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五十九章 剿匪

第二百五十九章 剿匪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25 08:11  字數:2444

春桃用了那大夫的幾副葯,胎像終於安穩了下來,林芷萱和林若萱都略放心了些。●⌒,

只是林芷萱已經進京大半個月了,卻依舊沒有一點魏明煦的消息,林芷萱心中越發的焦急。

才用過了早膳,林芷萱和林若萱正想像往常般回去,卻聽見外頭丫鬟通傳,說大姑娘和二姑娘回來了。

話還沒傳完,林芷萱便看見兩個姑娘一前一後地進來了。

前頭那個穿了一身淡紫的如意雲紋衫,配了條輕羅百合裙,盤了個隨雲髻,戴了一支菊花紋琺琅彩步搖,模樣十分的明麗動人。

後頭那個年紀略小些,穿著一身白玉蘭散花衫,水紋八寶立水裙,扎著垂髫分梢髻,頗有些俏皮可愛。

老夫人瞧見兩個孫女,不苟言笑的臉上也終於帶了些喜色,應了一聲:「終於肯回來了?」

大姑娘李婧、二姑娘李妍都是盈盈上前給老夫人先行了禮,問了祖母的安,李婧才上前繞在老夫人膝邊:「怎能不回來,在外祖家只一味想祖母了,成天都是歸心似箭,可難為汐表妹怎麼都不捨得我們兩個回來,姨媽又一味的讓多住兩天多住兩天,才拖到這個時候,這不是一回來,連娘屋裡都沒去,就先來給老夫人請安了嘛。」

老夫人唇角微微帶著笑道:「都聽聽,這嘴上跟抹了蜜似的,明明是假話我聽著都跟真的似的。」

李婧笑著道:「哪裡是假話,婧兒這一字字一句句都是發自肺腑的。」

老夫人卻是不信她,只來問文文靜靜站在李婧身後的李妍:「你說說,你們是怎麼捨得回來的?」

李妍掩著嘴笑道:「還不是大姐姐昨兒在廖家聽說,敬親王在外剿匪大成,不日就要回京了,她才在廖家再也待不住,趕緊著回來了。」

李婧聽了李妍這話羞得滿面通紅,直氣得起來要撕她的嘴,一邊嚷著:「小蹄子你胡說八道。」

李妍只趕緊躲到了大太太身後去,大太太自然是護著她,一家子的人都知道,李婧是在老夫人身邊長大的,老夫人也是有意將她嫁進王府的,故而聽李妍這樣說起來,家裡人也只不過跟著笑,卻沒有多說什麼。

林芷萱瞧見這一樁,心中卻是波濤萬千。

他又去剿匪了,去哪兒剿匪,剿什麼匪,悍匪嗎?

林芷萱正在那裡站著神遊天外,李婧卻已經被大太太攔著站住了,這才瞧見了林芷萱,卻是從未見過,便上前去打量著林芷萱:「這位妹妹就是梁家二嫂嫂的三妹妹吧。」

林芷萱瞧見她來與自己說話,也只得笑盈盈地上前跟她見了禮,互稱了姐姐妹妹。

李婧卻拉著林芷萱對老夫人道:「祖母,當真南方的風水養人,我只瞧著梁二嫂嫂就只當這就是江南的美人兒了,如今瞧見芷萱妹妹,才知道天外有天,您瞧這模樣,這身段,倒是將廖家的二表妹都比下去了。」

林芷萱謙讓著:「姐姐謬讚了,姐姐姿容明艷,氣韻恬雅高貴,才是阿芷見過的最好看的女子。」

李婧聽了頓時喜笑顏開,瞧著林芷萱也越發親昵了幾分。又問起林芷萱如今的吃住以及江南的見聞。

大太太瞧著她們兩個熱絡起來,便言道時辰不早了,讓李婧出去鬧,好讓老夫人再歇息歇息。

老夫人卻瞧著林芷萱三言兩語就收服了李婧,心中莫名的氣悶,卻是恨李婧雖然從小在自己身邊長大,常被自己調教,卻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家裡的人對她倍加寵愛,慣出她些驕縱浮躁的性子來。

林芷萱一眼便看透了李婧,這樣高傲輕狂的女子千萬不可搓其鋒芒,否則定然會被她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再沒有好日子過。

但是要想收服她也容易,不過多說兩句好話,哄著她,讓著她,贊著她,捧著她,在她面前示示弱,就能得其庇護,將她所知道的和盤托出了。

老夫人縱然心中不滿,卻並沒有說什麼,只任她們去了。

李婧問著林芷萱住在哪裡,住得還慣,林芷萱便邀著她還有李妍一同去自己的住處小坐。

李妍和李婧都欣然應了,便在林芷萱屋裡坐了下來,不過一頭晌,林芷萱便和李婧熟絡了起來,李妍比李婧單純可愛得多,自然更是對林芷萱頗有好感。

畢竟心之所系,李婧不過兩句話就跟林芷萱說起了魏明煦的事。

林芷萱見她提起,才狀似無心地問了一句:「不是聽說敬王爺在江南賑災嗎?怎麼又去剿匪了?」

李婧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前些日子聽說一直跟在敬王爺身邊的應郡王的第三子前些日子倉皇逃回京城,說敬王爺在曲陽遇襲,當時九門提督派了好些巡撫營的人跟著應郡王的兒子去了曲陽。」

李妍也是頭一回聽說,探著腦袋問著:「然後呢?」

李婧裝腔作勢,頗有些傲然自得這件事情只有她清楚,便說書似的繼續跟林芷萱還有李妍說了起來:「然後這一去就沒了音訊,如今那邊的人都還沒回來,誰也不知道那裡的情形,直到昨天,我才從玉菡表妹那裡知道,原來王爺帶著巡捕衙門的人去剿匪了,就是那一夥險些害了王爺的匪徒。」

剿匪。

那一夥險些害了他的匪徒。

林芷萱的心頭熱熱的,忽然想起了那日從曲陽回京時遇見的悍匪,那隻來無影去無蹤的人,想必定然是他的人吧。

他想必已經聯繫上了他的私屬了,只是他卻沒有回來,反而留在了曲陽。

「那,結果呢?」他剿匪,剿的是血滴子,剿的是梁靖義啊。他,成了嗎?

李婧瞧著林芷萱彷彿聽人說了書,擔驚受怕的模樣,笑著道:「王爺戰無不勝,自然是全殲悍匪,不日就要回京了。」

「全殲悍匪?」林芷萱卻有些不敢確定這個「全殲」的意思。

李婧笑著道:「你就放心吧,王爺是久經沙場的人,幾個小小的悍匪算得了什麼……」

說著便又跟林芷萱說起了魏明煦當初南征北戰的逸聞軼事。

林芷萱含笑聽著,點頭應著,思緒卻越飄越遠。

***

感謝譚萬力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新的一周,繼續求票求賞求訂閱,祝大家太太好心情~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