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九十六章 病身

第二百九十六章 病身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09 23:08  字數:2586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芷萱冷冷瞥了林雅萱一眼,只陪在王佩珍身邊迎客,卻忽然瞧見沐大太太來了。

林芷萱心中一緊,又看了已經走遠的林雅萱一眼,難不成今日終究要讓她得逞了?

林芷萱陪著王佩珍將京中顯貴人家的夫人太太,還有九位公主、七位王妃、九位侯府夫人都認了一個遍,其中五位公主是皇上的姐妹,四位是皇上的女兒。還有好些是因為年紀太大或是身子不適遣了兒子兒媳來的。

皇親貴胄還好,官宦世家的太太們個個瞧見林芷萱都當瞧見了寶,十個有八個把她當做魏雪安的,也數不清多少有聯姻的心思了。

這些人家盤根錯節,裡頭勾心鬥角,林芷萱唯恐避之不及。

好歹瞧見一點功夫,沒有馬車再過來,林芷萱便問了王佩珍:「姨媽,安姐姐是在裡頭待客嗎?也不知她忙不忙得過來,要不然我去陪陪她吧。」

王佩珍聞言卻苦了臉色,道:「那丫頭,如今哪裡待得了客啊,這幾日天氣寒涼,越發連床都起不來了。昨日強撐著在宮裡鬧騰了一天,又病倒了。」

林芷萱聽了十分地擔憂,哪裡還顧得上其他,只道:「姨媽,要不我去看看雪安姐姐吧。」

王佩珍看見林芷萱聽了她的話一臉的驚慌和擔憂,那是真心愛惜雪安的模樣,又與方才那個一直想站在這裡出風頭的林雅萱那般不同。當初在王家的時候,王佩珍早就看出了這丫頭的機靈能幹,連林雅萱都知道的道理,林芷萱怎麼會不懂,可是她偏偏不喜歡這些。

不愛出風頭,懂得明哲保身,這孩子像魏應祥。她或者不是不懂自己領她在這裡迎客的道理,而是太懂了。

王佩珍嘆了一口氣道:「也好,你去看看她吧,好生勸她兩句……」

王佩珍還想跟林芷萱細說,可偏偏來了人,王佩珍只得先叫了一個丫鬟領著林芷萱去魏雪安處了。

走過人聲鼎沸的花園,裡頭來了半個京城的富貴人家,不過能來這裡的,也大多是四品以上的官宦家的夫人,再領著自己家的嫡女或是管家的太太、奶奶,也不是隨隨便便做官的家裡的太太奶奶就能隨便有臉來拜訪的。

可偏偏也總有些與林雅萱相似的,偏要來湊這個熱鬧,一來就來了一院子的人,說說笑笑,到處沸反盈天。

過了抄手游廊,進了竹溪塢,外頭的人聲才漸漸笑了,只是林芷萱擰著眉問那領路的小丫頭道:「這裡也太冷清了些,竹林原本就濕冷又是秋天,怎麼讓安姐姐住在這裡?」

那丫頭急忙陪著笑道:「郡主尋常不住在這裡的,只是今日家裡來客人多,為了清凈,王妃才將郡主暫且搬到這裡來躲一天來客,圖清凈。」

林芷萱這才點了點頭。

絲竹聽見外頭有人聲,心中卻是著急,不是說好了今兒攔著,一個人也不許郡主見的嗎?怎麼竟然來了探訪的人,絲竹瞧著床上虛弱不堪的而雪安,便出了門來,想著無論是誰她都要給攔住。

林芷萱瞧著忽然從屋裡衝出來一臉英勇就義模樣的絲竹也是頗為詫異,道:「這是怎麼了?安姐姐可好些了?」

絲竹瞧見來的人竟然是林芷萱,此番倒是有些猶豫了起來,氣焰也消了大半,忽然想起了什麼,頗為委屈地道:「林姑娘,您來了,您……」

林芷萱瞧著絲竹猶猶豫豫的,心中也不安,只問道:「到底怎麼了?有什麼話還不能跟我說?」

絲竹這才道:「您幫著勸勸王妃,讓我們家姑娘去杭州養病吧。」

林芷萱聽了絲竹的話緊緊地擰了眉,卻再沒有顧她,只匆匆進了門。

一股熱浪撲面而來,這才幾月啊,竟然用上了熏爐?

林芷萱趕緊朝著東次間的床上瞧去,雪安彷彿半夢半醒,也不知道是睡了,還是只是歪著。

絲竹和秋菊、夏蘭都跟了進來,林芷萱瞧著雪安疲憊的模樣,也沒有叫醒她,只壓低聲音問絲竹:「好好的人怎麼就這樣了,太醫看著說怎麼辦?」

絲竹猶豫了半晌才道:「是郡主憂思勞累所致,林姑娘,您是知道我們家姑娘的身子是最經不起勞累的,可是在京城這樣的地方,我們家姑娘總彷彿有操不完的心。」

「別胡說……」魏雪安有氣無力地爭辯了一句,已經緩緩睜開了眼。

林芷萱瞧著雪安醒了,才上前去,坐在床邊的小凳上,雪安要了茶吃,絲竹趕緊去倒了杯蜂蜜給她。

林芷萱上前扶著雪安喝了半盞,雪安要坐起來陪林芷萱說話,林芷萱卻不讓,只讓她好生躺著才正經。

雪安也是沒有力氣,就沒有再強求,復又躺下了。

「你這樣下去可不行。」

魏雪安無力地笑了笑道:「不這樣又能怎樣,別只聽絲竹他們瞎說,只我如今這個身子,怕是人還沒到杭州,就能先折在路上。」

「呸呸呸,姑娘說什麼喪氣話。」絲竹在一旁已經急了。

魏雪安這才笑笑,對林芷萱道:「是,我沒事,你難得來一趟,別為我壞了性質,這府里的精緻也還不錯,我瞧著這處竹林就很清幽,只是冬日裡難免略冷了些,夏日消暑倒是很好。

你別總苦著臉,我屋裡有玫瑰小棗、藕粉桂花糕,你去嘗嘗,是昨兒皇后賞的。」

林芷萱聞言卻護無奈的嘆了一句:「你也是個多愁多病身,我前兒才勸了你,少想些個這樣的心事,安安心心的養病才是正理。」

魏雪安道:「我何嘗不知道,可是有些事情,哪裡是你想不想就能不想的。我越是逼著自己不去想,反而越發的難受,倒是不如順其自然。可是你瞧這樣的日子,娘都攔著不讓我見客了,這滿京城裡也就獨我一個了,我還能怎樣?」

林芷萱卻是打定了主意道:「明年吧,明年開了春,我二姐姐生下了孩子,等天暖和了,你的身子也有了起色,我就陪著你回杭州。我們路上走得慢些,走走停停,也權當遊玩。到了杭州,你就住在我家裡,我親自來照看你,只成日里陪著你看花、寫字、下棋。保你多福多壽,行不行?」

雪安含笑看著林芷萱,道:「好,若是我明年能下得了床,我就隨你去杭州。」

林芷萱這才與雪安又閑話家常了半晌,又說起了李婧嫁進王府做妾的事,雪安才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嘆了一聲道:「也是她太著急了,我昨兒在太后宮裡,太后提了一句,說敬親王也該納妃了。」

***

衰,上章更完,掉了四個收藏,你們是認真的嗎?給跪了,作者已卒,懷著悲涼的心情去碼明天的早更,明天早更或延遲,看今晚能不能碼完,/ㄒoㄒ/~~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