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零二章 法子

第三百零二章 法子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12 11:06  字數:2422

林芷萱瞧著走過來的李奇,只是怔在原地,前世的記憶翻湧著,好像前世今生,無論嫁進梁家的是林若萱,還是林雅萱,李奇都能被自己稱一聲表兄了。

只是他此時還沒有想前世一樣,有一副像李淼生一樣飄然正氣的鬍子,還是少年人的儒雅清逸,甚至眸子里還帶了幾分狡黠。

李奇瞧著那個一臉驚訝地看著自己,彷彿被嚇得愣在了原地的小姑娘,自覺冒昧,上前施施然給林芷萱微微拱手行了個禮:「奇唐突,嚇著妹妹了。」

林芷萱聞言,才回過神來,也急忙還了禮:「見過表兄,是阿芷失禮了。不曾留意表兄是什麼時候過來的。」

李奇看著林芷萱微微低斂的眸子,又看了一旁的秋菊一眼,默了半晌才道:「你有心事,自然看不見這滿園秋色。」

林芷萱低著頭,眉頭卻微微蹙了起來,李奇明明是話裡有話,可自己來了李家,與他並沒有什麼交集,他說出這樣的話來是什麼意思?

林芷萱只輕聲應著:「奇表兄也聽說我大姐夫的事了。」

李奇微微勾起唇角:「怎能不知。」

只是繼而又輕嘆了一聲:「我爹娘也為這件事情費了頗多心血,可是終究無計可施,卻並非他們不儘力。」

林芷萱對李奇道:「難為大太太和大老爺費心了,我知道這其中的難處,自然不會對大老爺有任何的怨懟。」

李奇聽著林芷萱通透的話,唇角也是忍不住勾起一滅笑意,只看了林芷萱半晌,才彷彿試探又彷彿打定了主意似得開口道:「這件事情著實難辦,卻也不是就一定沒有法子。」

林芷萱聽了李奇的話很是驚喜,抬頭看著他道:「表兄想出了什麼好法子?」

李奇笑著搖了搖頭道:「連父親都無計可施,我又去哪裡想什麼更好的法子,不過我和父親想不出來不一定旁人也想不出來。」

林芷萱看著李奇賣關子,只道:「願聞其詳。」

李奇道:「妹妹可還記得上次梁家銀錢兩訖,是去找誰出的主意幫的忙。」

林芷萱微微擰起了眉頭,魏明煦嗎?

他,他又怎麼會幫自己呢?

自從出了梁家的事情之後,林芷萱心中總彷彿悶著一口氣,他騙了自己,他言而無信,她不想再聽到一絲他的消息,更不想去求他。

他是高高在上的天家子,自己一個小老百姓,高攀不起。

林芷萱對李奇淡淡道:「我不過是一個微末小吏家的閨閣女兒,哪裡求得了王爺幫忙。」

李奇卻淡淡笑著道:「王爺不是忘恩負義之人,別人的忙他不幫,妹妹的忙想來他不會不幫的。況且,試試何妨。」

林芷萱聽了李奇的話,身子都崩了起來,他言語中的意思,明明是知道了什麼。

林芷萱道:「表兄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李奇見林芷萱依舊裝傻,卻依舊不徐不疾地坦然看著林芷萱道:「在這李府里,二弟妹有二弟妹的耳目,我有我的門路。」

林芷萱怎麼忘了,他畢竟是日後幫皇上打理血滴子的人啊,即便是他還這樣年輕,在這個李府里,也絕不是睜眼的瞎子,況且他是李家的宗子,有些事情李淼生也不忌諱告訴他,甚至著意培養。

他知道的必然比孟澤蘭多些,或許,他是這李府當中,除了李淼生以外,第一個知道是自己救了魏明煦的人。

只是:「表兄為何著意為阿芷指點迷津呢?」

李奇瞧著那個不在與他遮遮掩掩虛情假意,反而昂首與他對視的林芷萱,那樣直言不諱地一語誅心。

「奇知道表妹是個深明大義之人,如今為表妹略盡綿薄之力,也是為了謝表妹為梁李兩家大局著想,並沒有將我三嬸嬸做的糊塗事鬧出來,保全了兩家的顏面,這是李家欠妹妹的恩情。奇自該相還。」

林芷萱聽了李奇這樣的話,卻只會心一笑,並沒有多話。

李奇才道:「明兒王爺休沐。」

林芷萱瞧他竟然替自己想得這樣周全,才笑著躬身謝了,道:「聽說王爺側妃的病又重了,庄親王承爵擺宴她都沒有去,夢姐姐合該去探望探望了。而我與婧表姐在府中私交甚篤,她如今新嫁,我也想過去看看她過得好不好。」

李奇瞧著林芷萱一點就通,這才笑著拱了拱手道:「既然如此,有勞妹妹了。」

林芷萱也對李奇行了一禮:「阿芷代長姐,謝過表兄。」

李奇並沒有說什麼,只與林芷萱就此分手,李奇回去照看黃氏,林芷萱由秋菊扶著先回了秋爽齋。

「姑娘,您明天真的去王府嗎?」

林芷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雖然她不願意去,可是如今走投無路,她也不能因為自己的不願意,就耽誤林姝萱的事。

畢竟於林姝萱而言,任光赫雖然不算是良人,卻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到了這種時候反而忘了他許多壞,想起他素日里的許多好來。

想起他在秋日從荒野山林中獵回來的山狼,給愷哥兒用繩套套住的兔子,給齊哥兒用松鼠皮做的小手套、小鞋襪。林姝萱雖然恨他時常不著調,可是對兩個孩子來說,那確是他們血脈相連的父親。

兩個孩子雖然小,卻也彷彿通了人事,瞧著家裡的大人轉啊轉,走了這麼大老遠的路,每當林姝萱想放棄,想狠狠心就不管他了,就讓他自己惹得禍,自己搭上命去,兩個孩子卻總會牽著她的衣袖跟她要爹爹,問他爹爹去哪兒了,為什麼還不回來。娘不能不要爹爹。

甚至小小的齊哥兒連話都說不連貫,卻也能跟著哥哥一個勁兒地拉著林姝萱要「爹爹」、「爹爹」。

林姝萱就又心軟了,嘴上一邊罵著那個天煞的潑皮無賴,卻一路頂風冒雪,帶著兩個孩子到了京城來。她總不能讓兩個孩子這麼小就沒了父親吧。

雖然跟任光赫在西北的日子過得並不好,卻也能憑著任光赫倒騰皮毛賺幾個錢,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穿什麼就穿什麼,惹得鄰里羨慕,那裡畢竟才是個家啊。

若是他真的死了,自己成了寡婦,寄人籬下,帶著兩個孩子,仰人鼻息看人臉色,或許能穿金戴銀,可那又是怎樣一番光景呢?

***

我來寫,你來追,如果你能訂閱我,我就跟你****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