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一十章 扶正

第三百一十章 扶正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16 13:15  字數:2491

林芷萱沒有再就著這個話頭說下去,反而看了一眼東梢間的白姨娘,她是個頂聰慧的女子,不僅是待人接物,甚至連賬本賬目都十分清楚,想來當初在家中之時,父母兄弟也是有教過她的,只可惜這麼多年在這個勾心鬥角的王家後宅,她韜光養晦,也明珠蒙塵。

秋菊和夏蘭跟在她身邊學著,偶爾問些什麼,白氏臉上帶著笑,十分耐心地一一解釋,但都壓低了聲音,生怕擾了在一旁練字的玉哥兒。玉哥兒卻耐不下性子,瞧著他們在看賬簿,也丟了筆過來看。

白氏也含笑哄著,玉哥兒指了賬簿上幾個他認識的字讀著,白姨娘贊了玉哥兒一番,玉哥兒自是聽慣了這樣的奉承的,頗有些眼高於頂,洋洋得意。白氏才道:「若是玉哥兒也能寫出來這幾個字就更好了。」

玉哥兒道:「這有什麼難的。」

說著就坐了回去,把那幾個字寫了出來,又拿著宣紙過來給白氏看,白氏笑著將宣紙放在桌上,又與賬簿上的字比對著,滿臉遺憾地對玉哥兒道:「瞧著似是不如這個寫得好。」

玉哥兒不服氣地爬過去看了一眼,自然他稚嫩的筆跡不如賬簿上規整雋秀的文字,林芷萱是知道王家這位王管家的,他也是從小讀書,只是屢試不中,才棄了考取功名的心思。從金陵跟隨著王景生來了京城,幫王景生打理著京中的生意。

他自小偏愛書法,書法上雖不敢說有多高的造詣,卻也是小有成就,林芷萱只覺得王家的賬簿寫得十分的賞心悅目。

玉哥兒看了一眼,就賭氣抓著自己的宣紙回去了,又坐在了書案前,拿起了筆,繼續描紅,小臉上一臉的嚴肅和不服氣。

楚楠看著唇角也是帶了一抹淺笑。

林芷萱猶豫了半晌才對王楚楠道:「我有件事情,一直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楚楠轉了身子看著林芷萱道:「你我之間,還有什麼應不應該的,你只管說。」

林芷萱還是有幾分遲疑,這些話她雖然是為楚楠和玉哥兒好,可是卻著實不該她來說,只壓低了聲音道:「我這些日子在想,你出嫁後,不如讓大舅舅將白氏扶正吧。」

楚楠的神色僵住了,她自然是不願意母親死後,父親再續弦的。

林芷萱想著既然今日開了這口,不如就把話說完,只依舊低著聲音:「大舅舅這個年紀,我想著定然不會願意再去操持娶妻了。若是不另娶,王家後宅的事八成就在素姨娘手裡了。如今你我都在,還能多幫著白姨娘些,可是等你嫁出去之後就是天高皇帝遠,而素姨娘卻時時陪在大舅舅身邊。若不早下決斷,遲則生變啊。

這些日子,想來你看得也清楚,她待玉哥兒很好,諸事細心,卻也不太過寵溺嬌養,這一點便是當初的大舅母都不及,況且她如今都這個年紀了,早過了生兒育女的年紀,玉哥兒日後定然是她唯一的指望。

只是雖然白姨娘不錯,但是性情歸性情,同情歸同情,還是要真真切切的名分送到她手裡,真的給足了她恩惠才能讓她死心塌地地對玉哥兒好。」

王楚楠心中也是搖擺不定。一方面是母親,她不想讓父親娶妻續弦,背棄母親。一方面又是弟弟,母親不在了,可玉哥兒還小,這輩子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她不能不為玉哥兒打算。

林芷萱瞧著楚楠滿臉的糾結,輕輕握了握她的手道:「我知道你猶豫什麼,逝者已矣,活著的還要好好活下去。大舅母前世最疼玉哥兒,她不會怪你的。

況且,大舅舅年紀也大了,成日里為朝堂上的事情勞心勞力,如今家裡有你,能跟他說說話,等你走了,也不想自己的父親回到家裡來冷冷清清,連個能說說話的人都沒有吧。都說年少夫妻老來伴,如今大舅舅老年喪妻,他心中的伶仃孤苦比你更甚。你也合該體諒著他些。白氏品性謙和安靜,說不定還能跟大舅舅說兩句體己話,素氏雖然年輕貌美,卻太過輕浮跳脫了。」

楚楠苦笑著道:「你不必再說了,我心裡明白,只是一直不想提,總覺得對不住母親。可是如今我能為了王家,在娘孝期里成親了,還有什麼不能做的。畢竟如果是白姨娘的話,總比素姨娘好些。」

林芷萱瞧著楚楠柔和的明眸,想安慰她些什麼,卻覺得一切言語都多餘,只道:「這事兒還是你來跟她說罷,我畢竟是個外人。」

王楚楠搖了搖頭道:「什麼外人?我只覺得那幾個親生的姐妹都不及你我還有雪安、蘆煙親近。芷萱,你嫁進京城吧,這樣我們離得進些,還能做個伴。」

林芷萱不知怎得忽然想起了魏明煦,心中卻是一緊,只嘆了一句道:「我沒有那樣的福氣。」

楚楠去見了王景生,將林芷萱的話與他說了一遍,勸他等自己出嫁之後,扶正白氏,細說了白氏的品質性情,又說了她對素氏的擔憂。字字句句都是為了玉哥兒和王景生著想。

王景生聽了楚楠之求,也是心中不忍,終究應了。

楚楠這才對王景生說了這都是林芷萱的主意,又將這些日子林芷萱在王家為了她的親事忙前忙後如何處亂不驚,將家事打理得井井有條。

王景生很是詫異,楚楠這才對王景生說了她與林芷萱的姐妹情深:「……人家幫了咱們這麼大的忙,這些日子和姨媽忙得連軸轉,將事情辦得這麼好,爹也合該替我答謝答謝。」

王景生問如何答謝,楚楠才道:「芷萱如今也到了出嫁的年紀,姨媽所求也不過是給芷萱許一門好的親事,我也想芷萱能留在京城,日後我們姐妹見面還能容易些。」

王景生點頭應了道:「我會幫她留意著的。」

王景生這邊說定了,楚楠才到了林芷萱處,與白氏通了氣。

白氏喜憂攙半,只趕緊謝了楚楠和林芷萱,恨不得發了誓,日後定然將玉哥兒當成親生兒子來看,請楚楠和林芷萱放心。

楚楠走了之後,白氏又來給林芷萱行了禮道謝。她是個明白人,自然知道對她有知遇之恩的人是誰,上次林芷萱來了一趟王家給玉哥兒過生辰,將自己從死人墓里挖出來陪著玉哥兒吃了頓飯,之後王楚楠就對她另眼相看。

如今林芷萱來幫著辦楚楠的親事,又是對她百般的抬舉,這其中的恩情,她如何能不記著。

自從這事兒出了口風之後,原本門可羅雀的白氏房裡天天人來人往,王景生的其他幾個原本成日里去巴結素氏的姨娘們,如今都轉投了白氏門下,一個個又是欽羨又帶幾分妒忌地說著:「姐姐熬了這麼多年,終於熬出頭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