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六十六章 錯節

第二百六十六章 錯節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29 13:17  字數:2333

孟氏聽著林芷萱的話,臉上卻是露出一個慘淡又無力的笑容來:「我也不曾幫過你們姐妹什麼,林姑娘不必介懷。只是有些看不過去的事情,又是舉手之勞罷了。我做那些事不過是為了自己心裡舒坦,不是為了求姑娘回報我什麼。」

林芷萱卻是蹲跪在孟氏身前沒有起來,只道:「我與二姐姐同孟姐姐此心,如今過來這一趟,也不過為求心安罷了,我姐夫已經去請李家二姐夫回來了,孟姐姐就是不為自己想,也要為姐夫和兩個孩子著想啊,若是老夫人真逼得二爺休妻,那純哥兒和歡姐兒怎麼辦?母親被休是多大的恥辱,難不成你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背負著這樣的污名長大嗎?」

孟氏被林芷萱三兩句話說得心神俱動,頗為絕望的閉上了眼,許久,才囁嚅道:「我也不知道,我也什麼都不知道啊。」

林芷萱聞言卻是詫異,孟氏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當時黃氏小產,太醫查出是有人故意為之,一屋子的人站在黃氏床前,老夫人瞧了屋裡的人一眼,便赫然叫了孟氏的名字,並將她叫入了福壽堂,讓她認罪。

孟氏自己都對此一無所知,老夫人連審都沒有審,查都沒有查,便一一羅列了她的罪名,語氣強硬篤定,根本不給孟氏解釋的機會,便將她罰跪佛堂,懺悔己過。

孟氏跪在這裡,想了半天,依舊不得其解,只是忽然睜開眼,對林芷萱道:「或許跟李家昨夜出的大事有關吧。」

這是孟氏能想到的唯一的解釋,她的為人,在李家這麼多年,老夫人不可能不知道她的心性和心胸,對她也是頗為喜愛,雖然後來皇上忌憚魏明煦之後,老夫人對她也冷淡了下來,但是孟氏也越發的規矩本分,事事以李家為先,老夫人雖然不說,卻還是很愛重她的。

可如今,老夫人忽然這樣果決地要置她於死地,除了昨夜李家發生的大事,孟氏想不出別的原有。

昨夜到底發生了什麼?

若是她能知道昨夜究竟出了什麼事,也不至於今日這般一籌莫展了。

玉漱院里,大奶奶吃了葯已經昏睡了過去,大太太也跟著驟然失子的黃氏哭了兩場,如今見黃氏終於安頓了下來,才出了她的屋子,回了宏福堂,恰遇見李淼生從外面的書房回來。

李淼生瞧著大太太紅紅的眼,也是嘆了一聲道:「那孩子好些了嗎?」

大太太點頭應著:「才吃了葯睡了,奇兒在旁邊陪著。」

李淼生點了點頭,進了正堂,大太太這才問道:「老爺,您說這件事情真的是澤蘭那孩子乾的嗎?我聽著姑母這樣說的時候卻是嚇了一跳,澤蘭那孩子不像這樣的人。」

李淼生讓大太太坐了,才嘆了一口氣道:「娘罰勤哥兒媳婦,與這件事情無關。你讓人,把林家的那個丫頭找來見我,我有話要問她。」

福壽堂里,李梓安也終於下了朝回了府,一回來便聽說了家裡的事情,李梓安朝著盤腿坐在彌勒榻上閉眼捻著佛珠的老夫人道:「你這是要選擇皇上了?」

老夫人緩緩睜開了眼,雙手合十,默念了一句阿彌陀佛,才對李梓安道:「無論如何,靖義在皇上跟前效忠了這麼些年,如今他死了,皇上還是會顧念他替皇家忠心耿耿這麼多年的功勞和苦勞,自然會善待李家的。」

李梓安道:「那你就不怕敬親王?」

老夫人道:「皇上和敬親王相比,我還是更相信皇上,畢竟當初八王奪嫡,險象環生,是他登上了皇位。」

李梓安道:「可是,他老了。」

老夫人凝視著李梓安道:「是,他老了,但是他是老在了皇位上,二十年過去了。他的手段,想來不會比二十年前弱。二十年前,我的老姐姐曾經給我遞迴來一句話,說他是義親王選的人,讓我們李家拚死去效忠他。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連當初捧他上位的義親王都鬥了下去,就足證,義親王的眼光沒有錯了。」

李梓安緩緩地點了點頭:「希望皇上,能護得住我們李家吧。畢竟敬親王,也不再是二十年前皇城奪嫡時那個無依無靠的孩子了。」

老夫人道:「既然如此,梁家呢?你打算什麼時候跟梁家說。」

李梓安道:「皇上那裡還沒有收到消息,我們這麼早跟梁家通了消息,難免惹人懷疑,還是等皇上先遞下話來,再跟致遠說吧。」

李梓安的話還沒說完,卻忽然想到了什麼,看向了老夫人,老夫人也是震驚地看了李梓安一眼。

秋爽齋里,梁靖知已經回來,屋裡卻只有林若萱一個慌張無措地看著門外,瞧見梁靖知回來,林若萱才匆匆迎了上來:「怎麼樣了?」

梁靖知道:「已經派人去通知勤弟了。若萱,我竟不知家裡還出過這樣的事,李家雖然人多,說是可以照應,可裡頭卻是一團亂麻,依我看,你還是回咱們自己的宅子里養胎更好些。過兩天我就跟老夫人提這件事。」

林若萱瞧著梁靖知擔心,聽了他的話也是心中安暖,卻道:「我如今這不是沒事嘛,二爺就不要擔心,只是李家二奶奶的事,二爺有沒有法子,能幫幫她?」

梁靖知默然良久,才道:「她於我們有救命之恩,自然該幫忙,我已經派人去細查那些傷胎的東西是如何進的李府,還有廚房丫鬟小廝了,想來用不了多久,就會有結果。」

林若萱聽著,這才放了心,梁靖知的眉頭卻依舊緊緊擰著,他總覺得這件事情或許沒有那麼簡單,還有李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適才去問了李奇和李丘,他們兩個也是對家裡的事情一無所知,三老爺晨起便離了家,如今或許只能去問大老爺了。

梁靖知正和林若萱說著話,卻忽然瞧著大太太屋裡的小丫頭匆匆的過來了,對林若萱道:「梁二奶奶,大太太請林三姑娘即刻過去一趟。」

林若萱的心猛地一顫,只問:「大太太找我三妹妹有什麼事?」

那丫頭道:「這個奴婢也不知道,大太太只說讓林三姑娘即刻過去一趟,說是有話要問她。」

感謝春分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