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八十一章 告發(給雪後依微

第二百八十一章 告發(給雪後依微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03 15:59  字數:2309

李瑤紋一邊往梁致遠的小書房走著,心裡卻越來越怕。,

李家投靠了魏明煦,為什麼?

他殺了她的靖義啊!雖然,他是個不健全的孩子,雖然,他被當做不祥當做孽障,可是那畢竟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是她的第一個孩子。

他就這樣被人殺了!

梁致遠才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那樣憂心忡忡躲在書房將自己關了一整天,他說他要好好想想。

想什麼?有什麼好想的!

李瑤紋踹開了梁致遠書房的門,讓他給靖義報仇!

她讓他殺了魏明煦,她兒子辦不成的事情,她來幫他辦,她和梁致遠來幫他辦!

她攛掇著梁致遠將梁靖義的死訊和血滴子被全殲的消息報給了皇上,從杭州報到京城,用的是織造府與皇上傳遞密信的法子,能讓皇上最快知道消息。

可是如今,她來了京城,看見了兒子的屍體,她還沉浸在悲傷之中無法自拔,還沒來得及去與老夫人和李梓安去說那些報復的事,李家竟然已經歸附了敬親王。

怎麼會這樣?

怎麼能這樣!

但是,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孟氏今天來對她說的話,梁致遠既然已經效忠了皇帝,與皇帝說了梁靖義的事,可是李家竟然已經效忠了敬親王。

如今梁家進京住在了李家,梁家該如何自保,如何避嫌?

梁致遠要出賣李梓安、李淼生還有魏明煦!

今天在外書房李梓安、李淼生跟魏明煦說了什麼?!

聽孟氏的話,魏明煦早就知道了梁家的打算,所以魏明煦早有防備,可是李梓安和李淼生呢?

明日,皇上召梁致遠覲見,梁致遠會拿什麼當自己和梁家的保命符?

李瑤紋想著推開了梁致遠小書房的門,讓人點起了燈燭,李瑤紋一眼就看見了梁致遠書案上的那封奏摺,她想也沒想地沖了過去,打開了那封奏摺。

李瑤紋將梁致遠明日御呈聖批的奏摺一個字一個字地看了下去,身子漸漸地滑到在了地上,寶環幾個扶都扶不住。

寶環急壞了,終於忍不住,讓小丫鬟去趕緊叫了梁致遠回來。自己趕緊扶著李瑤紋坐在了書案後的扶手椅上。

梁致遠聽了小丫頭來報,說李瑤紋去了他的書房,也是嚇了一大跳,梁靖知聽聞母親有恙,也要跟著過來看看,梁致遠卻變了臉色,厲聲呵斥了他,只讓他趕緊回自己房裡去。

梁靖知嚇了一跳,卻不敢忤逆父親,只滿心疑慮地回了秋爽齋。

梁致遠卻大步流星地往小書房來了。

他一把推開小書房的門,只瞧著李瑤紋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手裡死死地握著他明日要御呈的奏摺。梁致遠瞪大了眼睛,上前一步剛要說什麼,去先看見了寶環,幾個丫頭,呵斥了她們一句,讓她們滾出去,又讓寶環守著門,不許任何人進來!

李瑤紋如今看見梁致遠,終於恢復了力氣,屋裡丫鬟走盡了,她騰地一下子站了起來,上前抓住了梁致遠的衣裳,將那封奏摺懟到了梁致遠面前,厲聲問他:「這是什麼?你告訴我這是什麼?!你要誣告我們李家結黨營私謀權篡政!你要我們李家死無葬身之地嗎?」

梁致遠擰著眉頭,一把奪過了那封奏摺,扯開了李瑤紋抓著他衣裳的手,喝道:「你拉拉扯扯瘋瘋癲癲地成什麼體統!」

李瑤紋哪裡肯鬆手,只依舊拉著梁致遠不放:「什麼體統?老爺現在還來跟我說什麼體統?!這是我娘家!這是我娘家啊!你要告我娘家謀逆,還在這裡問我成什麼體統!梁致遠,你的良心被狗吃了?這些年我給你生兒育女,照顧那個家,李家和廖家幫了你填了多少銀子,到頭來,你竟然要恩將仇報,害得我家破人亡!

兒子死了你不管,那不是你的兒子,不是你們的兒子,我不用你們幫,不用你們兩家管,我就只有這麼個娘家幫我,靖義好端端地長到這麼大,忽然間就沒了,你這個做爹的,不但沒有半分傷心,竟然在兒子頭七都沒有過的時候,就開始想法子滅了將靖義辛苦養大的李家。

你算個什麼東西!我李瑤紋瞎了眼竟然嫁給了你這條沒良心的狗!」

李瑤紋一邊哭喊著,一邊撕扯著梁致遠的衣裳,梁致遠只聽她的話越說越難聽,擰著眉頭大力地推開了李瑤紋:「你還有臉說!這一切還不都是你逼的?!

是你逼著我與皇帝告發!是你這個瘋婦在杭州在我耳邊撒潑發瘋地逼著我要殺了敬親王!

敬親王將梁家逼入那樣的絕境,非左即右,你已經逼著我做出了選擇,如今哪裡還有退路?!

當時我難道沒有跟你說,梁家已經被皇上逼得走投無路,或許投奔敬親王才能有一線生機。我苦口婆心,跟你說了多少,可是你聽進去了一句沒有?

只會天天撕扯著我說他殺了你的兒子,說若是我歸附敬王爺你就一頭撞死!

你現在要我怎麼辦?你現在又想鬧什麼?!」

李瑤紋聞言越發的激動:「我讓你殺了敬親王,可是你看看你奏摺上寫的是什麼?他一句悖逆的言論都沒有,都是我們李家!都是我們李家要依附於他,要篡逆要謀反,你為什麼要這麼寫?

你去害他,去殺他,你為什麼要害我們李家?你為什麼不能幫李家瞞過這一次,日後有的是機會,你為什麼非要這一次將李家的人都害死?」

梁致遠道:「李瑤紋,你嫁進了梁家多少年了,你知不知道梁家是幹什麼的?你又知不知道如今這個外表光鮮梁家裡頭已經爛到了什麼地步?」

李瑤紋死死盯著他,她自然知道織造局可不僅僅是給皇室織布的地方,也不僅僅是皇上在江南的眼線,還是皇上的錢袋子。

織造局經營著各種作坊、藥材、獸皮,所賺的銀子,全數上繳內務府,不經戶部,不進國庫,那是皇上的私房錢。

梁家這麼些年一直在給皇上打理著他的私房錢,每年都要如數上繳大量的銀子,可梁家早就拆了東牆補西牆,交不起那數額龐大的銀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