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六十八章 投明

第二百六十八章 投明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30 08:36  字數:2551

從前,林芷萱只是懼怕於皇權勢大,可是如今他既然敢動用私屬和巡捕營滅了血滴子,是否他真的有力扛皇權之勢呢?

再聽李淼生方才的言語,孟氏受罰是因為李家偏向皇帝之故,雖然還有很多事情林芷萱不知道,但是她隱約間猜到了些什麼。,李家昨夜發生的大事想來定然跟魏明煦有關。

自己若是想救孟氏,就只有斷了李家繼續效忠皇帝的念想。

林芷萱緩緩抬起了頭,擰眉凝視著李淼生,半晌才開口道:「您打算怎麼幫我呢?」

李淼生瞧著林芷萱沉著穩重的模樣,哪裡還有半點適才的無措和嬌羞,心中反而沉了沉,有幾分不好的預感:「我至少得知道,你和你哥哥究竟做了些什麼,我才能知道,該如何幫你。」

「做了些什麼?」林芷萱喃喃自語了一句,才凝視著李淼生道,「是我救了敬親王。」

李淼生聞言,也是終於斂了笑意,沉聲道:「怎麼救的?」

林芷萱道:「我幫他躲過了血滴子的追殺。」

李淼生的眉頭不禁緊緊皺了起來,默然盯了林芷萱半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三次!」林芷萱看著李淼生卻繼續道,「以至於梁靖義要派人在望都暗殺我和哥哥一行人。」

聽到了梁靖義的名字,李淼生微微瞪大了眼睛。

「且並非王爺脅迫。」

林芷萱瞧著李淼生的臉色,半晌才繼續道:「若說李家要殺了我,向皇帝表明忠心。可是,皇上會相信這一切僅僅是一個十四歲小女子所為嗎?我想皇上也不會只聽信李家的一家之言吧,定然會派自己的人去查。而梁靖義為了保住梁李兩家在望都買匪殺害我們的事情,大舅舅能查得到,皇上定然也能查得到。

梁靖義已經為了家族背叛過皇帝了。

所以,大舅舅,李家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作皇帝的股肱之臣了。」

半晌,李淼生才從林芷萱給他的震撼中恢復過來,開口道:「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我幫你毀屍滅跡,讓皇上再也查不出林家曾經幫過敬王爺,是嗎?」

林芷萱絲毫不懼地看著李淼生:「是。」

李淼生盯著林芷萱又沉默了半晌,許久才道:「丫頭,我想知道,你為什麼幫他?」

林芷萱看著李淼生,坦然道:「我沒有幫他,我只是在幫我自己。我想安安穩穩地活下去,想讓整個林家都安安穩穩地活下去。」

李淼生聞言微微詫異,許久唇角才又恢復了他如常的笑意,他所做的一切,又何嘗不是為了保住李家罷了,無論是李家人的性命安穩,還是李家的榮耀繁華。

「丫頭,你可能保證不會再有一人提起曲陽望都之事?」

「我能!」林芷萱復又補了一句道,「至少在當今皇帝駕崩之前。」

李淼生聞言眉頭微蹙,許久才終於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好,丫頭,你回去吧。」

林芷萱起身,對著李淼生躬身行了一禮:「謝大舅舅成全。」

見林芷萱終於出來,原本在東次間坐立難安的林若萱趕緊朝著林芷萱過來,上下打量著她,焦急地問著:「大舅舅找你什麼事?」

林芷萱對林若萱淡然一笑:「沒事,姐姐不要擔心,可去看過了黃姐姐?」

林若萱道:「去看了,還在睡著,小產最是傷身,總歸要好生休養些日子的。」

梁靖知見林芷萱出來,便想去見李淼生,卻不想正好看見李淼生從後堂出來,要往福壽堂去。

李淼生復又看了林芷萱一眼,卻並沒有說什麼,只對梁靖知道有什麼事情等他從老夫人處回來再說。

林芷萱也深深地看了李淼生一眼,他是個很精明的人,不用自己一句多餘的廢話,苦心去勸說解釋什麼。

因為他極懂得輕重緩急,他不需要知道那些細節,因為那些細節已經無關現在的大局。

或許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便是他知道了救魏明煦的人竟然是自己之後,心中便早已有了決斷吧。

李家,再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

林芷萱和林若萱、梁靖知回了秋爽齋,沒過多久,就聽聞李勤回來了,李勤先去佛堂看了孟氏,就直奔福壽堂去了。

但是福壽堂大門緊閉,李勤求見了數次,裡頭只傳出話來,說老夫人和老太爺、大老爺正在議事,不見人,讓他晚膳之後再來。

可李勤也是個愣頭青,一心擔憂著孟氏,早已經關心則亂。以為老夫人是故意不見他,便在福壽堂門前跪了,說是要一直跪到老夫人肯見他為止。

梁靖知和林若萱在秋爽齋里知曉了此事,也是頗為無奈,他又何苦這樣讓自己難堪呢?

林若萱道:「二爺不如去勸勸他吧,且先勸他回來。」

梁靖知卻看向了林芷萱:「三妹妹當真有把握保二弟妹無礙?」

林芷萱對梁靖知點了點頭道:「是,只要姐夫能儘快查出三太太的把柄。」

梁靖知點了點頭道:「好,我去趟福壽堂。」

福壽堂院子里種了兩株西府海棠,如今已經長滿了紅紅的果子。墜得一樹豐碩,日漸午時,天氣尤熱,李勤衣衫單薄,花崗岩石堅硬,不多時他額上便滲出了汗水。

李淼生從門窗的明紙上向外看了那孩子一眼,也是擰起了眉頭,當真是個倔強的性子。

老夫人卻沒有關心這樣一個庶子,只用力掐著佛珠,道:「怎麼會是那個丫頭!」

李梓安卻看了站在門旁的李淼生一眼:「你早就懷疑了吧。」

李淼生回神,轉過身來對李梓安行了一禮:「父親說什麼?」

李梓安道:「所以,你才會讓雲生去接回靖義的遺體。」

李淼生沒有言語。

李梓安嘆了一聲道:「罷了,罷了,這些年也是因為靖義的緣故,皇上才會對我們李家這般垂青。如今這個孩子不在了,李家也該過兩年平淡的日子了。」

老夫人聞言,卻道:「李家興盛這些年,是因為老爺和淼生在朝在野為皇上鞠躬盡瘁,怎得還都是那個孽障的功勞?」

李淼生微微擰眉,卻沒有出言反駁。在朝在野,願意為皇上鞠躬盡瘁的人遍地皆是,有才華有能力的人也不在少數。但是能有幸得皇上垂青,能有處施展自己的才華報復的人,卻寥寥無幾啊。

這才是梁靖義給李家帶來的好處。

老夫人忽然想到了什麼,眼神漸漸變得堅毅:「即便是依附於敬親王,李家也不是沒有繼續保享榮華的法子。」

感謝書友150513215005016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五更在周日,再說一次周日,周日,本周日!3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