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七十三章 扶靈

第二百七十三章 扶靈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31 07:25  字數:2355

與魏明煦回京的消息一同傳回來的,卻是皇上再次病倒了。

皇上罷朝三日,卻獨召了李梓安、王景生等幾個老臣覲見。

夜色清明,京城是個沒有秋季的地方,總是昨日還暑熱難耐,常常幾場雨下來之後,就彷彿一下子入了冬,天涼了下來。

李梓安有幾分不安地在屋裡走來走去:「皇上聽到靖義的死訊和血滴子盡滅的消息怒極攻心,一下子就昏了過去。如今雖然在病床上躺著,這心思卻沒有一刻停下來。這幾日召我門前去,也不聽臣子言語,只一道命令一道命令地往下傳。

鎮國公承襲親王爵的時間定下來了,在九月十八,長女也要同日封郡主,第三子與淑徽公主的婚期,定在了十月初六,王家與謝家的婚期提前到了十月二十八。」

老夫人道:「敬王爺呢?見到了沒有?」

李梓安道:「敬王爺照例是要去皇上跟前侍疾的,但是皇上特許,他遭遇悍匪,身上有傷,才回京城,就免了宮中侍疾。所以在宮裡沒能見著。」

老夫人道:「那遞過去的消息呢?」

李梓安頓住了腳,搖了搖頭:「一直沒有答覆。」

老夫人捻著念珠:「這是在給李家下馬威嗎?」

李梓安嘆了一口氣道:「若真是這樣,那麼讓婧丫頭嫁過去的算盤,也不知道還打不打得響了。」

老夫人捻著念珠,一言不發。

李梓安半晌才道:「我今兒收到杭州來的信,致遠和瑤紋幾乎與我們同時得知了靖義的死訊,早已從杭州出發,想來用不了幾天,就能進京了。」

老夫人微微睜開眼,看著李梓安道:「老爺的意思是,或者,他在等人?」

次日,李雲生帶著梁靖義的棺槨扶靈回京。

梁靖義從小就對外宣稱重病養在別院,如今死了,也不過是重病而亡,先在京停靈七日,等梁家的人來了之後,再扶靈回鄉,在杭州完成葬禮。

只是梁靖義的屍體一回來,皇上的病竟然又重了幾分,次日皇帝沒有召李梓安入宮覲見。

畢竟這消息皇帝才知道了三天,李家的人竟然已經將梁靖義的屍體帶了回來,這說明什麼?

李家比皇帝更早知道消息,卻一絲也不曾向皇帝透露。

李家想幹什麼?!

梁靖義去世,梁靖知必須著喪服,按制守孝一年,原本要和老夫人說離開李家去梁家的宅子,可是如今梁靖義的遺體停在李家,他和林若萱也不得不在李家繼續住下去了。

梁靖知並不知道梁靖義是血滴子的人,只當自己的哥哥病死在外,也是心中悲痛,責問李家哥哥是何時病危,為何也沒有告知他,竟然連最後一眼沒有見上。

李雲生默然不言。

林若萱素服服喪,照例也要跟著在靈堂守靈,只是她懷著身孕,除了第一日去祭拜之外,梁靖知便勸著她回房休息了。

林芷萱只道見到梁靖義的棺槨,才真的信了魏明煦已經殺了那個人。

但林芷萱卻不知道,魏明煦在外二十餘天,殺的又何嘗只有曲陽的血滴子而已。

當君王有道,吏治清明之朝,從不需要血滴子和梁家這樣藏在暗中窺探虛實的陰詭組織。

一旦有了血滴子和梁家這樣可以罔顧曆法、為所欲為的存在,如今年歲短還好說,皇帝依舊能將他們握在掌控之中,可是等歷經數朝,任他們做大,脫離皇上的掌控,他們說殺誰就殺誰,他們想殺誰就殺誰,再妖言惑上,指使皇帝行事,則必將後患無窮。

皇上越是迷信於血滴子和梁家,只能說明他越發的害怕,他害怕朝中的大臣對他有二心,害怕他們都在密謀要害他,他老了,因為他畢竟已經老了。

老得總是覺得力不從心,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力氣去與雲詭波譎的朝臣們周旋了,所以只能殺,見一個殺一個,將所有對他有威脅的人都殺完了,他的皇位才能真的穩固。

而最令魏明煦震驚與憤怒的是,他竟然查出有十餘血滴子的人,月前去了西北。武英侯和世子如今正在西北殺敵,戰事曠日持久,中原地震,糧草不濟,西北戰事吃緊,謝侯爺和世子如今都是在死撐。

而這時候血滴子的人去了西北,他們是要殺誰?!

李家自從梁靖義回來之後,就一刻也沒有消停,梁靖義的遺體在三房洗浴,開始弔喪,發出訃告,李家陸陸續續來了弔唁的人。

大太太忙著招待賓客,已經忙得不可開交。

皇上雖然罷朝,但是李梓安和李淼生、李奇、李勤依舊要每日去衙門應卯。

家裡的事情都是李雲生和梁靖知在招呼外院男客。大太太在後宅招待女眷。家裡早已經忙得無暇顧及林芷萱幾個姑娘。

三太太和黃氏原本是個能幹的,可如今三太太受了罰不能下床,黃氏小產,如今身子正虛,後宅的事都壓在了大太太身上,大太太也忙不過來,老夫人便指了孟氏去幫大太太的忙。

大太太倒是不曾想,孟氏平日里看起來和和順順慢聲細語的,管起家事來卻有條不紊,井然有序,是把好手。

八月二十七,梁致遠終於和夫人李瑤紋從杭州趕到了京城,林芷萱忐忑了好半晌,生怕梁致遠或是老夫人找她的麻煩,畢竟眼前的局勢,都是因為她救了魏明煦引起的。

卻不想,梁靖知來了之後,暫且住在了福壽堂旁的嘉善堂,那是李瑤紋在李家的時候住的地方,只是卻沒有人來叫林芷萱去談過話。

林芷萱忽然覺得自己有必要去謝謝李淼生了,雖然不知道他是如何與老夫人還有李梓安說曲陽的事情的,但是很顯然李淼生替自己周全了不少,或許是將那件事情說成是林嘉宏所為了吧。

說成林嘉宏,一則要比說成自己更讓人信服些。二則,哥哥已經回了杭州,沒有人會去找他的麻煩,而自己成了一個知道實情卻無辜受累的弱女子,在京城自然也就不再會遭到李家和梁家的刁難。

林芷萱才能樂得過兩天自在日子。

林芷萱這些日子除了陪林若萱,就往孟氏處坐坐,如今孟氏不得閑,林芷萱自然也不會再去添亂,反而又被李婧給纏住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