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六十九章 言笑

第二百六十九章 言笑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30 08:36  字數:2607

李淼生一直擔心著李勤,雖然覺得這孩子毛躁不沉穩,但是這樣大熱的天在外頭跪著也著實讓人心疼,可是等李淼生從福壽堂里出來的時候,院子里竟然已經沒了人。

李勤已經坐在了梁靖知的秋爽齋里,由綠瀾服侍著斟了茶。

李勤焦慮地看著梁靖知:「表兄可有把握定然能救出澤蘭?」

梁靖知才要說什麼,便見綠瀾從外頭進來回話,說:「二爺,人查出來了。」

梁靖知起身,對李勤道:「勤弟一起來吧。」

二人說著,便一同去了正堂,審問被抓住的丫鬟婆子還有小廝。

林若萱本想跟去,可是走到了偏廳卻忍不住朝著林芷萱住的東廂房看了一眼,林芷萱將秋蘿叫到了自己屋裡,到現在還沒出來。

林芷萱屋裡關著門,讓夏蘭給秋蘿找了個綉墩坐了,又讓夏蘭給秋蘿斟了杯茶,秋蘿趕緊起來接著,連聲道:「不敢麻煩姐姐。」

又謝過了林芷萱賜座賜茶。

林芷萱勸慰了她半晌,跟她道:「你別太擔心了,有你們家二爺和我姐夫在,他們一個在巡捕營,一個在刑部,要查出個投毒的丫鬟婆子想來不難,到時候你們家奶奶定然無礙。」

秋蘿謝過了林芷萱,林芷萱卻道:「我叫你來,是想叮囑你件事,三太太毒害我二姐姐的事,孟姐姐瞞了下來是有她自己的打算的,如今你將這件事情告訴了我二姐姐和姐夫,雖然是為了救孟姐姐,也無可厚非,但是等孟姐姐的事情查清楚了之後,就不要節外生枝了。」

秋蘿明白了林芷萱意思,急忙恭敬道:「是,我適才也是為了救我家奶奶一時情急,我家奶奶囑咐了千萬不能說的,我日後定然不會再跟旁人亂說了。」

林芷萱這才含笑應了。

晌午飯各自在各自屋裡吃了,福壽堂那邊沒動靜,但是林芷萱卻聽夏蘭說,李勤下午已經帶著抓到的婆子和丫鬟、小廝去了福壽堂。

林芷萱心中擔憂的,卻是還沒有消息的秋菊幾人。

夏蘭一直在外頭聽著動靜,說是申時老夫人便發了話,讓佛堂里跪著的孟氏回去了。

林芷萱終於鬆了一口氣,她知道,老夫人放過孟氏,更多的不是因為查出真兇的緣故,而是李淼生已經說服了老夫人和李梓安棄暗投明了。

一直等到申時,快到了晚膳的時候,夏蘭才歡喜地來報,秋菊幾個回來了。

林芷萱急忙放下了手裡的針線,果然看見秋菊、冬梅兩個手裡抱著兩大包袱禮盒的東西,歡歡喜喜地進來了,冬梅尤其高興,整個小臉兒都是紅撲撲的,指給林芷萱看。

「姑娘,這裡有白魁老號的門釘肉餅、星月樓的炸糕、南來順的烤鴨、恩元居的炒疙瘩、陳記的驢打滾、豌豆黃、糖卷果、梅園的乳酪……還有兩件瑞蚨祥的衣裳,還有這是給李家大姑娘去老鳳祥挑的銀簪,姑娘外頭可好玩了,唱戲的賣藝的耍把式的,什麼都有。姑娘什麼時候也跟著我們去看看吧。」

林芷萱瞧著冬梅絮絮叨叨說了這一大堆,眼睛亮晶晶的,也是忍不住佔了她的喜意,暫且將那些煩心事拋到了一邊。

秋菊也很是高興,也拉著給林芷萱看那些好吃好玩的,還說:「姑娘晚膳的時候少吃點,等我們晚上回來吃這個,真的可好吃了。姑娘放心,這些都是在店裡買的,那些外頭的看起來髒兮兮的,我和冬梅沒敢往回帶。怕您夏天吃了壞肚子。」

