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七十五章 紙鳶

第二百七十五章 紙鳶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31 07:25  字數:2739

「噓噓噓,別說話,出來了出來了!」李婧也早已聽見了開門的聲音,從樹榦後面探出了腦袋在看。

林芷萱卻緊緊貼住樹榦,不敢往外瞧,一邊死死地拉住李婧,對她虎著臉搖了搖頭,這丫頭這不是擺明了讓人抓嗎?

李婧只站在那裡偷偷看著,哪裡顧得上林芷萱,林芷萱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著:「別看了,小心些,否則一會兒被人抓了,你自己出去,說你自己來的,可千萬別拉上我……」

林芷萱的話還沒說完,便聽見不遠處有人一聲厲喝:「誰在那裡?!」

李婧這才知道害怕,趕緊躲到了樹後乖了起來。

林芷萱瞥了她一眼,你現在裝有什麼用?林芷萱開始後悔自己是怎麼腦子一熱,就跟她出來了。

「誰在樹後?!趕緊給我出來!」是李梓安的聲音,帶著滿滿的緊張和殺意。

他們方才在屋中商議的不知道是多麼禮法難容的事情,所以才會遣散了周圍的小廝,吩咐了誰都不許靠近,如今顯然是將林芷萱和李婧兩個當成了聽牆角的姦細,或是皇帝的耳目了。

「來人!給我把樹後的人揪出來!」李梓安朝著門外發了話。

不能再躲了,否則事情怕是會鬧得不可收拾了。等人都進來,等小廝將她們兩個從樹後抓出來,林芷萱和李婧的名譽怕是都保不住了。林芷萱輕輕推了推李婧,讓她趕緊出去。

李婧也是知道躲不過,便只得深深埋著頭,走了出來。

「婧兒?」李梓安嚇了一跳。

李淼生對著就要衝進來的小廝揮了揮手,讓他們下去了。

李婧悄悄地抬頭,瞧見了李梓安駭人的臉色,恨不得當場一頓家法處置了她,李婧求救似的看向了父親,卻發現李淼生的臉也黑著。

李婧怕極了,哪裡敢過去,瞥了林芷萱兩眼,林芷萱對她搖了搖頭,擺明了是你自己惹出來的麻煩自己收拾,林芷萱才不想淌這趟渾水。

李婧哪裡肯容她,說好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嘛。

想著竟然伸手將林芷萱也拉了出來。

林芷萱黑了臉。

她倒是不怕李梓安和李淼生,她怕的是魏明煦。

自己明明是個很懂規矩大家閨秀,怎得在魏明煦面前,自己不是在扮成小廝去偷看他,就是躲在樹後偷看他呢。

李梓安、李淼生還有梁致遠看著又從樹後走出的一個女子,眉頭皺得更緊。

林芷萱也是沒了法子,只能深深埋著頭,隨著李婧往魏明煦的方向去了。

李婧越走越慢,最後乾脆躲在了林芷萱身後,林芷萱十分無奈,卻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李梓安呵斥了一聲:「胡鬧!婧兒,你躲在後面幹什麼?給我出來!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李婧被李梓安一頓呵斥,也只得悻悻地向前挪了兩步,囁嚅著想找借口。

眾人都盯向了李婧,林芷萱這才緩緩抬頭,從下往上地偷偷看向魏明煦。他今天,沒有穿著素日里喜歡的紫色衣袍,或許是因為要來祭奠的緣故,他穿了一身月白錦衣,雖然顏色素雅,但是衣裳上卻用金絲銀線綉著雲龍花紋,在如今正午的陽光下,越發顯得華麗尊貴。

衣擺隨著若有似無的微風輕輕搖曳著。林芷萱莫名地想看看他的臉,便又悄悄地抬了抬頭,一雙好奇中帶著幾分關切的眸子,正好撞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眸,原來他竟然也一直在打量著自己。

