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一十二章 相邀

第三百一十二章 相邀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17 11:02  字數:2440

楚楠卻瞅著床頂,忽然開口道:「他終於要成親了。」

林芷萱一愣,問:「誰?」

楚楠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聲音沉得幾乎微不可查:「敬王爺。」

林芷萱呼吸一滯:「不是說,他的王妃之位……」

楚楠漠然道:「皇上要賜婚,難道他還能抗旨嗎?他早已經不再像才封親王時那樣得皇上寵信了。這次,他拒絕不了,皇上也不會再容他拒絕了。」

林芷萱擰眉良久,才輕聲問了一句:「是誰?」

王楚楠依舊冷笑著:「廖閣老的嫡女廖玉菡。」

「她?」林芷萱隱約記得,她是李婧的二表妹,當初才見面時,李婧曾經將自己的容貌與她相比。

楚楠道:「是啊,她。我和李婧掙了這麼些年,卻落得個這般下場,誰能想到最後竟便宜了她。」

林芷萱這才擰著眉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楚楠道:「前兒進宮叩見皇后,在皇后宮裡聽皇上跟皇后說起的。皇上要在太后壽宴上發難,讓太后來提這件事。」

林芷萱道:「於敬王爺不利的事,太后會答應嗎?」

楚楠嘆了一聲道:「會。」

林芷萱擰緊了眉頭,沉默了下來。

楚楠才道:「你也不要小瞧了咱們的皇上,太后畢竟只是個和善慈藹的深宅婦人,被圈在那層層的宮牆之中,許多事她又能有什麼法子呢。」

楚楠以為自己早已經說服自己不在意,卻不曾想,聽到這樣的消息,她心中依舊會波瀾起伏。

九月二十二,林芷萱便和王夫人搬回了梁家,因為李家來了消息,曹柏圖進京了。

李淼生已經去見了曹柏圖,卻不料曹柏圖從來在西北霸王慣了,仗著自己是侯爵貴胄,對於李家這樣走仕途的清流官宦之家十分的瞧不起,任光赫的事更是一步不退,只逼著刑部早日下發批文,若是再敢拖延,他便一紙奏疏告到皇上那裡去。

李淼生搬出了魏明煦,曹柏圖竟然也不肯讓步,還說李淼生只是嚇唬他,狐假虎威,若真是魏明煦的意思,那就讓魏明煦自己跟他說,不必中間傳話的這些阿貓阿狗。

與曹柏圖一番交談下來,李淼生倒是難得地對任光赫沒了那許多偏見,畢竟在京城這樣遍地宗親皇室高官大臣的地方,像曹柏圖這般輕狂之徒,李淼生已經多年未見了。

魏明煦聽了李淼生的言語,卻應了曹柏圖所求,定了九月三十,魏明煦休沐那天,請曹柏圖去王府小坐。

林姝萱見魏明煦和李家果然都在為此事忙碌,才自悔當初不該懷疑林芷萱,便又來找了林芷萱和王夫人:「……也不能總讓王爺和李家的大老爺辛苦,我們成日里躲在家裡坐享其成。這畢竟我家那口子的事,無論曹柏圖要什麼,咱們也不好都讓李家大老爺和王爺替我們墊上,我這心裡終究過意不去,我想不如先請他來咱們府上,我先與他談談。」

林芷萱和王夫人聽了林姝萱的話,覺得也是有理,還可以探探他的底,只是上回聽說他與李淼生相談十分倨傲,也不知道林家請他,他肯不肯過來。

林芷萱只管讓林嘉志和梁家的管家一同去了一趟曹柏圖落腳的官驛,卻不曾想,他一聽說是任光赫的妻子來請,竟然二話不說便答應了。

劉夫人和林雅萱又不在府中,王夫人與林姝萱在梁家正堂等到了曹柏圖。

林芷萱畢竟是女兒之身,不便見客,便坐在了正堂屏風的後面。

曹柏圖一瘸一拐地進來,行路艱辛,卻並不許人扶,臉上還有幾道猙獰的疤,或許那疤痕本不猙獰,只是如今那個人眸子里閃爍著熾熱的恨意,才顯得人猙獰。

瞧著他那個樣子,王夫人和林姝萱竟然都嚇得忘了該說什麼。

還是曹柏圖自己開了口,他獰笑著看著林姝萱:「你就是任光赫的婆娘?」

林姝萱見問,才應了一聲,王夫人道明了身份,客套了兩句,曹柏圖卻只冷笑著不答話,王夫人無法,只得先命人上了茶。

曹柏圖這才嘲諷的笑著開了口道:「你們想讓我放過姓任的?」

林姝萱急忙道:「是,還請曹公子高抬貴手,無論您讓我們如何補償都行,只要能放他一條活路。」

曹柏圖瞧著丫鬟們送上來的茶,伸手接了,喝了一口,便擰了眉,當著林姝萱和王夫人的面吐了出來,又摔了杯子,嘴裡不乾不淨地罵著:「呸!什麼東西!」

王夫人哪裡見過這樣無禮的西北人,他好歹還是侯門貴胄,竟然這般張狂:「還請曹公子慎言。」

曹柏圖站了起來,朝著王夫人了林姝萱走進了兩步,一家的丫鬟哪裡見過這樣的人,紫鳶急忙上前一步,想護著王夫人,曹柏圖冷笑著看了紫鳶一眼,才止住了腳步,對王夫人道:「慎言?我不過是說一句你家的茶不好,太太就聽不下去了?那你看看我的臉,我的腿!讓我放過他?憑什麼?!」

聽著曹柏圖竟然對王夫人吼了起來,林嘉志也站了起來,上前了一步。

曹柏圖直起腰來看著林嘉志:「你想幹什麼?去牢里陪姓任的嗎?」

林姝萱上前攔住了林嘉志,讓他趕緊坐下,卻上前一步看著曹柏圖道:「曹大人若是不想放光赫一命,今日又為什麼要答應來呢?難不成是來喝茶的?」

曹柏圖笑著看著林姝萱:「自然不是,我今兒是打算來看你們跟我搖尾乞憐,聽你們在我面前苦苦哀求的!」

「你!」王夫人氣急,指著曹柏圖從坐上站了起來,卻因氣得太急,又急怒攻心,身子一下子軟了下去。

「太太!」紫鳶綠鸝兩個急忙上前扶著,林芷萱在後面也聽不下去了,十分擔憂王夫人,便從屏風後面轉了出來,瞧著王夫人,只讓紫鳶綠鸝兩個先扶著王夫人回去歇息,再請大夫。

曹柏圖看著林家人忙亂的一切,卻冷笑著道:「當真無趣。」

說著,轉身便要走。

林芷萱卻叫住了他:「曹公子打算三日後在王爺面前也這般言語嗎?」

曹柏圖頓住了腳,轉頭來看著林芷萱,眯著眼上下打量了林芷萱一番,只覺得比林姝萱更加好看。林姝萱是個美人坯子,只是如今畢竟在西北住的久了,風刀霜劍在臉上刻下了痕迹,可林芷萱卻是江南水鄉里養出來的水靈靈的模樣。曹柏圖忽然有興趣再留下來談談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