冬梅卻不滿道:「都是秋菊姐姐說姑娘嬌貴,可依我說,還是外頭街上賣的好吃,比店裡的好吃多了,有味兒!唔,除了豆汁兒,那東西難喝死了,我們還去吃了炒肝兒,那個叫元福的小廝是個北京人,他家就在大柵欄那住,哪裡的東西好吃,哪裡的東西好玩,他知道得可清楚了……」

林芷萱瞧著冬梅怕是又要說個不停,便塞了夏蘭給冬梅拉著說去,先問了秋菊:「此行可還算順利?」

秋菊正了臉色,卻還是掩不住眉眼間的笑意,道:「早晨去的時候,外頭守門的小廝攔著,但是後來有個叫元福的,說是讓我們給二奶奶送東西,我們上了他的馬車,守門的小廝才放了我們出去。

我們原本心裡還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這個元福是個什麼人,行事也頗為謹慎,但是我們在外頭也是不認不識的,沒別的辦法只能姑且用著他,卻只讓他拉著我們趕路,什麼也沒有跟他說,好在他也沒問。

只送了顧媽媽和春桃去了外頭的宅子,顧媽媽費了好一番口舌,那守院的婆子拿了銀票,才終於將春桃和顧媽媽留下了,我們這才出來說是去給大姑娘買首飾。

冬梅貪玩,那元福便也陪著我們逛了大半天,一番接觸下來,他雖然說話有幾分痞氣,看似不著調,卻不是個什麼有壞心的人,很是爽朗實在。冬梅喜歡他喜歡得緊。」

一旁的冬梅聽了秋菊說了這句,登時紅了臉,站起來朝著秋菊跺了跺腳:「姐姐胡說什麼?什麼喜歡得緊,你才喜歡得緊呢!」

冬梅一番話惹得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起來。

秋菊這才笑著道:「好好好,是我說錯話了,沒有喜歡得緊,討厭得緊行了吧?」

冬梅羞怒地哼了一聲,拉著夏蘭去西次間說話,不聽秋菊言語,還跟夏蘭說:「我藏了一串她最愛吃的冰糖葫蘆,打算給她,卻沒想到她這樣編排我,夏蘭姐姐,我給你吃,不給她吃了。」

秋菊聽了也是笑,卻並沒有去跟那小丫頭理論,只繼續跟林芷萱道:「最後我們塞了他不少銀子,他執意不收的,說不過是聽主子吩咐,出來辦營生,當不了這些賞,我卻勸他說雖然相信他的為人,但今日的事切不可對外說,他拿了銀子,我和我們家姑娘才能更放心些。他這才收了銀子,說拿著這銀子,得空姑娘想吃豌豆黃或是冰糖葫蘆了,可以讓他去買。很是有趣的一個人。」

林芷萱瞧著秋菊說起那個元福來也是滿眼笑盈盈的樣子,便跟著若有深意地笑著看著她道:「哦?他怎麼知道我想吃豌豆黃,還有冰糖葫蘆了?」

「啊?」秋菊不解其意地啊了一聲,才忽然想到了什麼,紅著臉嗔道,「姑娘也這麼壞,胡說什麼。」

林芷萱笑著大呼冤枉:「哎呦呦,我的姑奶奶,我說什麼了?你們這才出去一趟,就一個兩個的紅著臉回來,我還能說什麼?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秋菊的臉紅到了耳根,這才對沒正形的林芷萱跺了跺腳,跑開了,一邊嗔怪了一句:「再不在姑娘身邊伺候了。」

冬梅瞧著秋菊的模樣,卻哈哈地笑著從西次間里出來,指著秋菊道:「你這叫惡有惡報!讓你說我!姑娘真厲害,冰糖葫蘆和豌豆黃都給您吃!」

***

感謝有淚得天堂的打賞,感謝tinapan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另祝大家周末愉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