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八十章 兩端

第二百八十章 兩端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02 20:31  字數:2400

?老夫人聞言擰起了眉頭:「如今六部之中,除了老爺,還有誰有這樣的資歷?難不成是吏部尚書蔡永嚴,可吏部是敬王爺最初攝政的衙門,蔡永嚴更是敬王爺手底下的老人。皇上不提老爺,難道提他?」

李梓安搖了搖頭道:「王景生擬的是浙江巡撫盧煒衷。」

「盧煒衷?」老夫人念著這個名字思索了半晌,才喃喃道,「太年輕了些吧。皇上許了?」

李梓安道:「盧煒衷是元興六年的進士,今年不過四十有八,但是此次地震,山東和江蘇瘟疫橫行,漸漸蔓延到了河北,浙江卻安然無恙,或許會破格提提拔也未可知。」

老夫人冷笑道:「如此看來他這個浙江巡撫若是能早日入閣,沾的也還是敬王爺的光,若不是王爺在浙江賑災防疫,浙江能有這樣的局面?」

李梓安放下了手中的銀子,召了丫鬟來收拾了銀子,再上杯茶,一邊道:「這話是不錯,盧煒衷雖然受了敬王爺的恩惠,但是你別忘了,王景生是金陵王家的人,別說整個金陵,就是整個浙江上上下下的大小官員,自然與王家淵源更深些,如今又是王景生舉薦的他,盧煒衷自然先是歸入王景生麾下的。」

老夫人瞧著紅箋端了茶來,卻勸著李梓安早些躺下,明兒還要早起,一邊起來讓丫鬟服侍自己和李梓安寬衣:「這個位子,原本皇上是許了老爺的,朝中上下無人不知,這驟然間,要再找出個合適的人來也是不容易。既然老爺已經決定站在敬王爺這一邊,不如改日去府上拜訪,順便看看他能不能幫著……」

李梓安聞言竟然帶了些怒氣,道:「他與其幫我,倒不如幫蔡永嚴!」

老夫人詫異於李梓安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怎麼?今日老爺與王爺談得不好?可是孟側妃在後宅我們卻很是熱絡,甚至隱約間都有要應了婧兒與王爺親事的意思。」

李梓安冷哼一聲,才道:「我也不知道是敬王脾性向來冷淡的原因,還是其他,我與致遠與他表了忠心,他卻一言不發,態度十分曖昧,對我和致遠彷彿根本就不信任。

再加上婧兒的事,我與王爺提了,王爺更是一句話都沒有應。我只怕投奔了他李家也沒有什麼好果子吃。如今不過是在搖尾乞憐,求他放過李家全族性命而已。」

老夫人越發的詫異道:「這不應該啊,敬親王費了這麼大的功夫又封鎖消息,又遞話給老三,難不成就是為了來看李家對他搖尾乞憐的?」

「淼生也是這麼說,只是如今不知道癥結所在,猜都沒處猜。況且,我們早已經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了。」李梓安生了半天的氣,許久才道,「別想這些了,如今皇上對李家正在氣頭上,我只求皇上不要找到借口發難就好,哪裡還敢再想其他。入閣拜相不是還有淼生嗎?淼生那孩子,比我強。」

老夫人擰了眉,沒有再言語。

「我如今最擔心的,還不是我們李家,反而是梁家啊。」

老夫人詫異道:「梁家怎麼了?」

李梓安沉吟道:「皇上得知了靖義的死訊,沒有下旨慰問,卻召了致遠,明日入宮覲見。」

嘉善堂里,只有李瑤紋一個人坐在西次間的大炕上,她放在炕桌上的手有點抖。梁致遠還沒有回來,他還在梁靖義靈堂外的偃息室里跟梁靖知說話,過幾日,他們就要送梁靖義的棺槨回杭州了,有很多事情要交代安排。

李瑤紋一個人坐在炕上,腦子裡回蕩的始終是今兒上午魏明煦的側妃來與自己說的那兩句話。

老夫人讓李家二奶奶帶著李婧去敬王府讓她相看,她說李婧是個很乖巧的女孩兒,若是王爺有意,或許就與李家結為親家,日後就是一家人了。

李瑤紋知道老夫人一直有將李婧嫁進王府的意思,但是那一直都是仰仗皇帝,等著皇帝什麼時候去賜婚,如今老夫人竟然讓李家二奶奶帶著李婧去王府讓魏明煦的側妃幫著相看攛掇,而且說什麼王爺若是有意的話。那意思明明是李家的主動權已經握在魏明煦手裡了。

梁靖義是因為去殺魏明煦而死的,那定然是魏明煦殺了靖義啊。

可是今日魏明煦竟然帶著孟氏來李家弔唁!而且還被李家老夫人那樣款待,那顯然不是虛與委蛇,而是真心奉承恭維。

而父親李梓安和兄長李淼生竟然還特意陪著敬王爺在外院書房說話,那意思哪裡有將他當做一個有殺子之仇的仇人?明明是將他當做了投靠的主子!

還有孟側妃要自己陪著去秋爽齋探望有孕的林若萱,回來的路上,孟側妃的貼身侍婢遠遠地攔住了李瑤紋的丫鬟,說要和她在李家用太湖石建的白石林里走走,難得來一次,也瞻仰瞻仰李家被稱為京中一絕的美景。

她拉著自己的手,頗有深意地跟她說:「太太節哀順變,若是一味傷懷,意氣用事,失去的只會更多。」

說完之後,她將李家上下打量了一遍,道:「其實李府宅子的景緻也還不錯,太太就這樣急著讓梁織造用李家的太湖石補梁家的院牆嗎?」

李瑤紋心亂如麻,口乾舌燥,她想喝口水潤潤嗓子,卻不想手抖得厲害,剛拿起杯子,那茶杯竟然脫了手,碎了一地。

李瑤紋的大丫鬟寶環瞧著李瑤紋的模樣嚇了一跳,一邊趕緊讓小丫頭來收拾了,一邊急忙上前去扶著李瑤紋:「太太,您怎麼了?」

李瑤紋呼吸有些急,眼前也一陣陣發黑,她慌得很,卻強撐著鎮定,道:「扶著我去老爺的書房看看。」

寶環聞言趕緊應著,扶了李瑤紋起來,卻不想剛下地,李瑤紋的腿有些軟,軟得差點摔在地上。

寶環嚇壞了:「太太,您是怎麼了,要不我趕緊去叫老爺回來,給您請太醫看看吧。」

「不行!」李瑤紋瞪著寶環,那聲音尖銳又顫抖,將屋裡的丫鬟都嚇了一跳,半晌才強穩著聲音道,「扶著我去老爺的書房,一句話都不許亂說。」

寶環和幾個丫頭瞧著李瑤紋的模樣,都趕緊閉了嘴,只小心扶著李瑤紋,往後面的小書房去了。

***

感謝雪後依微的和氏璧和月票,感謝婷敏的打賞,感謝鑽石海1314、春分mm的月票,剛剛碼出了今晚的加更,在9點15,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