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三百章 他法

第三百章 他法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11 15:09  字數:2284

readx夜裡,孟澤蘭將劉夫人一行人安排在了李瑤紋曾經住的嘉善堂,那裡比秋爽齋大些,林嘉志也被安排在了嘉善堂的西廂房。

因著林家來的人多,王夫人又想跟林芷萱住在一起,林若萱有懷著身孕,便沒有讓林芷萱和林若萱挪騰,只將林雅萱挪去了嘉善堂,如此大房的劉夫人、林雅萱和林姝萱、林嘉志住在了嘉善堂。林芷萱、王夫人和林若萱住在了秋爽齋。

夜裡,王夫人和林芷萱母女兩個團聚,便宿在了林芷萱屋裡,彷彿有說不完的話,王夫人細問了當初遇到悍匪的經過,林芷萱都一言帶過了,說得慎之又慎,生怕嚇著王夫人。

可王夫人一邊害怕,還一邊非細問她經過,林芷萱只得說些話轉移王夫人的主意,又問了歆姐兒的事,王夫人道:「路太遠,實在沒法帶著她,你走了之後陳丫頭好了很多,對歆姐兒雖然不喜歡,卻也不像從前那般了,況且還有你二哥哥在呢,你就別擔心了。」

又問:「你在京城這些日子,你二姐姐可帶你去哪家做了客?見過了哪些夫人?」

這邊是在問林芷萱的婚事了。

好在前日子在王佩珍處,被她強拉著見了那麼些人,也能拿出來一一說道說道堵王夫人的嘴,王夫人聽林芷萱說著那樣一些她素日里想到不敢想的達官顯貴林芷萱竟然都見過,他們還跟林芷萱說過話,誇讚過林芷萱,這才放了心,臉上也露出了笑意。

兩人說話說到大半夜,次日去見老夫人的時候,與林姝萱一樣,都是眼下烏青。

老夫人又聽林姝萱說了一遍事情經過,說:「我知道了,我會跟老爺商議,看看能不能有什麼法子幫襯幫襯。」

又說起她們一路上舟車勞頓,讓大太太安排著,好吃好喝地伺候著,便將王夫人和劉夫人等人在李府里養起來了。

如此便是三四天過去,林姝萱又不敢去問,畢竟是求人,林姝萱怕催得太急反而不好,每日去老夫人處不過是說些衣食之事,或是逗弄愷哥兒和齊哥兒兩個孩子,贊兩個孩子幾句。

到了第五日,老夫人處還是一句話也沒有提,林姝萱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

老夫人見問臉色不太好,道:「早已經和老爺商議了,只是這事兒不好辦,還在想法子。你便只放心在這裡住著吧,外頭的事自有爺們兒們商議。」

林姝萱瞧著老夫人語氣不喜,又怕惹怒了她,只趕緊應著是,老夫人這才道:「外頭的事你不要操心,還是孩子要緊,這兩個孩子跟你千里迢迢地來了京城,吃了那麼多的苦,如今也不能只顧著丈夫而忘了孩子,可要好生地照看著他們,京中秋日涼,千萬別著了風寒。」

林姝萱應著是,可是京中秋日再涼,能涼得過西北的嚴冬嗎?

如此又拖了下去,林若萱也來催了兩回,老夫人只讓她好生照看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切忌憂思,要安心養胎,不要多管這些事情,還是一句外頭的事老爺們會想法子就給打發了。

頭一個給林芷萱遞來消息的,還是孟澤蘭。

她沒去見林姝萱,只偷著來秋爽齋見了林芷萱:「我也是擔心著這事兒,有意無意地跟我婆婆說起了兩次,我婆婆也是想幫,可是有心無力,有些話我沒法跟你姐姐說,只有你是知道李家如今的而境況的,老夫人也早跟婆婆說透了這一點,所以她想幫忙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不過她知道我與你親厚,所以故意給我透了個口風,那也是我公公跟她透的口風。這案子如今我公公已經壓下來了,就在他手裡,可是卷宗上寫的,根本就不是你大姐姐說的那麼回事兒。

慕義候的兒子並沒有死。」

林芷萱聽了眸中乍喜:「此話當真?」

孟澤蘭苦著臉道:「也比死強不了多少,他身上卻落了殘疾,鼻骨被打斷了,臉上還留了些猙獰的疤,又斷了一條腿,日後怕是好了也是個跛子了。這樣活著,可不光是慕義候,便只是他的這個兒子就能想盡法子害死你姐夫。」

林芷萱緊緊擰起了眉頭。

孟澤蘭才道:「卷宗上寫的殺人罪,是他打死了幾個小廝。事情的經由又是他霸佔了人家的小妾,當時還有那麼多慕義候府的小廝在看著,做人證。刑部遠在京師又看不見人,只能看這卷宗,卷宗上清清楚楚寫著口供畫押,鐵證如山,你要刑部怎麼翻這個案子?」

林芷萱想了半晌也想不出什麼好法子來,只喃喃道:「那可怎麼辦啊。」

孟澤蘭嘆道:「我也是無計可施,既然只能躲著不見,那就是我公公那裡也沒法子了,只能給你透個口信,李家這條路不通,你們還是別在這兒拖著了,趕緊另想它法吧。」

寒風瑟瑟,京城的秋季最短,彷彿前兩天還暑熱難耐呢,也不知怎的了,下了兩場雨,就冷成這般光景了,嘉善堂里中了兩株紅楓,彷彿就是林姝萱來京的這幾日,這樹上的葉子已經陸陸續續地紅了。

只是這樹雖然好看,卻不好種在家裡,畢竟「樹大招風」。在林芷萱眼裡,李家也著實該伐了這兩棵樹了。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不一樣的地方不一樣的講究。

眼看著交了十月,往年京城若是天冷,十月中旬就會開始下雪了。

嘉善堂里,林雅萱和劉夫人也正坐在林姝萱房裡的暖炕上,與林姝萱正義憤填膺地抱怨著李家這事兒:「我瞧著李家上上下下就沒個好東西,什麼身子要緊孩子要緊,不過就是為了拖著咱們罷了,這已經快半個月了,一句准信兒都沒有,連問都不讓咱們問一句。

我瞧著李家根本就沒有在幫著大姐夫辦這件事,都是一味在敷衍,這已經好幾個月過去了,在這麼拖下去,難不成他想拖到大姐夫行刑嗎?」

林姝萱抿著嘴不說話,劉夫人看了林雅萱一眼,才對林姝萱道:「孩子,我這裡倒是有個法子,或許能幫得上你。你妹妹先前在金陵的時候,曾經救過當今內閣首輔沐大人家的大太太一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