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零六章 過繼

第三百零六章 過繼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14 19:13  字數:2485

「哦。」林芷萱輕輕地應了一聲,低著頭沒有說話,唇角卻不自覺地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也不知怎的,原本因為梁李兩家的那件事,林芷萱很生他的氣,可是如今見了面,聽了他憋著氣與自己說這樣的一番話,心中竟然湧起了一股莫名的喜意,前所未有,按不住,壓不下的,那樣暖暖地涌了出來。

讓她將梁李兩家的事都拋諸腦後,如今連詰問他不守承諾都問不出口了。雖然因為那件事情,林芷萱心中依舊有怨氣,可是那些怨氣,在如今這個真真切切站在自己身前的人面前,都變得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魏明煦聽著那小丫頭莫名其妙的「哦」了一聲,卻是氣笑了。她聽自己這麼說,難道不應該為她方才的態度跟自己陪個罪嗎?「哦」是什麼意思?

再看她唇角,竟然還噙了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這小丫頭,把自己惹惱了,她倒高興起來了。

魏明煦想著搖了搖頭,又不能跟她一般見識。

女人啊,總是這般可進可退可攻可守,又偏偏拿她無可奈何。

兩人默然對立著,門口忽然有人進來,回稟了一聲:「王叔,昨日您吩咐通傳的幾位大人都已經到了。」

林芷萱微微一愣,側頭看了來人一眼,竟然又是魏柘懷。這孩子怎麼總跟在魏明煦身邊轉。

魏明煦聞言隨意地「嗯」了一聲。

魏柘懷見魏明煦還沒有走的意思,有幾分為難,畢竟那幾位老臣都不是尋常人物,況且,也著實候了很長時間了。他是來幫著催人的,魏柘懷復又加了一句:「諸位大人已經在茗園恭候多時了。」

魏明煦擰眉看了魏柘懷一眼:「知道了。」

魏柘懷見形勢不妙,沒有再多言,趕緊退了出去。

魏明煦這才轉頭對林芷萱道:「我還有公務要處理,就不留你了。不過我瞧你彷彿對我的園子頗感興趣,不如就讓李氏陪你去遊園吧。」

「多謝王爺好意,不用麻煩李夫人了。」林芷萱想都沒想地就拒絕了。

林芷萱現在最怕見的就是李婧,若是到了她身旁,定然要被她糾纏不休地問自己與魏明煦是怎麼一回事,若是讓她陪著自己遊園,林芷萱怕她直接把自己推進湖裡。

魏明煦看著那個小丫頭,她竟然拒絕了?她不是跟李氏挺要好的嗎?連出入外院的事情都能相互陪著。

「那讓柘懷陪你去吧。」

說罷,不容林芷萱反駁地抬腿走了。

林芷萱哪裡來得及拒絕,她聽了魏明煦的話就愣住了。

魏柘懷?

林芷萱還沒回過神來,魏柘懷已經進來了,他也是一臉的不情願,王叔竟然讓他陪著一個姑娘逛園子,他還想去葆光室聽魏明煦怎麼與大臣議事呢。

林芷萱瞧著魏柘懷,他不過十五六歲的年紀,長得眉清目秀,林芷萱見過他兩次,總覺得他應該是個跳脫愛玩鬧的孩子,但是在魏明煦面前卻十分的持重規矩,不失大體。

林芷萱瞧著他一臉沮喪的模樣,忍俊不禁地上前微微給他行了個禮:「三爺若是有事只管自便,王爺不過是隨口一提,我還是去安善堂等孟姐姐吧。」

「真的?多謝姑娘了。」魏柘懷聞言眸中一亮,轉身就走。

可剛轉過身,魏柘懷又頓住了腳,一臉沮喪地轉過了頭,道:「我還是聽王叔的,陪姑娘遊園吧。我可不想再挨王叔一頓軍棍。」

最後一句是囁嚅自語,十分的委屈後怕。

林芷萱卻還是聽見了,忍俊不禁。

魏柘懷已經認命似的領著林芷萱從魏明煦的書房出來,道:「我便先領著姑娘去王府的後花園逛逛吧。」

林芷萱微微詫異:「三爺方便出入王爺後院?」

魏柘懷道:「從我十歲開始就住在王叔府上了,有什麼方便不方便的。」

林芷萱心思翻轉,魏柘懷於魏明煦來說到底是怎樣的身份?

將魏柘懷養在自己府上,到江南各處,也都帶著他做親兵護衛外出歷練。當初在曲陽,他更是寧願自己受傷,身陷險境,也要將柘懷護送出去。

再聽魏柘懷的言語,魏明煦也並非只將他當侄兒一樣放任不管。也會教他,甚至管教他。他明明是將魏柘懷當做兒子來待的。

魏明煦沒有子嗣,難道他早已做好了將魏柘懷過繼到自己膝下的打算嗎?

林芷萱自顧想著心事,魏柘懷卻也在打量林芷萱,他總覺得這個女子,看起來十分的眼熟,在哪裡見過呢?

一直到出了宅子的門到了箭道,魏柘懷才想了起來,瞪大眼睛指著林芷萱道:「你是那個小廝!」

好在此時箭道上並無人往來,林芷萱也是對這個孩子頗為無奈,他既然認了出來,林芷萱也不好再否認,只應了:「是。」

魏柘懷此時看林芷萱的神色卻是變了,一個曾經扮過小廝的有趣的女子,王叔此刻竟然讓自己陪著她遊園。

難不成

魏柘懷仔細打量著林芷萱嬌美的容顏,思忖著她的年歲應該與自己相仿,或是比自己還小些。

難道王叔是有意要給自己做媒?

這個小姑娘別說,還真的挺好看的。

此刻魏柘懷對領著林芷萱遊園一事也變得熱絡起來,先指著箭道道:「這條箭道隔開了王府的前院後宅,是王叔教我騎馬練劍的地方,你看著一排後罩房上下共八十八扇窗,上面的四十四扇窗形態各異,無一相同。這扇是福慶有餘,這扇是雙魚騰躍」

林芷萱瞧著這個忽然對自己熱情起來的孩子,略微詫異了半晌,忽而明白了魏柘懷的所想,自己也後怕起來。

魏明煦不會真是這個意思吧。

魏柘懷沒有領著林芷萱從近便的曲徑通幽走,而是走了漢白玉雕成的西洋門,魏柘懷道:「我領著姑娘從山上走吧,也能俯瞰王府風景。然後過福廳,繞道怡神所的大戲院,然後去邀月台上坐坐,那是府里最高的地方,再去蓺蔬圃和沁秋亭。

這沁秋亭是我最喜歡的地方了,你可曾聽古人曲水流觴?這沁秋亭里就設了流杯渠,酒杯放在水上,能順著水道漂流而下,吟詩作賦,很是風雅。那水是從流杯亭南側假山上而老古井裡引出來,往北流出亭子匯入福池,亭中的流杯渠曲折蜿蜒,北向南看為一個壽字,從東向西看又是草書中的水字,從南往北看,又像一個亭字,所以又叫水壽亭。」

感謝山竹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