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一十一章 成親

第三百一十一章 成親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17 11:02  字數:2427

林芷萱和王夫人去了王家之後,就忙得腳不沾地,再沒有閑暇能顧得上任光赫的事,曹柏圖也一直沒有消息,此事便又被擱置下來。

劉夫人和林雅萱又去找了林姝萱:「我瞅著都是三丫頭信口雌黃的,那敬王爺是什麼人?咱們跟他又不認不識的,不過是憑著李家二奶奶的那點子關係就想讓王爺幫咱們?那簡直是白日做夢。咱們和李家是什麼關係,不比跟王爺近多了,可你瞧李家是一副什麼樣的嘴臉?

你還沒有看清楚嗎?王爺這樣拖著跟李家拖著我們一樣,不過是不想管罷了。照我看,還是我跟你妹妹去一趟沐家吧,畢竟救命之恩,要比那些虛里八套的親戚更可靠些。」

林姝萱想了半天,終究是覺得多一個人多一條路,便點頭應下了:「那母親和妹妹就去看看吧。」

這才是最讓劉夫人和林雅萱生氣的地方,林芷萱和王夫人雖然是離了梁府,可是林芷萱臨走前卻叮囑了林若萱和梁府的管家,不要輕易將馬車小廝給劉夫人母女用。

林芷萱前些日子與林若萱整頓梁家京城的宅院鋪子,史家胡同宅子里的管家自然是見過林芷萱數次的,也很聽她的話,任劉夫人母女怎麼說,也不肯備車,反而攔著兩個人不讓出府。

劉夫人和林雅萱原本以為離開了李家就能逃出升天,卻沒想到在梁家更是被個小小的管家欺辱,她們兩個想去找怯懦的林若萱說理,偏偏林芷萱又囑咐了綠瀾,不許那母女兩個到林若萱眼前晃,免得擾了林若萱養胎。

劉夫人母女兩個竟然被一家的僕人給看了起來,氣得牙根痒痒卻又無計可施,只能再來找林姝萱了。

「我們是想出去,可是畢竟這裡都是梁家的僕婦,也不好隨意差遣,便想著要不然就讓嘉志送我們過去一趟吧。」

林姝萱只當是梁家的僕人都是京城的,看不起鄉下人,架子大,便點頭應了道:「要不我也一同跟著去吧。」

林雅萱急忙阻止道:「你與沐大太太又不認識,這樣貿貿然的去萬一你再哪句話說的急了緩了,只會平白惹人嫌。還是我跟娘先多去幾次,與沐家再熟絡些,把事情說定了,你再一同前去。」

林姝萱雖然不滿林雅萱的語氣,可她如今有求於人,這些日子也見了那許多京中大戶人家的規矩,著實不敢造次,便只得應了。

林雅萱這才道:「只是既然要去給大姐夫辦事,我們定然不能空手去……」

林姝萱復又給她們母女兩人備了禮。

梁家的管家見此次是林姝萱的意思,又有林嘉志陪著,只當是有什麼大事,再不好阻攔,只得放了林雅萱母女兩個離了梁府。

玉蕊悄悄問著:「姑娘真的要去跟沐家大太太說大姑爺的事嗎?」

林雅萱翻看了一遍林姝萱備的厚禮,才冷笑著跟玉蕊道:「那個潑皮無賴,死了活該,當初那般欺辱我和娘,如今這就是報應,我會去救他?況且誰不知道這人啊,最怕的就是麻煩,我既然要嫁進沐家,又怎麼可能讓沐家的人知道林家這麼丟人的破事。」

九月十七夜裡,因著楚楠沒了母親,便由王夫人過去給她講些出嫁後的人事,以及叮囑一些孝敬公婆之類的話語。

楚楠聽著王夫人將她當女兒一般的諄諄教誨,又想起了淮大太太,也是抱著王夫人又哭了一場。王夫人勸了她好半晌,明日就要嫁人了,可不能哭腫了眼睛,那樣不吉利。

楚楠這才止住了眼淚。

九月十八,雪安的身子好些了,王佩珍才來王家幫著張羅賓客,雪安原本也要來,想著無論如何都要來送送楚楠,可是王佩珍擔心她的身子,死活攔住了。

王楚楠出嫁,雖然謝家高朋滿座,可是王家來的客人也不少,而王夫人與王佩珍一同待客,王佩珍也是感激王夫人這些日子替楚楠忙前忙後地辛勞,這些事情原本該是她這個當姑姑的做的。

王景生又對王佩珍再三贊了王夫人和林芷萱將楚楠的婚事辦得這樣好,王佩珍也在人前待王夫人和林芷萱十分的親近,也讓王夫人在京城皇室貴胄面前都露了臉。

這樣熱鬧了一整天,林芷萱也是身心俱疲,待要去跟王景生請辭,王景生卻央求她們讓她們再多住幾天,至少住到楚楠三天回門。

畢竟如今大宴才畢,還有諸多東西要規歸置,三天回門的時候還要再鬧一場,他著實顧不過來。

見王景生如此說,王夫人也不好再推辭,便應了。

好在有白姨娘和王佩珍幫襯著,府里上上下下忙了一天一夜,才將器皿擺設歸置好,雖難免有損毀遺失,卻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也並多。王夫人和林芷萱無暇追究,便又要商議著預備三天回門時的宴席了。

九月二十一,謝文棟攜禮,隨楚楠返回王家,拜謁王景生及王佩珍,還有王夫人。自親迎始的成婿之禮,至此方成。

魏秦岱兄弟三人也算是楚楠的娘家人,今日都過來幫著招待謝文棟。

王家並非人丁單薄的人家,可是偏偏金陵遭此大難,王家房舍具毀,親族死傷無數,王家大多數人身上都帶著孝,著實不便前來相賀,況且不過是嫁女兒又不是娶媳婦,還是參孝,王景生也有意不讓金陵王家的人來,如今倒是難免顯得單薄些。

林芷萱卻站在王夫人身後,看著此生第一次見的謝文棟,文質彬彬,面容白皙,倒是很像個翩翩佳公子。只可惜這樣看起來柔弱的男子並非楚楠喜歡的那一種。更何況,他溫潤背後的懦弱與偏執。

繁瑣的禮節之後,楚楠見了白姨娘,又與玉哥兒說了話,王夫人和王佩珍陪著,直鬧到吃過了晌飯,外頭魏秦岱幾個與謝文棟的酒還沒有喝完,楚楠鬧了一天著實累了,林芷萱才陪著楚楠去了她原來的住處小憩片刻。

姐妹兩個並頭躺在床上,林芷萱才問了楚楠謝家待她如何。

楚楠只疲憊地淡淡笑著:「自然是很好的。我爹是領侍衛內大臣,當朝一品,謝家除了能對我好,還能怎樣。」

林芷萱聽著楚楠落寞的口吻,明明又與出嫁前的洒脫不同,只當她在謝家收了委屈,正要細問。

楚楠卻瞅著床頂,忽然開口道:「他終於要成親了。」

林芷萱一愣,不解問:「誰?」

楚楠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聲音沉得幾乎微不可查:「敬王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