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零八章 離開

第三百零八章 離開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15 16:16  字數:2459

魏柘懷沒答林芷萱的話,只與林芷萱說若是日後得閑,只管來王府做客,他領著她將剩下的大半個園子逛完。

李婧原本見魏柘懷這般目中無人很是不滿,可是聽了他跟林芷萱說的話,李婧方才對林芷萱的忌憚終於散了個乾淨,等魏柘懷走了,才促狹地小聲在林芷萱耳邊道:「妹妹,難不成你要成我侄媳婦了?」

林芷萱佯怒地瞪了她一眼,沒有說話,讓她這樣誤會也好,總比揣測自己跟魏明煦好些。

孟澤蘭見林芷萱終於回來,領著林芷萱給孟澤桂見禮,林芷萱進了內室,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孟澤桂,她雖然因著病痛而面色蒼白,眼底烏青,但是她身量纖纖,想來從前也是個美人兒。

只是她與孟澤蘭卻不大相同,孟澤蘭內剛外柔,在李家做慣了二奶奶,待人接物都有幾分隱忍謙和之態。而孟澤桂在王府女人堆里斗得久了,雖然病著,眉眼間卻依舊有幾分崢嶸。

孟澤桂也在上下打量著林芷萱,也是聽說了魏明煦方才讓她跟著自己去了前院的事,方才與夢澤蘭就此事猜了大半天。不過,她又聽說了魏柘懷陪著林芷萱逛園子的事。

此時的唇角是慈愛的笑,拉著林芷萱與孟澤蘭贊了幾句:「當真是江南的山水養人,我在京城這麼多年,還不曾見過這麼嬌美的丫頭。」

林芷萱謙虛了兩句,又客套地贊了兩句孟澤桂才是天人之姿。

孟澤桂卻是哀憐自傷:「我年紀大了,又病容殘軀,不能跟你們比了。」

孟澤桂又送了自己兩支朱釵做禮,說是林芷萱來得突然,她也不曾預備下什麼。

林芷萱又不能拒絕,只得接了又謝過孟澤桂。

孟澤蘭和林芷萱沒有在孟澤桂處多留,因著魏明煦在家,所以午膳也沒有在王府用,便趕著回去了。

還是李婧送了林芷萱和孟澤蘭出去,只是李婧卻始終沒找到沒人的機會,跟林芷萱和孟澤蘭說上體己話,便只得罷了。

上了馬車,孟澤蘭卻一直含笑看著林芷萱,想起方才在孟澤桂屋裡與孟澤桂說的話。

「我原本當是王爺看上了她,上次我去李家的時候,王爺竟然給她備了禮,還讓我一定要親自送去,再看看她如何。王爺可從來沒對哪家的姑娘這般上心過,卻不想原來是為了他侄子的婚事,柘懷那孩子也大了,是該好好說門親事了,只是這林家的姑娘怎麼樣?我瞧著家世低了些。」

「王爺找你去說了什麼?怎麼最後竟成了三爺陪你逛園子了呢?」孟澤蘭終是忍不住打趣地問了一句。

林芷萱卻不理會,只正色道:「大老爺前些日子因為這件事已經來找過王爺了,王爺也已經有了主意,如今我心裡也不再像前幾天那樣沒著沒落的了。」

孟澤蘭聽林芷萱說起正事,才問道:「王爺怎麼說?」

林芷萱猶豫了片刻,皇上駕崩大赦天下的事情林芷萱不能對旁人說,便只道:「王爺讓我不要著急,慕義候曾經在王爺麾下,隨王爺一同出去打過仗,王爺會出手想幫。只是如今曹柏圖竟然進京了,手裡還拿著慕義候的奏摺,怕是要逼刑部早作決斷,若是再停而不辦,就要上書皇上,到時候李家也討不到什麼好果子吃。如今的當務之急,就是先想法子穩住曹柏圖。」

孟澤蘭聞言也是揪心起來:「如此李家也不能置身事外了,只是不知道那曹柏圖何時進京,又會提出怎樣的要求來。」

林芷萱道:「他到了京城,定然會先找上李家的。至於他要什麼,金銀錢帛倒是好說,若是要加官進爵,就難辦了。」

林芷萱與孟澤蘭說著,已經回了李府,林芷萱和孟澤蘭在二門分了手,林芷萱囑咐了一句道:「這件事情我不知道王爺還會不會跟李家遞口信,但是既然我們已經知道了,還是由姐姐去跟大老爺說一聲才好,也好讓他們提前防備著。」

自從李家歸附了魏明煦,孟澤蘭也已經再次在李家佔了一席之地,畢竟因著孟澤蘭和孟澤桂的關係,她總能提前李家打探到一些消息,李家也可以通過孟澤蘭與王府通氣,傳遞些消息,故而李家老夫人、老太爺和大老爺議事的時候,也許了孟澤桂旁聽。

這件事情由孟澤蘭去說比林芷萱更好些。

孟澤蘭應著去了。

林芷萱這才和秋菊回了秋爽齋,卻不想正看見一院子的人在收拾東西打包行囊,林芷萱叫住了正在忙前忙後的冬梅:「這是要做什麼?」

冬梅見林芷萱回來了,滿臉堆笑,趕緊迎了上來:「姑娘回來了?是太太和二姑奶奶吩咐的,讓我們收拾東西,明兒搬去梁家在史家胡同的宅子,就不在李府住了。」

林芷萱擰著眉道:「這是誰的主意?」

冬梅懵懵懂懂:「不知道,太太的主意吧,反正李家不幫我們,咱們一大家子這麼些人都擠在李府也不像樣子,還不如去梁家的宅子更自在些。」

這話說得是有道理,可是怎麼偏偏在這個時候要走,李家如今才和林家綁到一塊兒去,若是住在李家,商量起事情來還方便些。

「老夫人應了?」林芷萱問道。

冬梅點了點頭:「太太請了再三,老夫人終於應了。」

林芷萱嘆了口氣,這樣就不好反悔了,也不能一會兒哭著喊著要走,一會兒又死皮賴臉地說留。只是娘也真是的,這樣的事為什麼不事先跟自己商議商議。

不過也罷,離了李家,自己行事也能方便些。

次日,林芷萱一行人從李家搬了到了梁家在史家胡同的宅子,林芷萱才去找了林姝萱,將她昨日去王府,魏明煦答應相助的事虛虛實實地與林姝萱說了,讓她且放寬心。

林姝萱聽了也是眸中乍喜,直要給林芷萱跪下相謝,林芷萱急忙扶住她,道:「姐姐快別這樣,如今這件事也算有了個著落,姐姐也不必那般憂心了,且等著王爺的消息便好。」

林姝萱連連應著。

曹柏圖的事,李家在留心著,林芷萱也讓林若萱派出了梁家的人盯著,卻一直沒有消息,林芷萱勸著林姝萱道:「從西北到京城路途遙遠,他又是富家公子,受不了顛簸之苦,如今又成了個跛子,路上走得自然慢些。」

林姝萱雖然應著,可心裡卻還是又不自覺地著急起來。

***

感謝古木淵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繼續求訂閱,求票票,新的一周,大家天天都有好心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