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六十一章 死訊

第二百六十一章 死訊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27 00:02  字數:2517

福壽堂中,燈影幢幢,映得屋裡的人都面色鐵青。

老夫人端坐在彌勒榻上,老太爺李梓安擰著眉頭,背著手在屋裡走來走去。

李淼生坐在東邊的太師椅上,一向慈愛帶笑的面容此刻也是愁雲密布。

李雲生站在西側,瞧著一屋子不說話的人,忽然上前邁了一步,神色堅毅:「我去一趟保定!」

老夫人冷聲喝道:「你胡說什麼!」

李雲生凝視著老夫人,絲毫不讓:「當初是我養大了靖義,是我將他送上了這條不歸路,如今也該由我把他領回來。」

老夫人道:「你要是敢去,就再也別想進李家的門!」

李雲生道:「靖義身上淌的難道就不是李家的血,他再怎樣也是你的外孫,難不成要看著他埋骨異鄉,背著流民叛匪的名,做孤魂野鬼嗎?」

老夫人恨然看著他道:「敬王爺一路從曲陽追殺他到保定,血滴子的人被殺的一個不剩,連個傳遞消息的人都沒了。現在誰去給他收屍,就是去給他陪葬!你要拿整個李家,給你養的那個孽障陪葬嗎?!」

李雲生瞧著那個冷血無情的老夫人,又恨恨然上前了一步,李梓安一把拉住了雙目通紅的李雲生,喝道:「你想幹什麼?眼中還有沒有尊卑,竟然敢屢次頂撞你母親!」

李雲生見李梓安開了口,才堵著氣,咽下了嘴裡的話。

屋裡一陣寂靜。

半晌,李淼生終於開了口:「依我看,倒是可以讓三弟去一趟保定。」

聽了李淼生如此說,老夫人卻並沒有吭聲,只看著李淼生,擰起了眉頭。

李淼生不徐不急地道:「娘說過,敬王爺將血滴子的人全殲,殺得連個傳遞消息的人都不剩,那麼靖義的死訊是誰傳回來的?」

老夫人和李梓安聽了都是心中發寒。

李淼生繼續道:「若靖義的死是血滴子的人傳的消息,第一個知道的該是皇上,皇上若是知道了這事,定然會先告訴爹。可如今第一個知道消息的卻是三弟。」

李梓安震驚道:「你是說,這消息是敬王爺傳回來的?靖義的身份,難不成被識破了?」

李淼生緩緩點頭:「不僅如此,想來靖義與三弟的聯繫也已經被王爺查明了。」

李雲生上前一步,對李淼生道:「這不可能!」

李淼生平靜地看著李雲生:「那如何解釋這消息的由來?」

李雲生道:「或許,或許是靖義臨死之前……」

李雲生漸漸禁了聲,的確只有李淼生說的那一種可能。魏明煦已經什麼都知道了。

李梓安瞧著兩個兒子一眼,復又將眼神投向了李雲生:「那依你看,王爺是什麼意思?」

李淼生道:「還不好說。但至少將靖義的死訊傳給李家是對李家的一個警告,可警告之後是斬草除根,還是有意招攬,就不得而知了。」

老夫人看著李淼生:「有意招攬?斬草除根?」

李淼生看著老夫人道:「除了這兩條路,李家沒有第三條路可走。」

老夫人問道:「他敢?」

李淼生淡淡一笑:「皇上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暗殺軍功赫赫的親王,王爺敢領著巡捕營全殲皇上的血滴子。想來都不會是意氣用事,必有後招,這兩位哪一個都不是一點把握也沒有的。」

福壽堂的門被吱呀一聲打開,大太太捧著茶壺進來,屋裡的氣氛壓得人窒息。

大太太沒有抬頭,一句話也不敢說,只是上前,一一給李梓安、老夫人、李淼生和李雲生斟了茶,然後靜靜立在了李淼生身後。

燭光搖了搖,而窗外明明沒有風,一夜之間,梁靖義的死訊讓李家不得不面臨一個異常艱巨的抉擇。

皇上,還是魏明煦。

臣服,還是滅亡。

如果做出了選擇,又該有什麼樣的動作。

能決定李家的命運的幾個人都默然或坐或站,卻沒有人說話。

大太太不知道出了什麼事,站在那裡有幾分局促和坐立難安,李淼生看了大太太一眼,安慰地對她點了點頭,示意她不要怕,這才終於開口,打破了僵局:「離王爺回來畢竟還有幾天時間,爹娘可以再仔細斟酌斟酌,我也還有些事情沒有弄明白。不過三弟倒是可以啟程,先去保定了。」

李梓安聽了李淼生的話,終於緩緩點頭道:「姑且這樣吧,雲生,你明日出發。」

李淼生對著李梓安躬身抱拳行了一禮:「是。」

老夫人卻是十分疲憊的用手按了按頭,都是李雲生養出了梁靖義,惹出的這些麻煩:「我累了,你們先去吧。」

李淼生和大太太,李雲生都起來給老夫人還有李梓安行禮告退,李梓安點了點頭,任他們幾個離開。

才出了福壽堂的門,李雲生就擰著眉瞪了李淼生一眼,李淼生張嘴要說什麼,李雲生卻一言不發地冷著臉走了。

大太太瞧著李雲生桀驁不馴的神色,擰了眉頭,才焦急地看向李淼生:「到底出什麼事兒了?」

李淼生看了大太太一眼,從容地道:「回去再說。」

李雲生住的鴻鵠苑裡,三太太正沒心沒肺地跟她的大丫鬟靈犀說話:「你那東西還在給她用著?」

靈犀答著:「一直在用著。」

三太太擰眉道:「不是說她胎像不穩嗎?怎麼這麼些天了還沒有動靜。」

靈犀道:「太太,我瞧著這道士給的葯根本就不管用,您瞧上次給梁家二奶奶用了那許多,也沒個動靜,大奶奶還說懷象不好呢,這都兩三天了,也還這樣。」

三太太擰著眉頭道:「不應該啊,雖說這葯慢,卻也不至於這麼慢吧……」

三太太的話還沒說完,李雲生推門進來,三太太這才住了口,上前去問道:「老爺回來了?今兒這是出什麼事兒了?」

李雲生瞧見靈犀在屋裡,只喝了一聲:「出去!」

三太太瞧見李雲生帶了火氣,也是趕緊給靈犀使了個眼色讓她先下去了。

這陪著笑才上前去細問:「老爺這是怎麼了?這麼大火氣,可是外頭出了什麼事?」

李雲生瞧見三太太堆了笑的臉,氣就不打一處來,只冷聲道:「給我準備準備,我明天去一趟保定。」

三太太吃了一驚:「去保定做什麼?」

李雲生冷聲道:「與你無關!這幾天給我安分一點,別惹事。」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