林芷萱看著他眸中映著自己的倒影,竟然一下子怔住了,再也避不開他的目光,一顆心莫名地被柔軟地包圍,彷彿此刻才真的感受到了那天在孟氏房中李婧說的那句「他回來了」的含義。

他回來了。

真的回來了。

那樣真真切切地站在她的面前。

一席月白緞袍,緊抿著唇角,彷彿依舊是他在人前的不苟言笑,可是林芷萱明明在他的眸子里看到了些許亮晶晶的笑意。

是自己眼花了,還是太陽太大了。

「我,是我和芷萱妹妹的紙鳶飛了出來,我們是來找紙鳶的,不知道竟然驚擾了祖父和爹爹。」

林芷萱聽了李婧的話,豁然回神,這才意識到自己身在何處。反應過來李婧說了什麼,林芷萱震驚地盯了站在自己身前的李婧一眼,又羞愧得無地自容地趕緊低下了頭。

李婧啊李婧,她拿這樣的話糊弄那兩個守門的婆子也就罷了,她竟然會當著李梓安和魏明煦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來。

如今家裡出了喪事,她們身上還都穿著孝服呢,放什麼紙鳶?

況且這大熱天的,哪有風啊!

林芷萱低頭的瞬間,明明瞥見了魏明煦眸中閃過的一絲詫異。

他怕是很久都沒有聽過這麼蠢的借口了吧。

好丟人。

魏明煦卻也瞥見了那個再一次冒冒失失撞倒自己面前的小丫頭,在聽見李婧的話時一臉震驚之後羞憤欲絕的表情。

紙鳶嗎?

魏明煦的唇角微微勾了起來。

李婧的話一出口,李梓安氣得吹鬍子瞪眼,差點吐出一口老血來。

眼看就要發作,魏明煦竟然開了尊口,問了李梓安一句:「這位就是李尚書說的李家大姑娘吧。」

「是。」李梓安應了一聲,額上滲出了汗水,不知道是冷汗,還是熱得。

魏明煦微微點了點頭,沒有多言,抬步先朝著院外走了出去,李梓安和李淼生、梁致遠三人趕緊陪著跟上了前去。

李婧瞧著眾人都走了,這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轉過頭來,拉著林芷萱,興奮又有幾分驚懼未定地道:「王爺知道我哎!你沒聽他竟然問我是不是李家的大姑娘!」

林芷萱點頭道:「是是是,知道你,如今可算是知道你了。好了,咱們趕緊回去想想對策,等著你祖父和父親回來,我們該怎麼辦吧。」

李婧也是趕緊點頭道:「是要趕緊回去了,我去找我娘,你去找你姐姐,你推給我,我推給你,只要祖母不把我們兩個抓過去對質,就不會有事。況且現在她們忙成那樣,哪裡有功夫管我們。」

林芷萱聽著李婧的話,頗為頭痛,但是李婧說得又的確是如今最好的法子了。

已經到了這一步,還能怎樣。

林芷萱應著,跟她一同快步往內院走了,李婧一邊安慰著林芷萱道:「好妹妹,你不要害怕嘛,若是你姐姐罰你抄《女則》《女訓》或是抄經什麼的,你就只管來找我,我找人幫你抄。」

一聽這話,就知道是個沒少做這樣事情的主。果然是老夫人寵出來的無法無天。只是如今這般神氣勁,若是能用在方才在李梓安和李淼生面前就好了。

他,肯定會笑話自己的吧。

林芷萱不敢再想起方才那一幕,真的好丟人,彷彿這輩子都沒有那麼丟人過。

***

五更到,各種求票求賞求訂閱,好像訂閱滿1000幣的親愛的們就會有一張對你訂閱的文的免費的評價票,在網頁版的票夾中,有的親愛噠不要浪費了啊,賞個10分,千萬不要不小心手滑0分了啊~~/tot/~~愛你們,周末愉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