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七十二章 回京

第二百七十二章 回京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31 07:25  字數:2581

三房雖然現在還走不著,但是,昨夜發生了那樣的事,三房怕是早就沒臉出來見人了。

林芷萱倒是希望她們可以早些走,那樣還能少受些李家下人的流言蜚語和指指點點。

用過了早膳,林芷萱與林若萱原本商量好了要去孟氏屋裡坐坐。畢竟孟氏曾經救了林若萱的孩子,不知道的時候是不知道,如今知道了,再不去道謝就不應該了。

卻不想老夫人竟然將林若萱留下了。

林芷萱知道,想來是為了林若萱已經知道了三太太曾經害過她孩子的事,所以有意安撫。

林芷萱只得讓林芷萱自己先去孟氏處了,卻讓綠瀾去備了禮,跟著林芷萱一同送去,頗為貴重,倒是顯出林芷萱帶的那些小吃太過簡薄了。

秋菊瞧了瞧自己手裡提著的,再看看綠瀾懷裡抱著的,小聲喚了林芷萱一聲:「姑娘」

林芷萱笑著安慰秋菊道:「姐姐是梁家宗婦,我是客居小姐,難不成,你還要姐姐跟我們預備一樣的東西?不礙事的,既是有意結交,不在這些虛禮貴重與否,有心即可。」

秋菊這才沒有再說什麼。

林芷萱領著秋菊和綠瀾去了孟氏處,純哥兒和歡姐兒正在孟氏屋裡,哥哥追著妹妹玩,孟氏坐在炕上,手裡在做著針線,秋蘿卻也把著邊坐在炕上,正給孟氏揉著膝蓋,畢竟她昨兒也是跪了一天。

孟氏瞧見林芷萱來了,便要下來,林芷萱急忙上前去攔,孟氏卻還是下了炕,笑著對她道:「不礙事的,只是二爺和秋蘿嬌貴,非要我坐著。佛堂有墊子,又才小半天,不礙著什麼。」

林芷萱卻勸著道:「那也該好好歇歇,我原本是來探望姐姐的,姐姐若是不好生歇著,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一邊說著,林芝和孟氏拉著手,行了個扶手禮。

林芷萱謝過孟氏,孟氏卻道:「是我該謝謝妹妹昨日的救命之恩。」

林芷萱詫異於孟氏的話,只道:「姐姐言重了,昨兒是姐夫查出了下毒的人,我不曾做過什麼。」

孟氏聽林芷萱這麼說,只道她是顧及自己屋裡的丫鬟婆子,便沒有多說,又讓純哥兒和歡姐兒上來給林芷萱見禮,叫姑姑。

兩個孩子一個才五歲,一個三歲,都是最天真爛漫的時候,林芷萱將林若萱備的禮給孟氏奉上,道明了林若萱的謝意,和今日不能來之緣故,又讓夏蘭取出了糕點給他們吃。

孟氏瞧了林若萱預備的東西,原本再三推辭不受,說是太過貴重,又顯得生份,後來見推脫不得,才讓秋蘿收了,見林芷萱拿糕點給幾個孩子吃,卻並沒有攔著,她懂醫術,且又出身寒門,並不像黃氏那般,將孩子養得太過嬌貴,成日里又吃不得這個,吃不得那個的。

都是些甜膩的東西,純哥兒和歡姐兒都十分歡喜,親昵地圍著林芷萱叫姑姑,林芷萱陪著兩個孩子說了半天的話,卻也不敢縱了他們,只讓每人吃一塊,不許吃多了積食。

孟氏瞧得出林芷萱對純哥兒和歡姐兒是真心的喜愛,不同李妍、李婧一般,對孩子要麼是嫌棄稚子無知,要麼就是虛偽地笑著敷衍塞責。

孟氏瞧著林芷萱,倒不像是個未出閣的姑娘,反而像是個已有子嗣的奶奶。

孟氏忽然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卻又怕兩個孩子煩著林芷萱,總是纏著她要糖糕吃,便讓乳娘抱著兩個孩子出去玩了。

