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七十八章 安心

第二百七十八章 安心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8-02 01:04  字數:2492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夫人盯著林芷萱道:「聽你言語,你與敬王爺似乎並不熟絡,那為何王爺側妃來李家會獨獨為你備了一份禮呢?」

林芷萱神色不變,心中在暗暗思忖著言語,孟側妃為什麼要給自己備禮,最好的解釋就是自己那日救了孟澤蘭,可是自己當時只不過是與李淼生言明了利弊,是因為李家捨棄了皇帝投奔了魏明煦才救的孟澤蘭。

自己不能說,否則,就顯得自己太過精明,竟然連朝局大勢都懂,難免惹人懷疑。

林芷萱猶豫了片刻,才緩緩抬起頭來,怯怯地看著老夫人道:「我也不知道,孟側妃來的時候,我還和婧表姐在外頭,連恩都沒來得及去謝。我想,或許,也許是因為哥哥吧。」

林芷萱的這句話說得極有輕重,是因為林嘉宏救了敬親王,可是林嘉宏畢竟已經不在京城了,所以才想到了林芷萱這個小丫頭。

很是合情合理。

老夫人捻著念珠的手一頓,凝眸盯著林芷萱。這丫頭是真的怯懦中帶幾分小聰明呢,還是精明至此,能一點破綻都不漏。

半晌,老夫人收起了佛珠,握在了手裡,抬頭盯著林芷萱道:「哦?敬王妃還真是細心。只是不知道是賞了什麼好東西,也拿來給我瞧瞧,讓我也開開眼界。」

老夫人收起了漫不經心,這樣認真的架勢反而讓林芷萱越發的恭謹,趕緊低垂了眸子道:「不是什麼金貴的東西,只賞了一百兩銀子。」

一百兩銀子?

老夫人也是略微吃驚地看了林芷萱一眼,這算是什麼禮?

林芷萱卻怕老夫人越發疑心,既然她想看,就讓她看個夠好了,便繼續道:「老夫人若是想看,秋菊,即刻回去取了來給老夫人看看。」

秋菊應著去了,這才恍覺林芷萱讓她找一錠一模一樣的銀子放上是多麼明智之舉,想來三姑娘早就防著有人懷疑魏明煦送她的東西,要來查看了。

不多時,秋菊捧著托盤上的一百兩銀子過來,都是十兩一錠的銀錠子,倒像是宮裡過節往外發派賞錢,或是打發台上唱戲的戲子。

一百兩銀子,是什麼意思?

是有什麼寓意,還是什麼暗示?

老夫人拿起了一錠銀子反覆查看了半晌,也沒看出個什麼所以然來,卻還是覺得這件事情不尋常,老夫人道:「這銀子怪沉的,不如我給你換成銀票,你帶在身上還方便些。」

林芷萱詫異於老夫人竟然要將那銀子留下,想來是要細查究竟的,好在自己先將那錠空心的銀子取了出來,林芷萱暗自鬆了一口氣,也是僥倖,面上卻毫不變色道:「還是老夫人想得周全,阿芷謝過老夫人。」

沒有挽留,沒有猶豫。

這倒是將老夫人給弄糊塗了,難道這真的就只單純的是一百兩普通的銀子?

老夫人擰著眉頭想著,沒有再說什麼,只讓人跟林芷萱換了銀子,就放她跟林若萱回了秋爽齋。

直到林芷萱走出了秋爽齋,老夫人才想起叫她前來是為了她與李婧私去外院的事。雖然她不是李家的人,但是如今客居在李家,做出這樣的事若是傳了出去,也會讓李家蒙羞。

自己是長輩,無論如何都該斥責兩句才是,結果與她周旋了半天,倒是把這事兒給忘了。

可是如今已經放那丫頭走了,難不成還能再叫回來訓斥她兩句。

老夫人捏著手裡的一錠錠銀子,哎,罷了罷了!

林若萱方才已經聽糊塗了,不是說為了李婧的事找的林芷萱去的嗎?

怎麼這一去,倒像是問李婧的事是假,查魏明煦給林芷萱送禮是真呢?

一邊往回走,林若萱一邊問林芷萱:「方才老夫人在和你打什麼啞謎?你何時見過敬王爺。」

林芷萱笑著道:「是當初在金陵的時候被楚楠拉著遠遠地瞧了一眼。也跟今日的事一樣,這要是讓娘知道了,說不定我也要跟李婧一樣挨一頓板子呢,姐姐可千萬別再對別人提這件事了。」

林若萱聽了也是害怕,這才止住了話頭,不再問下去了。

只道:「好在老夫人沒有斥責你,我可是擔心了好半天。」

林芷萱唇角也勾起了一抹笑,或許,她老人家是忘了吧。

也不知為何,林芷萱覺得今兒的夜來得特別的遲。

窗外的日頭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下去,月亮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升起來。

剛入了夜,林芷萱就早早地遣了冬梅夏蘭幾個,說今兒擔驚受怕了一天,累了,要早些歇息。

秋菊和夏蘭自然都應著回去睡了。

林芷萱卻坐在屋裡,守著一盞昏黃的燭火,看著桌子上放的那枚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銀錠子。

秋菊在一旁陪著,笑嘻嘻地看著那枚銀子:「姑娘,你說這是那天我們塞給曲陽濟世堂大夫手裡的那錠銀子嗎?還是王爺學了法子,自己新作的?」

林芷萱搖了搖頭:「不知道,銀子不是一直都是你收著的嗎?你都不知道,我怎能記得它們的樣子?」

只是,既然他會送來這樣一錠銀子,想來是受了曲陽那錠銀子的恩惠了。

會不會那天在曲陽,終究是自己的那枚銀錠子,替他聯繫到了私屬呢?

「姑娘,入夜了,不會有人來了,咱們撬開看看裡頭究竟有什麼吧。」

林芷萱不放心地往外看了一眼,卻見林雅萱的屋裡燈還亮著,只不過來了李家這些日子,林雅萱倒是乖得很,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林芷萱難得的眼前清凈。

只是如今想來,她身上的傷也該好了。

瞧著外頭安靜了下來,林芷萱才終於對著秋菊點了點頭,秋菊取來了細細的針,因做多了這樣的事,秋菊也是輕車熟路,有了巧勁兒,輕易就挑開了那個銀錠子的底,裡頭果然露出一個小小的紙團來。

秋菊的眸光一亮,趕緊取了出來,遞給了林芷萱,林芷萱緩緩綻開了那個小小的紙團,上頭只用行草寫了兩個字,秋菊也跟著湊上來看,那兩個字骨力遒勁,清麗中透著剛健,豐腴疊拓。

只是:「姑娘,這是兩個什麼字啊?」

林芷萱唇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安心。」

***

感謝耿文奇媽媽的打賞和月票,感謝顏然cc的評價票,感謝書友160103160114001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愛你們么么噠~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