再自作多情。

她此生並沒想過要嫁人,她不會去嫁一個與她如今的年紀相仿的孩子。可是那個人,給了她想法,希望,和可能。

她也沒想到自己跟楚楠和蘆煙在一起的時日長了,竟然也會同小女兒一樣,心中產生這樣的悸動和……或許是傾慕吧。

但是,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尚未娶妻。

而如今,他要成親了,林芷萱絕不可能容忍自己與李婧一樣自墮身份去給人做妾。

「夏蘭,」林芷萱坐了起來,喚了夏蘭一聲,「你去幫我取樣東西。」

她,不想再為他輾轉難眠了。

***

感謝耿文奇媽媽和annabellquan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