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零四章 你來

第三百零四章 你來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14 01:20  字數:2329

孟澤蘭沒有等到魏明煦說「不必多禮」,也不敢自專,還半蹲在那裡,林芷萱卻是緊擰著眉,他怎麼總是在別人對他行禮的時候出神,這可真不是個什麼好習慣。

若是自己,給他行個禮意思意思就起來了,可偏偏有孟澤蘭在她前頭,林芷萱也不敢太放肆。

林芷萱還在擰著眉頭神遊天外,才聽到那尊大佛開了口,道既然孟澤蘭是來探望孟澤桂的病情的,恰巧孟建秋也在,就許她以細問太醫病情為由,讓孟建秋先留下與孟澤蘭細說病症。

孟澤蘭和孟建秋見魏明煦暗許她父女三人相聚,感激不盡,父女兩人又急忙一同給魏明煦行了一禮,道了一聲:「謝王爺。」

李婧見如此,林芷萱在這裡不便,剛要開口讓林芷萱先去自己屋裡坐坐,然後領著她遊園,卻不想,魏明煦讓孟氏父女不必多禮之後便忽然看著林芷萱說了一句:「你跟我來。」

林芷萱一怔,有幾分詫異地抬頭看著魏明煦。

魏明煦卻面色如常,已經轉身,大步流星地往外走了,林芷萱猶豫了片刻只得跟上,不經意間瞥見了身後的李婧瞠目結舌的神情,震驚中有幾分不可置信,漸漸的生出怨妒憤恨之色來。

林芷萱卻顧不上那許多,只隨著魏明煦從明道齋過了,卻並沒有如同來時一樣走西洋門,而是往東過了沁秋亭、竹子院,竹子院門前是仿鄉野田趣而種了頗多谷稻果蔬的蓺蔬圃,又從東側院門前過了,眼看著眼前已經無路可走,魏明煦朝著樹木雍翠的小山間一拐,竟然柳暗花明,有一條曲折蜿蜒的小路,旁邊立著一小石碑,上書「曲徑通幽」。

裡頭七轉八折,有幾管幽幽翠竹,山石嶙峋,人沒入其中彷彿一線峽谷。

魏明煦依舊一句話不說,只在前面走著,林芷萱倒是認真打量起這敬王府的山水來了,這一院中的山水之景,可謂巧奪天工,移步換景,比林芷萱在江南見的梁家園林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林芷萱不知敬王府中魏明煦住的五進三路的宅院如何,只單看這姬妾女眷住的後院可比皇宮裡的御花園精巧上十倍不止。

林芷萱正想著,已經隨魏明煦出了曲徑通幽,到了來時的箭道,這裡來往已經有頗多的小廝,林芷萱低了頭,隨著魏明煦不過走了十餘步就到了一處連同前後院的門,林芷萱隨著魏明煦進了門去,正站在後罩房的抄手游廊上,這門正對著敬王府的東路夾道。

魏明煦從抄手游廊上往東走,便進了東側的一間兩層的後罩樓,林芷萱微微抬頭看了一眼這屋子裡掛在二樓上的匾,上頭寫著「岳寶樓」三個隸書大字,林芷萱復又低了頭跟了進去。

這是個三開間的屋子,魏明煦只在明間當中的太師椅上坐了,又讓屋裡服侍的丫頭給林芷萱上了茶,林芷萱低著頭卻拿眼打量著,東次間雖然有榻,可這裡卻不像是魏明煦就寢的地方,應該是他平日里處理公務用的書房,留著張床小憩用的。

東西次間都擺了好幾個大書櫃,上頭擺滿了書,還有幾個放古玩玉器的博古架,另配了些弓劍為飾,少了些尋常人家書房的清逸儒雅,多了幾分古樸崢嶸。

丫鬟們上完了茶,魏明煦就隨意揮手打發她們下去了。

魏明煦瞧著那個站在那裡一言不發的小丫頭,她一路上默默地打量著自己的王府,卻始終沒有正眼看過自己一眼。

「坐吧,有什麼話直說,在我府里不必拘束。」魏明煦指了指讓丫鬟端了茶的座位。

林芷萱抿了抿唇,也沒有與他客氣,便在他左手邊的客位上坐了,猶豫了一會兒,才抬頭對魏明煦將任光赫的事情說了,問魏明煦能不能幫襯些許。

魏明煦聽林芷萱說完了事情經過,緩緩放下了茶盞,抬頭看著她道:「你想讓我怎麼幫?」

這事林芷萱是想過的,自從昨夜,打定了主意今日要來見他,林芷萱便開始想著有什麼魏明煦力所能及的法子了,原本林芷萱想在地方做做文章,若是案卷有紕漏,自可以讓刑部將案件打回重申,可是慕義候也不是吃素的,卷宗上無錯可查,刑部又不能動,那就只能從最後皇上這邊想法子了。

如今見問,林芷萱便正色道:「這案子地方呈上來的卷宗無錯可查,但是刑部複核後,這種判了死刑的大案,都會將案卷呈交皇上勾決。而往年,皇上為表寬仁,每年不過只勾十之二三。

不知王爺在宮中皇上近側有沒有能活動一二的內監,將我姐夫的案卷放在底下,畢竟如今皇上年邁,一年那麼多卷宗,他也未必看得過來,便是看也未必細看。姐夫所犯的又不是什麼罪大惡極之事,想來也是有很大的把握被皇上恩赦。」

魏明煦聽林芷萱說著,瞧著她的眼神越發的凝重。

林芷萱沒有注意他看自己的眼神,只是繼續道:「只要皇上這一關過去,問斬之罪不成,姐夫不過被囚禁牢中。而刑獄之中根本養不起那麼多囚犯,尤其如今地動瘟疫再加上西北戰事未平,每隔四五年都會釋放一批囚犯。

我又聽說慕義候曾經也在王爺麾下,隨王爺一同征戰過沙場,若是王爺肯幫著在慕義候面前求個情,讓慕義候高抬貴手,趕上獄中恩釋囚犯的時候,將我大姐夫放出來。」

魏明煦聽林芷萱說完,才頗為差異地說了一句:「沒想到,你竟然還精通刑獄之事。」

魏明煦說完,才自覺言語有失,這已經並非刑獄之道,而是官場上約定俗成的許多不成文的慣例,非在官場上磨礪數年的老油子不可知。這小丫頭是怎麼知道這許多的?

魏明煦又想起了當初在曲陽之時林芷萱讓他保林家平安,魏明煦總覺這件事情不對,若是林家沒有什麼隱憂暗罪,尋常人怎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所以魏明煦從曲陽回來之後,百忙之餘便差了十五弟魏明穆替他查查林家的族史,卻不想林家之事竟然如此隱秘,聊是魏明穆去查都查了整整一月。

等魏明煦終於拿到那張寫著林家是前朝相府嫡系不降餘孽的密函時,再想起那個陰了自己的小丫頭,卻是恨得牙根痒痒。

早更到,周末愉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