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七十一章 出戶

第二百七十一章 出戶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31 07:25  字數:2415

老夫人瞧著梁靖知插手去查,也是明白,梁靖知已經知道了三太太害林若萱的事。只是梁靖知最終又讓李勤自己帶了丫鬟小廝來,瞧那意思也是要以大局為重,畢竟林若萱的孩子已經無礙,他就不想再糾纏這件事情影響兩家和睦了。

老夫人自然會再尋時機安撫林若萱和梁靖知,只是今夜李家要處置自己家的私事,梁靖知和林若萱畢竟不是李家的人,老夫人便沒有讓梁靖知夫婦兩個留下,只說林若萱懷著身孕辛苦,讓梁靖知早些陪她回去歇息,免得再出岔子。

而梁靖知既然在家,林芷萱便沒有過來打擾,也是因著林若萱懷孕的緣故,林芷萱沒有讓秋菊將帶回來的東西往她們屋裡送,畢竟也不知道她有著身孕能不能吃這些東西。

所有人都盯著福壽堂,有梁靖知在家裡陪著林若萱,想來今夜也不會那麼難熬。

夏蘭在外頭聽著福壽堂的動靜,這一鬧就鬧到二更。

事實俱在,三太太一開始還抵死不認,大呼冤枉,卻不想跟上午對孟氏一樣,老夫人根本就不聽她的辯駁。三太太被老夫人施了家法,李丘和孫氏哭求不得,老夫人做主,要將三房分到昌平的莊子里單過。

李雲生手裡的鋪子也責令李淼生盡數收回,只將昌平那處種果樹的莊子分給三房。

李淼生替李雲生求情,李梓安也是覺得老夫人懲罰太過,便做主,讓李淼生從家裡的鋪子當中,挑選兩個分給三房。畢竟李丘夫妻兩個也要跟著三房離開李府,李丘如今還在讀書,還要考科舉,無論如何不能苦了孩子。

夏蘭道:「三太太也是心灰意冷,哭著求老夫人他們夫妻如何都好,只是求老夫人將三爺留在府里,但是老夫人卻不聽。真是可憐了三爺和三奶奶了,小小年紀就跟著無辜受累。」

林芷萱聞言卻笑著搖了搖頭,讓夏蘭一同坐了,吃些東西:「三爺和三奶奶離了李家也好,李家畢竟有大老爺在呢,他不會虧待著自己的兄弟和侄子,況且三爺如今還是讀書的時候,在京郊沒有那麼多玩樂的地方,正好靜心讀書。

孫氏又是個頂心思恪純的孩子,在李府這樣精明人扎堆的地方,反而容易不知道哪天就為人所害,還不如出去了乾淨。

老夫人雖然有老夫人的安排,但若是太過分了,老太爺和大老爺自然會發話,他們既然都沒說什麼,定然是有他們更好的安排,和周全的法子。」

況且,晚上罰三太太,與晨起罰孟氏一樣。

李家既然已經不能兩邊都討好,自然也不願兩邊都得罪,必然要擺出個立場來。

是李家三房把梁靖義送到了皇上的身邊,將三房分出李家,也是對魏明煦的一番交代吧。

這是李家對魏明煦的賠罪和示好。

非左即右,無論那邊,總會傷到人。

既然不能是孟氏,那就只能是李丘夫婦了。

「等三奶奶走的時候,我們預備點東西去送送她吧。」

夏蘭聽了,趕緊應著:「可要多預備點銀兩衣物?」

林芷萱點頭道:「不過是我們的一點心意,也不必多,大老爺不會缺了他們銀錢的。」

夏蘭點頭應著,瞧那模樣,就要跟秋菊去準備銀子,林芷萱卻笑了攔住她們道:「不要著急,他們要走也不會在這一時半會兒,總要等三老爺回來,總要等三太太的傷好些。」

夏蘭這才放下心來坐了,跟著林芷萱和秋菊幾個一同吃起了今兒秋菊帶回來的東西。

冬梅瞧著林芷萱心事重重的樣子也不吃東西,便趕緊端了一盤子糕點送到林芷萱嘴邊,哄著她多少吃些。

林芷萱瞧著冬梅捧到自己手邊的一盤子糖卷果,愣了一會兒,才終於捻起了一塊,緩緩送到唇邊,輕輕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一下子在口中化開。

這個林芷萱吃過的,這是琳姐兒最喜歡吃的京城小吃。謝文棟給琳姐兒買著吃過一次,被林芷萱發現了,嫌這東西黑乎乎的,看起來就不幹凈,不許她吃。

琳姐兒六歲的時候,進宮給太后謝文佳拜壽,小皇帝魏延顯知道了琳姐兒喜歡吃糖卷果,便派人去給琳姐兒買,後來甚至要將陳記的那個廚子請到宮裡來,但是因著那著實不合規矩,魏延顯就逼著宮裡的御廚學會了糖卷果的做法,每次琳姐兒進宮,都能做給她吃。

琳姐兒從不敢將這件事情與林芷萱說,那是兩個孩子的小秘密,琳姐兒卻總笑著與自己說:「皇帝哥哥對我可好了,他說,等我長大了,就要我做他的皇后,像太后姑姑一樣,住在宮裡。」

一塊小小的糖卷果,騙走了她的琳姐兒,林芷萱不想讓她進宮,要給她說一門好親事,琳姐兒卻扭著性子,去求謝文佳,去求謝文棟,從此宮牆兩隔,怨恨著林芷萱,再不與母親親近。

林芷萱後來聽著魏延顯娶妃納妾,冷落中宮,琳姐兒小產失子,魏延顯卻在妃嬪宮裡貪歡,連看都不去看一眼。林芷萱又氣又心疼,拿著一盤子糖卷果摔在琳姐兒面前,問她此時吃在嘴裡是什麼滋味。可還覺得當初母親阻攔她嫁進宮中是在害她?

琳姐兒又氣又委屈又疼,卻連個可以說話的人都沒有,就只在母親面前縱著性子,讓林芷萱走,說她再也不是她的母親。

然後,沒多久,謝家和林家就亡了。

林芷萱甚至都沒來得及再去見琳姐兒一面,她自己從小辛辛苦苦養大的孩子,卻沒想到最後一面,竟然還是在置氣,在賭氣地說那樣傷人心的話。

林芷萱吃了一口,就放下了,嘴裡苦苦的,只道:「將精緻的糕點收拾起來一點兒,明兒我們去看看李家二奶奶。」

夏蘭道:「會不會太簡薄了些?」

林芷萱擺擺手道:「不在東西,只在個心意罷了,不礙事。」

林芷萱早早躺下了,卻失眠了半夜。

次日清晨,林芷萱起得略晚了些,不過當真是因著年紀輕,翻來覆去了大半宿,早晨起來,眼睛底下連個烏青都沒有。

林芷萱洗漱完了之後便去邀了林若萱,一起往福壽堂去用早膳。

三太太和李丘夫妻兩個都沒有來。

說實話最近寶寶卡文卡到哭,每天打開r就開始愁,今天寫點啥。滿腦子都是蹦沙卡拉卡所以有時候生拗出來的不怪大家不喜歡,我也痛苦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