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六十五章 盤根

第二百六十五章 盤根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28 15:44  字數:2230

林芷萱聞言深深地看了秋蘿一眼,梁靖知卻挑著眉看了林芷萱一眼,不明白秋蘿話里的意思。

林芷萱已經穩了心神道:「秋蘿,你別著急,你先起來。」

秋蘿卻一味哭著:「不,要是梁二爺和梁二奶奶不去救我家奶奶,我就不起來。」

林若萱有些無措地看向梁靖知,梁靖知依舊沒有說話,林芷萱給夏蘭使了個眼色,夏蘭和綠瀾將屋裡的小丫鬟都遣了出去。

林芷萱這才站在林若萱身邊對秋蘿道:「秋蘿,你在李家的時日比我們都長,你該知道老夫人是何等的精明,若是上次,李二奶奶將三太太害我姐姐的事情與老夫人說了,如今你能想到的事情,老夫人又怎會想不到。可是老夫人卻將李二奶奶關了起來,這其中定有她的道理。若是不知道這其中的癥結所在,你再著急也是沒有用的。」

秋蘿聽了林芷萱的話,才忽然想起了什麼來:「我們家奶奶上次沒有跟老夫人說是三太太對梁二奶奶下的手,反而替三太太遮掩了些許,會不會是因為這個,老夫人才沒想到是三太太,所以才當是我們家奶奶?」

林芷萱詫異道:「你說你們家奶奶替三太太遮掩?」

秋蘿聽了林芷萱這樣問,急忙道:「我們家奶奶也是為了梁家和李家好,三太太只是為了對付大太太拿對牌,不是真心要害梁二奶奶的,所以我家奶奶怕梁李兩家不合,才替三太太瞞下了這件事。」

梁靖知對林芷萱道:「老夫人不會猜不到這事,她既然指了綠瀾來若萱身邊,便是懂了二弟妹維護的意思。」

林芷萱點了頭,上前對秋蘿說:「你先起來,這件事情怕是沒你說得那麼簡單,你可一直跟著你們家二奶奶?能不能把事情詳細說給我們聽。」

夏蘭急忙上前去扶,秋蘿聽了林芷萱的話,這才借著夏蘭的手,站了起來,卻對林芷萱無奈地搖了搖頭:「老夫人當時沒讓我在裡頭伺候,我也不知道老夫人和二奶奶究竟說了些什麼。」

梁靖知道:「無論如何,我先派人去將勤表弟叫回來。」

林芷萱和林若萱都點了點頭,梁靖知先出去了。

林芷萱這才上前來問秋蘿:「我聽你言語,也知道你們家奶奶是個明白人,難道她被老夫人罰去佛堂就再沒有跟你說過什麼嗎?」

秋蘿哭著道:「我當時不相信老夫人的話,也跟著二奶奶去了佛堂,自然問過二奶奶,可二奶奶只跪在那裡,說她沒事,讓我不要管她,也不要替她求情。可是,可是林姑娘,梁二奶奶,我怎麼能不幫著我們家奶奶,我們家奶奶是那樣好的一個人,她不會幹出這樣的事的,況且我是她身邊的大丫鬟,連我都不知道,二奶奶怎麼會知道,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來呢?」

林芷萱聽著秋蘿的話,越發擰起了眉頭,只道:「你說你可以去佛堂?二奶奶沒有被人看起來?」

秋蘿搖著頭道:「沒有,佛堂沒有人,就只有二奶奶自個兒跪在那裡,原來我要跟她一起跪的,她讓我回去,不用陪著她受罰,我就想著要找人來救二奶奶,才離開了。」

林芷萱想了片刻道:「姐姐,你留在這裡等姐夫,我想我還是去佛堂見李家二奶奶一面的好,否則咱們只在這裡瞎猜,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麼事。」

林若萱拉著林芷萱道:「你……你去?要不讓丫頭去就行了。」

林芷萱輕輕拍了拍林若萱的手,安慰道:「姐姐別怕,聽秋蘿話里的意思,如今家裡的人倒是都顧不上李家二奶奶,如今老夫人的眼盯著大奶奶屋裡,我去一趟不會有事的。況且若是遣了丫鬟去,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誰的人,還不如我親自去問得清楚。再者說,我畢竟不是李家的人,老夫人也不會對我怎樣的。」

林若萱聽了林芷萱的話,也是再沒有辦法,況且她相信林芷萱素來機敏,便終於點頭,放她去了。

林芷萱由秋蘿引著路,領著夏蘭匆匆往佛堂去了。

林芷萱路上才問秋蘿:「你們家奶奶知道了我屋裡的事?」

秋蘿見問,本有幾分猶豫,卻終究道:「是,我們家奶奶懂醫術,那日姑娘請人去給屋裡的丫頭看病,我們家奶奶查了您屋裡丫頭喝的藥渣子,知道了是固本安胎的葯。

可是我們家奶奶從沒有想害過林姑娘,反而囑咐我好生把藥渣子處置了,還說姑娘小小年紀就要擔驚受怕安排處著這樣的事,也很是心疼姑娘,還讓我囑咐了我們二奶奶的小廝,若是姑娘的人想出去,就儘力幫襯著。

今兒早晨姑娘屋裡的幾個丫頭打著大姑娘的旗號要出去,卻不知道大姑娘總是這般胡鬧,外頭的小廝早得了大太太的吩咐這樣的事要攔著,是曾經受了我們家奶奶恩惠的元福出來,說是得了我們家奶奶的吩咐,要去孟家給我們家太太送東西,守門的小廝才放了人。」

林芷萱心中也是攪起了一番波瀾,倒是沒曾想,自己在不經意之間竟然已經欠了孟氏這麼大的人情了。

林芷萱和秋蘿、夏蘭去了佛堂,果然這裡空無一人,只有孟氏一個跪在李家的佛堂前,雙眸微閉,虔誠誦經,彷彿她不是在受罰,而就是來禮佛的。

秋蘿已經跑了上去,喚著孟氏:「二奶奶,林姑娘來救你了。您快跟林姑娘說說究竟出了什麼事。」

孟氏睜開了眼,瞧見站在她身側的林芷萱有幾分詫異,卻是嗔怪地看了秋蘿一眼,才對林若萱道:「難為林姑娘跑這一趟了,都是秋蘿多事,自作主張,還請姑娘回去吧。」

林芷萱瞧著孟氏不欲多言的樣子,卻是躬身給孟氏行了個蹲禮:「阿芷初來李家不懂規矩,難得孟姐姐多次相助,阿芷銘記在心。阿芷雖然不才,卻也有兩分小聰明,或許能幫姐姐出個主意,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還請姐姐詳細說與我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