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九十一章 生意

第二百九十一章 生意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08 02:40  字數:2304

?從李婧處回來,林若萱拉著林芷萱嘆息道:「你瞧婧兒都嫁出去了,你這裡還沒有著落。老夫人明明答應了我,如今也總彷彿不上心似的。」

林芷萱含笑道:「如今李家多事之秋,老夫人哪裡顧得上我?」

林若萱卻道:「你也是,老夫人不急,你也總躲在我屋裡,更是不發急的模樣。但凡你拿出當初對我的一半的心思用在自己身上,如今也早就有著落了。」

林芷萱聽著林若萱抱怨的言語,瞧著她直笑:「我這些日子廢寢忘食地幫你打理梁家京中的鋪子、莊子,替你挑管事換把頭的,如今才有了點起色,我連歇歇都沒歇歇呢,你又找事來給我做。」

林若萱瞧著林芷萱玩世不恭的模樣,恨鐵不成鋼地道:「這是你自己的事,你不著急,只讓我來著急,我有什麼法子?真是不知道你成日里是怎麼想的。」

林芷萱與林若萱說著已經回了秋爽齋,兩人回了正堂,冬梅幾個也在正堂里和林若萱的丫鬟們說話,瞧見二人回來,趕緊給換了茶。

林芷萱和林若萱在西次間的炕上坐下,林芷萱拿起早晨綉了一半的小衣裳,忽而對林若萱淡淡道了一句:「姐姐,我不想嫁人了。」

林若萱嚇了一跳:「你胡說什麼?」

林芷萱的針線沒有停:「至少不會嫁到京城來。這些日子在李家,你也不是沒看,伴君如伴虎,那些京里的達官顯貴,成日里過得都是些什麼樣的日子。

男人們在朝堂上爭名逐利,女人們在後宅里明爭暗鬥。成日里這麼擔驚受怕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把全族給葬送了。哪裡比得過我們在杭州的日子舒坦?」

林若萱囁嚅了半晌,想說什麼卻又無言反駁。

林芷萱瞧著林若萱的模樣,卻放下了針線,輕輕拍了拍林若萱的手道:「姐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讓我嫁個好人家,日後過個舒坦的日子,可是什麼樣的人家叫好人家?什麼樣的日子叫好日子啊?」

林若萱聽了林芷萱的話,也是一嘆,卻道:「或許妹妹說的對,我知道的不如你多,想得不如你透,可是我總覺得,至少要配得上你吧。若是此時讓你嫁給豪紳富商家的紈絝庶子,你難道就能安心跟他過一輩子?

高官顯貴家的子弟,雖不說都是極好的,但是至少見識才學,人品禮儀有大家的規矩教著,框著,是不會錯到哪裡去的。我又不能去給你親自相看,這好與不好都是你自己的日子。

我只聽靖知的言語,這天南海北的青年才俊都涌往京城來,我總覺得在京城給你找個如意郎君,要比在杭州那樣的小地方機會多些。」

林芷萱默然無語,只說:「不說這個了,我如今在京城,只想著幫你把鋪子開好,好生照看著你安安穩穩地把孩子生下來,這才是姐姐叫我來的目的,你信上可沒說要纏著我給我說親事,若是早知這樣,我就不來了。」

至於嫁人、生子,為人妻、為人母的滋味,她早已經嘗過了,除了那一雙兒女,沒有什麼值得她留戀的。

她可以將歆姐兒當成自己的琳姐兒來待,當成上天給她的補償,然後照看娘一輩子,彌補前世所憾。

她避開了謝文棟,如今梁李兩家的憂困已解,林家能安安穩穩地在江南立足,林家的香火能永遠這麼不溫不火地延續下去,於林芷萱而言,今生於願足矣。

她早已知足。

其他的,就什麼都不想了。

林芷萱瞧著林若萱還要再勸的模樣,笑著道:「好了,姐姐還有許多賬簿沒看,今兒不是叫了外城幾家鋪子的掌柜來說咱們新開的香露鋪子的事,人也快來了,姐姐也該準備準備。我的親事,姐姐還是留給娘操心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娘的脾氣,若是你來撮合,好了壞了的,日後什麼麻煩娘都來怪你,你何苦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呢?」

「你這張嘴啊,可真真是能把死的說成活的。」林若萱還要說話,果然外頭綠瀾來通傳說,大柵欄寶祥齋的大掌柜齊寶祿和耀武胡同的沈婆子、顧媽媽過來了。

齊寶祿是林若萱和林芷萱叫他來一趟的,可這看著耀武胡同的沈婆子和顧媽媽怎麼來了?

林芷萱道:「你先去和齊寶祿說著,我去見見顧媽媽,也好長日子沒見了。」

林若萱應著去了正堂,林芷萱卻領著顧媽媽回了東廂房。

秋菊和夏蘭幾個見了顧媽媽也是親,顧媽媽給他們帶了許多大柵欄的吃食玩物來,哄得冬梅幾個都圍著她。

瞧見林芷萱出來了,顧媽媽才滿臉喜意地上前給林芷萱見禮:「姑娘這些日子可好?我在外頭卻是成日里擔心這幾個小丫頭貪玩,照看不好您。」

林芷萱笑著扶起了顧媽媽道:「沒有比她們幾個更盡心的了,你今兒怎麼來了?可是出了什麼事?」

顧媽媽擰了眉頭道:「還不是那個沈婆子,聽說二姑奶奶這些日子在整頓梁家京城的產業,她也不想再守著那個破宅子了,也不知道從哪裡聽得二姑奶奶要在大柵欄開香露的鋪子,非要纏著我,讓我領著她來跟著插一腳分杯羹不行,還拿春桃的事情要挾!我怕她說了出去,沒法子,值得領著她來了,還請姑娘幫著出個主意。」

「春桃怎麼樣了?」林芷萱問道。

顧媽媽道:「春桃不礙事,吃得又白又胖的。」

林芷萱點了點頭才繼續問道:「那個沈婆子個什麼樣的人?她想幹什麼?」

顧媽媽擰眉道:「倒不是個十分嘴碎的,但是個見錢眼開的。我瞧那意思是想也跟著沾點光,像朱家胡同的宅子一樣,後頭是宅子,前頭做生意。」

林芷萱點了點頭道:「耀武胡同那宅子里除了沈婆子還有什麼人?」

顧媽媽道:「她當家的,還有她兩個兒子、媳婦,都住在那裡。他當家的在宅子里中了點果蔬,大兒子身強力健的,在城門口乾點抬轎子的活,小兒子會吹嗩吶,紅白喜事都接一點。」

林芷萱聞言點了點頭道:「你過去叫沈婆子來見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