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八十九章 病症

第二百八十九章 病症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07 03:30  字數:2510

楚楠又勸了王景生兩句,不要爭一時得失,總有法子慢慢謀長遠打算,況且不過是一個內閣的缺而已。,

林芷萱在門外靜靜聽著,王家正堂雕樑畫棟,無限富麗精巧,卻這般空蕩。

前世林芷萱曾經來過數次,卻總是與王景生不歡而散。他是個太過死心眼的人,信奉著那一套工整板正的忠君愛民之正道,是塊又臭又硬的石頭。

於臣來說,他著實是個不好相與的人,但是於君來說,他的確是不可多得的賢臣,忠貞事主、絕無二心。

林芷萱不知道裡頭楚楠要勸王景生勸到什麼時候,她想去耳房坐坐,卻瞧見一個小丫頭鬼鬼祟祟地在正房門口探頭探腦。

林芷萱擰了眉,給瑤琴使了個眼色,瑤琴往門口一看,那小丫頭一驚,急忙躲了回去。

林芷萱由瑤琴領著去了耳房坐了,瑤琴給林芷萱斟了茶,林芷萱才問她:「那個小丫頭是什麼人?」

瑤琴猶豫了半晌才道:「是素姨娘身邊的丫鬟墜兒,想來是聽說老爺回來了,又發了脾氣,來打聽虛實的。」

林芷萱點了頭,沒有再多問。

不多時楚楠過來,請林芷萱過去給王景生見禮,林芷萱去了,王景生也不過關懷了後輩幾句,就讓楚楠陪著林芷萱走了,他的面色依舊不好,不多時外頭來了傳話的小廝,王景生換了常服,便出了門。

林芷萱由楚楠陪著往東院走,才問了她:「舅舅是為了何事動了這麼大的火氣?」

楚楠也是懨懨的,不欲多提,只道:「爹能為什麼?不過是朝廷上的事罷了。」

林芷萱勸了楚楠兩句,楚楠才道:「晌午爹外頭有應酬,就我們兩個陪著玉哥兒吃吧。」

林芷萱道:「玉哥兒的幾個姐姐也不過來嗎?」

王楚楠搖了搖頭道:「我看不慣她們的性子,她們也看不慣我的,況且也不能大肆操辦,否則只給玉哥兒平添麻煩,我原本也只是想和你清清靜靜地說說話的。」

林芷萱想了想道:「要不,咱們叫白姨娘一同來吧。」

楚楠眸光一亮,含笑對著林芷萱點了點頭。

這位白姨娘出身書香世家,性子淡泊謙和,卻柔中帶剛,這麼些年能隱居在王家後宅之中,不漏鋒芒卻也實屬難道,林芷萱瞧著,倒是有幾分雪安的韻味在裡頭。

林芷萱旁敲側擊地與白姨娘說了好半天的話,林芷萱和王楚楠都十分的滿意,後面的事也不用林芷萱多教,她自然相信楚楠的本事。

一直徘徊到酉時,林芷萱才打道回府,楚楠原本想讓林芷萱在王家陪她幾天,可是林芷萱放心不下家裡的林若萱,也不知道她身子好些了沒有。

又聽說如今京城中來了瘟疫,林芷萱更加放心不下林若萱。

楚楠只得作罷,和白姨娘親自將林芷萱送到二門。

坐在馬車上,林芷萱彷彿有心事的樣子,一句話不說,只懨懨地歪在靠枕上,秋菊和夏蘭面面相覷,早晨來時還好好的,怎得如今成了這個樣子。

林芷萱回了府,卻見府里上上下下都在洒掃庭除,用艾葉熏著。

林芷萱擰了眉,先回了秋爽齋,林若萱已經好了,瞧見林芷萱回來卻急匆匆地過來道:「你怎麼一大清早就走了?我聽靖知說京城鬧起了瘟疫,妹妹不要再出門了,免得出事。」

林芷萱卻是笑了,道:「不礙事,不過是些瘧疾和痢疾,如今已經仲秋了,只要天一冷,這瘟疫自然就消停了。」

也不知道這一世這事兒是怎麼鬧起來的,前世雖然京中也出現了幾個,但是卻沒有如今鬧得這般風言風語。

林芷萱的話一頓,難道又是他?

林芷萱這才問道:「姐夫沒說昨夜究竟是怎麼回事嗎?」

林若萱道:「是婆婆和公公吵架了,為著杭州織造局一批銀子的事兒,吵得厲害,二爺就去勸了勸,天又晚了,二爺怕回來擾了我,就宿在嘉善堂了。」

林芷萱瞧著林若萱輕快的模樣,微微笑著道:「原來是這樣,姐姐現在可不要再擔心了吧,身子可好些了?」

林若萱道:「我睡了一覺,已經好多了。」

林芷萱笑著道:「那就好,可是我今兒在楚楠處晌午卻沒歇午覺,昨晚又熬了一夜,可是困了,要先回去睡了。」

林若萱急忙道:「好好好,你快去吧。」

林芷萱回了自己屋裡,也是著實疲累極了,卻沒有即刻歇下,只對秋菊道:「你去一趟李家二奶奶那裡,說讓她再來給二姐姐診診脈。」

秋蘿聽到這個消息卻是詫異,笑著對孟澤蘭道:「梁二奶奶這是賴上奶奶了,如今又不是入了夜,怎麼不去找大太太,反而又來找奶奶了?」

孟澤蘭卻明白了林芷萱的意思,猶豫了一會兒,便只領著秋蘿過去了。

孟澤蘭也沒有去林若萱屋裡,直接奔著林芷萱屋裡去了。

林芷萱瞧見孟澤蘭來的這麼快,卻是略微詫異,孟澤蘭卻笑著讓秋蘿給林芷萱捧了一個小盒,道:「來給病人送葯的。」

林芷萱笑著道:「孟姐姐帶的是什麼良藥?二姐姐如今可不敢隨便用藥。」

孟澤蘭道:「哪裡是給她的,是給你這個熬了一天一夜還不消停的,果然是年輕。」

林芷萱笑著道:「我不過是好奇,昨兒姐姐說派人往孟側妃處問,如何了?」

秋菊已經領了秋蘿出去,在外間兒喝茶說話,幾個丫頭如今也相熟了。

孟澤蘭卻是沉了臉色,看了林芷萱好半晌,才壓低聲音道:「昨兒梁家是詐降,姐姐昨日是來給大姑太太遞消息的,要不是我公公,今天定然會鬧出大亂子。」

林芷萱聽了孟澤蘭的話,忽然覺得喉嚨一梗,彷彿有什麼堵在胸口。

孟澤蘭瞧著林芷萱一言不發,才道:「好在有驚無險,只是梁家被皇上責令上繳一百萬兩銀子,如今無著落,今兒下了早朝,大姑老爺和大老爺就悄悄去了王府,想求王爺相助。」

林芷萱冷冷勾起了唇角道:「他沒有拿出銀子,只給梁家支了個招。」

孟澤蘭詫異地看著林芷萱:「你怎麼知道?」

林芷萱沒有說話,只神情越發的漠然。

孟澤蘭這才道:「王爺是說他已經出了一百萬兩銀子,如今一時半會兒也籌措不出更多的銀子來了,讓梁家可以向廖家先借了應急。」

在外面跑了一天,也不知道是不是中暑了,回家後頭疼得厲害,才寫完這章,實在趕不出明天早晨的了,明早更稍微遲一會兒,改到中午12:15發,真的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