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九十章 做妾

第二百九十章 做妾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08 02:40  字數:2553

?林芷萱苦笑,他吃了刑部和杭州織造還不行,還要再吞下戶部嗎?

「想來廖家不會那麼輕易同意吧。」

孟澤蘭詫異於林芷萱知道得這麼多,又想著難不成是在王家,誰告訴她的。

便只道:「可是咱們家的老夫人,大太太都是廖家的女兒,廖家與李家世代聯姻,早就糾纏不清,分不開了。」

林芷萱卻道:「那又如何,老夫人的長姐是義親王妃,廖家的長女是皇上的寵妃,還誕有兩個皇子,長子早夭,次子年幼,正是皇上最憐惜疼愛的時候。廖家這些年對皇上忠心不二,可不是個會輕易為人左右的人家。」

孟澤蘭想了片刻道:「怪不得,王爺竟然以利相誘。」

「以利相誘?」林芷萱頗為詫異地看著孟澤蘭。

孟澤蘭默了一會兒才道:「王爺答應了可以納婧兒為妃,當然不是正妃。」

林芷萱道:「難不成要以侍妾的身份過去?」

孟澤蘭無奈道:「王爺納妃,即便是納側妃也是要皇上冊封的,這個時候,你覺得皇上會許王爺納李家的女兒為側妃嗎?若是為正妃,皇上是求之不得,但是側妃的話就不好說了。況且如今皇上對李家不滿,王爺的意思還是讓李家低調行事,不要這個節骨眼上往皇上的眼裡撞。先以侍妾的身份過去,王爺再給她提了夫人,等過兩年,事情安定下來,再請旨封妃。

這是我今早派人去問的姐姐的意思,想來就是王爺的意思了。」

林芷萱道:「把自己家的嫡長女嫁進王府去做妾,老夫人和老太爺能答應?」

孟澤蘭嘆了口氣道:「這也是王爺的警告,李家擺不對自己的位置,以為可以和他平起平坐,竟然給婧兒謀他王府正妃的位置,可是如今這般,老夫人和老太爺也自該知道,該對他俯首帖耳才是。

況且,李家和王爺終究沒有太大的牽連,把婧兒嫁過去,等日後封了側妃,關係也才算穩固了。老夫人也勸婧兒,坐到側妃是王爺的許諾,而能不能坐到正妃的位置,就看婧兒自己的本事了。」

「那婧表姐同意了?」

「嗯。」孟澤蘭點了點頭。

「什麼時候過門?」

孟澤蘭道:「怎麼也得等梁家從廖家借到錢,扶了梁家大爺的棺槨回鄉吧。如今李家還辦著喪事呢。」

林芷萱點了點頭,心中卻暗道,廖家掌管戶部,手底下有錢,但是三五日之間,廖家自己也絕對拿不出一百萬兩銀子。廖家若想救梁家,或許只能公款私用,暫且挪出一筆錢來解梁家燃眉之急。然後再想法子把賬做平,將這筆虧空填上。

魏明煦或許並不是打算將廖家收為己用,畢竟廖家盤根錯節,但是抓廖家個把柄還是行的。

而至於這事兒做不做得成,還要看李家老夫人的本事了。

這是魏明煦吩咐李家替他做的第一件事,好處就是應了李家所求,娶了李婧。

孟澤蘭瞧著林芷萱也不說話,卻自顧擰了眉頭道:「我倒是有幾分疑惑,王爺是怎麼有把握李家能攔住梁家今日胡作非為的呢?我現在想起昨夜那般,還是後怕。」

孟澤蘭正說在林芷萱的心坎上,林芷萱心中五味雜陳,似諷似嘆道:「他為什麼要有把握呢?」

他手裡那一百萬兩銀子,或許原本就是為梁家攢的,梁家若是真心投奔於他,他自可以解梁家之困。也將他意欲解西北之困的銀子借梁家的手交出來。

但是梁家沒有,梁家詐降,那就只能給梁家一個教訓,順勢將廖家也拖下水。

而如果情況更壞,壞到如孟氏所說,李家的人攔不住梁致遠,鬧到了皇上跟前去,就是便是李家無能,無人堪用。今日朝堂,梁李兩家互咬,兩敗俱傷。既然是兩把用不順手的劍,毀了又何妨?

他不過是坐收漁利,若是皇上敢動他,他大不了將血滴子暗殺之事說出來,讓老皇帝身敗名裂。他手裡,定然也已經握好了那件事的證據。

這於他而言,是個必贏的局,所以怎樣都好,他為什麼要有把握李家能攔下樑致遠呢?

梁李兩家於他不過是棋子,他又何必顧惜呢?

林芷萱只是忽然覺得,他送來的「安心」兩個字,多像一個諷刺的笑話。

自己怕是都不能被他算在這紛繁複雜的籌劃當中,他把自己當成一個無知的稚子,以為只要兩個字,就能哄得自己對他深信不疑嗎?

亦或者是他始終是個在一心謀朝謀政謀江山的政客,是自己多心了。

老夫人果然從廖家借到了錢,梁家對皇上是道月前銀兩便從杭州啟程,是因著路上道路難行才拖延至今,梁家的空車進了京,在京郊的李家的地盤上,李雲生去領著換了廖家的銀車。

梁致遠交了皇差,這才和李瑤紋扶靈回鄉,梁靖知要為兄丁憂一年,又想著路途遙遠,梁家家中有那樣多的難事瑣事未完,梁靖知便想著也跟著回家一趟,看看能不能幫幫梁致遠的忙。

林若萱要跟他一起回去,梁靖知卻道:「你如今懷著孩子,路途遙遠,外頭瘟疫的事尚未平息,我怎麼能讓你陪我一起吃苦?」

林若萱聽了卻十分擔憂,尤其是出了李家三太太投毒的事情之後,林若萱想來還是後怕,實在不想一人留在京城,只道:「我不怕受累,二爺,只要跟著您,我什麼苦都能吃。」

梁靖知眉眼帶笑,寵溺地看著她道:「別胡說,如今沒有什麼比你更金貴了,你就安心留在李家養胎。上次的事我已經與外祖母說清楚了,再不會發生那樣的事了。

況且我看你那個三妹妹著實不錯,有她陪著你,我也放心些。等我處置好了家裡的事,就即刻回來。我還等你安安穩穩地給我生個大胖小子呢。」

林若萱聽了,羞得面色通紅,推了推他。

梁靖知卻復又黏上來,笑著哄她:「臉紅什麼,咱們日後還要生更多的大胖小子。」

林若萱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不去理他,自翻身睡了。

梁家的人離京之後沒過多久,老夫人挑了個黃道吉日,將李婧嫁進了敬王府。

林芷萱陪著林若萱也來相送,只看著家中連外客也沒有請,只家裡的太太奶奶們前來相送,難免入目冷清。

李家不敢張揚,不過是派了個轎子,將李婧送入王府,連吹班都沒有請。

李婧瞧著林芷萱來送,又一臉不忍,李婧反而來安慰林芷萱道:「你別擔心,我嫁進王府不過是第一步,以後慢慢會好的。我會成為他的側妃,然後是他的正妃!」

林芷萱瞧著李婧意滿志堅的模樣,心中喟嘆,臉上卻笑著不顯,只與她依依惜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