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八十四章 利害

第二百八十四章 利害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04 13:01  字數:2375

?「綠瀾,你去嘉善堂看看,姐夫留在那裡做什麼,要悄悄地打聽,最好不要驚動人。」林芷萱吩咐著綠瀾。

這裡畢竟是李家,秋菊幾個是外來的,總歸不如李家的老人辦起事來方便。

綠瀾有幾分猶豫,林芷萱道:「你不要怕,若是驚動了人,就說二姐姐讓你去找二爺的,不會有人為難你。」

綠瀾這才應著趕緊去了。

孟澤蘭也是擰起了眉頭,有幾分欲言又止的模樣。

前些日子,林芷萱常去孟澤蘭處與她說話,一同做做針線,畢竟李勤當值不在家,孟澤蘭又是個難得安靜的主,林芷萱總覺得與她在一起更舒坦些,總也好過被李婧拉著說一天的話。

林芷萱和孟澤蘭也算是熟絡了,雖然自己在曲陽遇險的事情林芷萱沒有與她明說,好在孟澤蘭也不是個刨根問底的人,兩個人各守著各自的秘密,又都給彼此留幾分餘地,反而覺得越發的信任彼此,更加交心似的。

林芷萱瞧著孟澤蘭的神色,道:「孟姐姐怎麼了?」

孟澤蘭道:「我只是覺著今兒我大姐姐來得奇怪。」

林若萱問道:「怎麼奇怪?」

孟澤蘭道:「我大姐姐雖說幫王爺管著後宅,可畢竟只是個側妃,王爺不常帶她出府。況且她如今身子不好,前些日子病又重了,我和婧兒才去探望過她,大夫說了能不下床就不要下床。她今兒卻跟著王爺來了李家。」

林芷萱道:「孟姐姐是說王爺有什麼要緊事吩咐了她?」

孟澤蘭點了點頭道:「想來是這樣,姐姐來我家,她先去了老夫人處,又見了大姑太太,甚至來了若萱這裡,竟然都忙得沒能見上我一面。」

林芷萱心中也是覺出有幾分蹊蹺,這才問林若萱:「今日孟側妃來可跟姐姐說了什麼?」

林若萱聽了她們兩個言語,也是惶恐,想了半晌道:「沒有啊,就是問了我的身子幾個月了,有沒有害喜不適,又勸我好生侍奉婆婆之類的,沒說什麼別的話。」

林芷萱和孟澤蘭心中越發的不安,卻不想綠瀾竟然匆匆地回來了。

「怎麼回來的這麼快?」林芷萱詫異地問她。

綠瀾道:「嘉善堂的大丫鬟是梁家的人,也不認識我,瞧見我在門外鬼鬼祟祟地和李家的婆子說話,就上來問了我是誰,直接報給梁二爺了,我只得與二爺說是奶奶擔心,讓來問問二爺今晚上還回不回去,二爺讓奶奶早些歇息,他今晚上不回來了。」

林芷萱擰著眉道:「誰要聽這個,嘉善堂里到底出了什麼事?」

綠瀾這才趕緊道:「我聽李家的婆子說,大姑太太去了姑老爺的小書房,然後姑老爺就急匆匆地趕回來了,兩個人在書房裡又哭又叫地吵了半夜,後來梁二爺去請了大老爺來,裡頭才消停了,梁二爺扶著大姑太太出來,大姑太太衣衫不整,頭髮都散了,像是動過了手,而姑老爺和大老爺如今還在小書房,沒有出來。」

孟澤蘭和林芷萱這才知道事情大了。

竟然驚動了李淼生。

「那老夫人和老太爺那邊怎麼說?」孟氏問著綠瀾。

綠瀾道:「大老爺發了話,夜深了,誰都不許驚動大老爺和老夫人,所以福壽堂沒什麼動靜。」

孟澤蘭看了林芷萱一眼,兩個人都在彼此的眸子里看到了深深地擔憂。

林若萱看著坐在那裡擰著眉頭一言不發的林芷萱和孟澤蘭,心中越發的擔心:「這到底是怎麼了?」

林芷萱和孟澤蘭都看了一臉無助的林若萱一眼,林芷萱才安慰林若萱道:「沒事,姐姐不要怕,外頭的事情有大老爺和姑老爺商議著來,不會有事的。」

孟澤蘭也道:「是啊,咱們畢竟只是深宅婦人,這樣的事情也使不上力,干著急只會苦了自己。你還有身孕,最忌諱憂思難眠,又不敢輕易給你瞎焚香吃藥的,只能盼著你心放寬些,別跟著瞎操心了,還是早些睡一覺,等明兒你問了靖知,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林若萱只得應了,林芷萱要留下來陪林若萱,卻道先去送送孟澤蘭。

林芷萱陪著孟澤蘭走到秋爽齋的院門口,孟澤蘭拍了拍林芷萱的手道:「我明兒派人去王府一趟,問問姐姐究竟。」

林芷萱道:「宏福堂那邊姐姐打聽不到什麼嗎?」

孟澤蘭搖了搖頭:「連你都知道忌諱著老夫人,我又怎麼敢在公公面前放肆啊。不過我瞧著這事情是出在梁家那邊,既然驚動了公公,公公又沒有驚動老太爺,想來他是有把握處置得了這件事的,你就別擔心了。」

林芷萱也是點了點頭,又謝了孟澤蘭今晚上走這一趟。孟澤蘭剛要走,林芷萱卻忽然想到了什麼,攔了她一攔。

孟澤蘭詫異地看著林芷萱,道:「妹妹還有什麼事?」

林芷萱擰著眉頭,頗有幾分猶豫地道:「今兒婧表姐被罰,你說,這事兒會不會跟她和王爺的事有關,王爺和孟側妃一內一外,如果不是裡頭的事沒說好,會不會是外頭的事說壞了?譬如,李家拿此事要挾王爺。」

孟澤蘭擰了眉頭,卻沒有答話。

林芷萱這才問了一句:「姐姐上次跟我說,無人能坐上敬王妃的位置,除非,除非什麼?」

孟澤蘭聽林芷萱問起此事,頗為詫異地看了林芷萱半晌,難不成這丫頭還有這樣的主意?

繼而孟澤蘭嘆了口氣,便是林芷萱有這樣的心思又能怎樣,孟澤蘭坦然道:「除非皇上下旨賜婚!」

林芷萱聽了孟澤蘭的話詫異道:「什麼?」

孟澤蘭看了秋菊和秋蘿一眼,卻拉著林芷萱的手往無人的燈影里走了兩步,壓低聲音道:「不要有這樣的心思,婧兒不行,你也不行。王爺空著這個正妃之位,自有他的道理,這其中的緣由我不知道,就連姐姐也不知道。

姐姐只知道,敬王妃的位置空一日,就對王爺有利一日,王爺絕不會自己填上敬王妃的位置,除非皇上賜婚,而王爺又無力回絕,那就是沒有辦法的時候了。」

***

感謝annabellquan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昨晚卡文卡到12點才寫出這一章來,要死了要死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