林芷萱瞧著那兩個孩子伶俐可愛的模樣,倒是頗為不舍,卻也陪著孟氏說起話來,扶著孟氏到炕上坐著,讓秋蘿繼續給她揉著膝蓋。

孟氏依言與林芷萱都到炕上坐了,卻不許秋蘿當著林芷萱的面再給她揉膝,總覺得那太過倨傲矯情。

林芷萱只得由她,卻瞧見孟氏方才正在綉東西,因拿過來看,道:「姐姐在綉什麼?」

孟氏道:「如今夜裡天涼,純哥兒晚上睡覺最不老實,總是踢被子,便想著給他做個肚兜帶著,也免得著涼凍著肚子。只是我不擅長這個,繡得不好,不比外頭綉莊裡的綉娘。」

林芷萱卻道:「可是姐姐卻是難得的細心啊,你瞧,針腳這麼細密,穿在身上定然很舒服,可比外頭買的那些強多了。」

孟氏慈愛地笑著,卻沒有說話。

林芷萱也想起自己從前給瑾哥兒和琳姐兒一針一線做小衣時心中的暖意了,便忍不住拿起了針,卻復又放下,將撐子還給了孟氏。

一邊道:「這屋裡怎麼有一股子葯香?很是好聞。」

孟氏道:「是我前兒給家姐做葯囊的味道,做了大半個月,熏得屋子裡都是那個味,竟然還沒有散,也難為你鼻子好使,我還當通了兩天風就聞不見了呢。」

林芷萱聞言卻淡淡笑著:「孟側妃的身子好些了嗎?」

孟氏聞言,便知道林芷萱已經派人去查過了,也不與她打馬虎眼,只嘆了口氣道:「姐姐這些年總是拖著,哪裡有好,我才聽說,倒是又重了些。所以,老夫人囑咐我過兩天去敬王府探望病中的姐姐。」

孟氏停了半晌,才繼續道:「領著大姑娘一起去。」

林芷萱頗為詫異地看著孟氏,老夫人未免表現得太過刻意了吧。如今就讓孟氏領著李婧往敬王府去,還帶去給孟氏看是什麼意思?

「我聽妍妹妹說,老夫人有意將婧姐姐嫁入王府。」

孟氏淡淡笑著拿起了撐子,點了點頭。

「難不成,老夫人竟然有意讓孟側妃替婧表姐說項。」

孟氏抬頭看了林芷萱一眼,苦笑道:「是,但是姐姐八成是不會說的。」

這林芷萱知道,哪個妾室誰會去勸自己的丈夫娶正妻呢?孟氏原本握著王府後宅的大權,除非她瘋了會勸魏明煦娶一個正妃進來奪她的權。

林芷萱玩笑般地問道:「依姐姐看,婧表姐可能如願以償?」

孟氏低著頭,做著綉活,狀似無意卻言語篤定地道:「或許吧,或許她能嫁入王府,但是絕不可能是正妃之位沒有人能坐上敬王妃的位置,除非」

林芷萱聽了孟氏的話大吃一驚,沒有人能坐上敬王妃的位置,這是什麼意思?林芷萱正要聽孟氏說出個除非什麼來,卻忽然瞧見李婧興沖沖地闖了進來,瞧著林芷萱笑著道:「原來你真在這兒啊。我方才去秋爽齋找你,你不在,還是你屋裡的丫頭告訴我你來這兒了。」

孟氏和林芷萱都連忙止住了話頭,也怪外頭的丫鬟竟然也沒個通傳的,林芷萱忙對李婧含笑道:「你找我做什麼?」

李婧滿眼的興奮:「敬王爺回京了。」

我不會說今天這五更,我昨兒憋了整整一天,沒洗衣服沒拖地,晚上十一點碼完最後一個字感覺已卒。所以,希望親愛的們也能尊重一下人家的勞動成果,多支持一下訂閱,謝謝大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