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零五章 等待

第三百零五章 等待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14 01:20  字數:2575

等魏明煦拿到那張寫著林家是前朝相府嫡系不降餘孽的密函時,再想起那個陰了自己的小丫頭,卻是恨得牙根痒痒。但也無形中想通了些什麼。或許是因為林芷萱這樣不同尋常的身份,所以她才會如此聰慧。

可是今日再來看她,她的所知所想已經全然不能用聰慧來解釋,這些事情是誰告訴她的?李淼生嗎?

可前幾李淼生來求自己能不能幫忙想法子相助任光赫的時候,還明明一籌莫展。

況且買通內監,私交宦官,李淼生沒有這麼大的膽子想出這樣的主意。

若不是李淼生的主意,又能是誰呢?

魏明煦此時才復又想起這個小丫頭和林家的族史來,林家老太爺行事隱秘,這件事情瞞得連林鵬海都一無所知,她一個從小在杭州長大的閨閣女兒,怎麼能知道濟州數百年前的往事呢?

魏明煦盯著那個小丫頭看著,自己每次見她,她總能讓自己驚訝,可每當自己自以為揭開了她的面紗的時候,她總有一個更大的謎團拋出來給自己,讓自己越發看不清她的真面目。

只是魏明煦與李家老夫人這類人還是有所不同的,雖然他們都愛把事情握在自己手裡,但是老夫人畢竟老了,她對自己弄不明白的事情只會厭惡會忌憚,而魏明煦對於自己弄不清楚的東西卻只會越發的想要征服,想要撥開她的偽裝,看看她藏在這層面紗下面的又是什麼東西。

林芷萱見他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後之後就這麼直愣愣地打量著自己又不說話,也是擰了眉頭,又問了一句:「王爺覺得此法是否可行?」

魏明煦見問回神,才正色道:「想法雖好,只是如今未必用得著。」

林芷萱不曾想魏明煦竟然會這樣說,只擰著眉問了一句:「還請王爺賜教。」

魏明煦卻顯然不想指教她什麼,只是道:「這件案子,刑部已經壓了下來,這不是你當前最該擔心的事情。曹柏圖是慕義候幼子,卻自幼頑劣,不得慕義候寵愛,他此番納妾,更是忤逆父母而為之。

只是曹柏圖畢竟被打成重傷,便是為了面子,慕義候也不會坐視不理,所以地方呈上來的卷宗才會無錯可查。

可是事情已經過去大半年,西北有鎮遠侯和威遠伯相護,曹柏圖在獄中下手不成,京中刑部的複核也一直被壓著沒有發回去,曹柏圖早已怒不可遏。他養了半年傷也好了,半月前已經從西北出發,要進京來督辦此事,若是刑部繼續停而不辦,他便要拿著慕義候的奏摺告到皇上面前去。」

畢竟慕義候是二品軍侯,有權上書直達天聽。到時候倒霉的就不僅僅是任光赫,還有包庇任光赫的李家了。

林芷萱一聽也是著了急,道:「王爺可有什麼好的法子?」

魏明煦沉聲道:「想救你姐夫要做兩件事,其一穩住曹柏圖。」

林芷萱微微點了點頭,這的確是當務之急。至於如何穩住,則不過是「威逼利誘」四個字罷了,魏明煦既然把話說到了這個地步,想來到時候不會不幫忙。

林芷萱穩了穩心神,才繼續問:「那第二呢?」

魏明煦看著林芷萱,神情漠然地吐了一個字:「等。」

林芷萱擰了眉:「等?等什麼?」

魏明煦抿著唇並沒有回答,只是神色越發的認真凝重。

林芷萱起初不明其意,可是看著他的神色,卻忽然想到了什麼,忍不住出聲問道:「等一次大赦天下的機會?!」

林芷萱的話再一次將魏明煦嚇了一跳。

可看著魏明煦詫異的眼神,明明是自己猜對了。

皇上駕崩,新皇登基,照例都會大赦天下以示新皇恩德,卻不過是收買人心。

他讓自己等皇上駕崩,等新皇登基,等大赦天下。

是他已經打算對皇上動手了嗎?

魏明煦用迥異的眼光看著林芷萱,卻已經緩緩站了起來。

魏明煦想不通,當真想不通,即便是林芷萱與金陵王家與庄親王府、梁家甚至與沐家都有瓜葛,可她不過是個閨閣女兒,與那幾家相交也不過局限在跟幾個一般年紀的姑娘們一同玩笑上,從未跟王景生、魏應祥有過什麼深交。

況且魏明煦不相信王景生和魏應祥會將朝中大事與林芷萱這樣一個遠房親戚家的閨閣女兒細說。

魏明煦在屋裡來回走了兩圈,才朝著林芷萱走了過來,高大的身影立在她面前,給她一種無形的壓迫,他問她:「這些話是誰跟你說的?」

林芷萱瞧著他咄咄逼人的模樣,微微斂了神色,卻絲毫不懼,復又仰頭看著他道:「我只是聽說,皇上身子不太好。」

他不信。若是她當真因為這個而想到了大赦天下,那這個小丫頭豈不是成了精,成了他肚子里的蛔蟲。

也罷,既然她不肯說,那他便自己去查好了。

魏明煦退了一步,唇角帶了一絲淺淺的笑意:「所以,上次我去李家,你就是因為這件事迫不及待地去前院找我?」

什麼?

林芷萱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半晌才慌忙解釋道:「不!不是!是李婧非要非要才拉著我去的,我那時候還不知道大姐夫的事。王爺為什麼會這麼想?」

魏明煦瞭然地「哦」了一聲,才似嘲似諷地笑了一句:「是李家的老夫人與我說,那日是你非要出來,才拉著李氏作陪。」

林芷萱氣得擰了眉,老夫人竟然如此在外人面前敗壞自己名聲。

好在是魏明煦,他知道自己,不會相信自己是個無緣無故能做出那種事的女子。

等等,聽他話里的意思,他從前明明信了!

林芷萱頗為懊惱,為了掩飾,便轉了話頭來問魏明煦:「王爺為何對我大姐夫的事情如此清楚?」

魏明煦道:「前些日子,淼生來找我提過此事。」

林芷萱聞言心中一暖,李家的大老爺果然是為這件事情操過心的,竟然還幫自己來求過魏明煦。

可是,林芷萱心中復又有氣:「王爺既然有了法子,為何不與李家大老爺說?」讓自己白白擔心了這麼久!

魏明煦默然看著那個竟然在張牙舞爪指責自己的小丫頭。

林芷萱仰頭看著一言不發的他,心卻漸漸涼了下來,自己怎麼又這般自作多情,他日理萬機,又有前朝之事,又有皇權之爭,況且他根本就不是個愛多管閑事的人,自己的事與他有什麼關係?自己又怎麼能強求那麼多呢?

「凡事謀而後定,我不會連查都不查就聽信一家之言亂出主意。況且,我派去西北打聽的人昨夜才送回了消息,而本王今日休沐。」

林芷萱聽著他有幾分生氣的語氣,心中卻輕輕一漾。所以,他是還沒有機會見到李淼生,沒來得及說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