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九十二章 綢緞

第二百九十二章 綢緞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08 23:46  字數:2322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多時,沈婆子過來,她原是不想來的,正要等了林若萱跟齊寶祿說完了話傳她,卻不知道林家的三姑娘是個怎樣的人物,可如今既然顧媽媽通傳,她也不能不去。

林芷萱瞧著沈婆子進了門,中等身量,也頗有些京里人的眼高於頂,但是在林芷萱面前還不至於放肆,還是上前來給林芷萱見了個禮。

林芷萱沒有與她多客套,這樣的人最容易給她三分顏色便開染坊。

林芷萱只開門見山道:「我和二姐姐商議著要把京中的生意從新打點一下,也開一些新的鋪子,正是缺人手的時候,我聽顧媽媽說沈媽媽家裡當家的很是能幹,還有兩個兒子,便想著問問沈媽媽願不願意來幫把手。」

沈婆子一聽便兩眼放光,連連點頭道:「願意願意,姑娘用我們是看得起我們,哪裡敢不願意。」

林芷萱這才淡淡笑著道:「如今我跟姐姐商議著在京中先開一個香露鋪子,就在齊寶祿原來賣筆墨紙硯的鋪子旁邊,人手什麼的我跟姐姐也早已商議好了,通州那邊的莊子里也已經找好了侍弄花草的師傅。

若是你們想去,也可以跟齊寶祿商議著,讓你們當家的去通州的莊子里搭把手,兩個兒子在鋪子里當個學徒,運運花草送送貨什麼的。」

沈婆子聽了擰了眉頭,都是些出力不討好的營生,還不如他們守著耀武胡同的宅子舒坦。

林芷萱見沈婆子不說話,才繼續道:「我跟姐姐還打算再開一家綢緞莊。這生意就比香露鋪子的生意大得多,也麻煩多了,所以還在籌劃。我正好也打算動動梁家在京中空著沒用的宅子,將哪處改做庫房。」

沈婆子聽得一臉興奮,急忙道:「姑娘,這可就沒有哪裡比耀武胡同的這個宅子更合適的了,這裡離大柵欄近,宅子也不小,只是西門胡同里的路有些窄,但是姑娘,咱們可以在東邊再開一個門,那外頭的胡同就大了,能跑兩輛馬車。」

林芷萱瞧著她歡喜的模樣道:「當真如此,那就更好了。我只想著,這綢緞莊的生意,也要有人看著庫房,還缺幾個賬房夥計什麼的。畢竟齊寶祿手底下一時半會也挪不出這麼些人來。

我的意思,可以讓你的小兒子去跟著寶祥齋的賬房先做兩年學徒,你大兒子和當家的,如今就可以著手整改耀武胡同的宅子了。」

沈婆子一聽彷彿天上掉了餡餅,趕緊就要給林芷萱磕頭謝恩,林芷萱卻笑了笑,道:「自然了,整改哪出宅子,再加上日後來回的功夫錢,我也能在大柵欄店面後買,買出個像樣的倉庫了。賬房嘛,只要出重金,從別的家也不是請不來人。」

沈婆子聽著,臉上的喜意僵住,直愣愣地看著林芷萱。

林芷萱這才道:「可是即便是這樣,我還是打算勸著姐姐讓沈媽媽沾這個便宜,媽媽應該知道這是為什麼。」

沈婆子自然想起了春桃的事。

林芷萱道:「那個孩子於我十分的重要,交給沈媽媽,自然也是信任沈媽媽會將春桃照顧好,直到那孩子平安落地,也是相信沈媽媽嘴嚴,不會透出口風去。」

沈婆子明白了林芷萱的意思,趕緊拍著胸脯說:「絕對不會,姑娘千萬放心,那位姑娘成日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絕對不會有人知道的,我保證不會讓姑娘在京城聽到一絲風聲。」

林芷萱笑著道:「媽媽我自然信得過,只是您家裡人多嘴雜……」

沈婆子道:「不雜不雜,我家裡的媳婦兒子誰敢說出去一句,我一定打斷他們的腿,姑娘放心,那都是幾個老實孩子,不會亂嚼舌根的。」

「媽媽這麼一說我就放心了,從前只聽顧媽媽和秋菊說媽媽行事妥帖,我還有幾分猶豫,不敢盡信。媽媽且等著吧,等我去跟二姐姐商議好了此事,就先把銀子撥給媽媽,回去修繕宅子。」

沈婆子滿臉帶笑地給林芷萱連連作揖:「多謝姑娘,多謝姑娘,這都不算什麼,以後姑娘有什麼吩咐,只管讓個小廝遞句話。姑娘的大恩大德,我們全家記在心裡。」

林芷萱聽著她舌燦蓮花的奉承話,卻只淡淡笑著道:「媽媽言重了,我讓顧媽媽在這裡先陪著你喝會兒茶,我去姐姐屋裡一趟。」

「哎哎哎,姑娘忙去,我在這等著。」

林芷萱去見了林若萱,林若萱已經照著她們原本商議的,快和齊寶祿談完了,齊寶祿瞧見林芷萱進來,急忙起身給林芷萱行了個禮。

這些日子來李家,齊寶祿沒少和林芷萱交涉,原本倒是很沒有將她這樣一個規格小姐放在眼裡,卻不想她對外頭的生意門路卻是門清,選店面、定買賣,人家都是派了人去反覆比對踩點,可這位林家三姑娘卻只淡然跟他吩咐著在哪兒用多少銀子盤下鋪子,賣什麼東西最賺錢。

齊寶祿原本不信,可派人洗洗去打聽了,果真如林芷萱所言。甚至那來往的貨源林芷萱都想好了,只是讓齊寶祿出幾個好的人手。齊寶祿瞧著林芷萱的模樣,哪裡是個未涉世事的新手,雖然他不解為和林芷萱能知道這些,或許林芷萱有不為人知之秘,但是只要人家有本事領著他掙錢,齊寶祿就不敢不尊敬。

這些店面鋪子都是前世林芷萱在謝家的時候,幾十年下來經營最好的,如今趁著那些鋪子還不是謝家的,林芷萱先下手為強罷了。只都按著她前世的法子經營,自然也能給林若萱多賺幾個體己錢防身。

林芷萱與林若萱定好了花露鋪子的事,林芷萱才跟他們商議了綢緞莊的事:「上次雪安送了我和蘆煙一瓶玫瑰露,你沒瞧把那小丫頭稀罕壞了,這些花露在京城人眼裡是習以為常,可是外頭卻是稀罕物,既然咱們要將花露鋪子開到杭州,回來的路上,也不能空著馬車。可以帶些杭州精緻的布匹來京城販賣,其中的利潤本就很是驚人。況且,姐姐是梁家的二奶奶,這其中的方便和益處就更不必多說了。」

***

新的一周,神清氣爽~~\≧▽≦/~~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