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五十八章 側妃

第二百五十八章 側妃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25 08:11  字數:2327

「可是……」秋蘿還是放心不下,「可是那肚子終有一天是要大起來的啊,孩子還要生產,在這李府里怎麼能瞞得過人?」

孟氏頓了頓手裡的針:「想來林姑娘自然會找機會將人送出府去的吧。唉,也可憐那丫頭,小小年紀,還要擔驚受怕去籌謀這樣的事情,你好生看著,若是她想尋著機會出門,小廝打點上,你可以讓咱們的人多少幫著她些。」

秋蘿擰著眉頭道:「奶奶!您讓我費了這麼大功夫去查她,這查出來了不但不去跟老夫人告發她,竟然還要幫著她。」

孟氏聽了綠蘿的話倒是抬起了頭,緩緩放下了手裡的針線,聽著窗外夜雨:「我為什麼要告發她,告發她於我有什麼好處?她也不過是個客居在李家的姑娘,不礙著我們吃,不礙著我們穿,我不過是家裡庶出二爺的奶奶,也沒有什麼權給她來爭奪,她又不是要來害我,我何苦去害她呢?」

秋蘿道:「那您讓我費了這大半天的功夫到底是圖什麼?」

蒙氏淡淡笑著,自己動手取下了桌子上燈盞上的罩子:「秋蘿,你猜在這李府里,我最敬佩的人是誰?」

秋蘿擰著眉頭:「那自然該是最精明威嚴的老夫人了。」

孟氏從針線簸籮里取了剪子,輕輕剪了燈芯,讓燭火更明亮些,復又罩上了明紙的罩子:「是公公。」

秋蘿詫異道:「大老爺?」

孟氏點頭:「這府里的事,我可以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但是心裡一定要明白,這樣才能少說錯話,少做錯事。過我的安穩日子,護住我想護的人。」

秋蘿瞧著孟氏給純哥兒輕輕的掖了掖被角,似是明白了什麼,卻還糊塗著:「就像,二奶奶幫三太太悄悄處置了那些把柄一樣?」

孟氏瞧著秋蘿還算通透,便耐著心繼續教著她:「是。我雖然去跟老夫人說有人要害梁家二奶奶,卻沒有說是三太太要動的手,反而幫著三太太藏起了她的狐狸尾巴,你說,這是為什麼?」

秋蘿想了想道:「這樣老夫人雖然懷疑,卻沒有把柄,就不會貿然找三太太跟二奶奶對質,老夫人會護著二奶奶不讓人知道,三太太就不會知道是二奶奶察覺的,也不會覺得是二奶奶壞了她的好事,自然不會來找二奶奶的麻煩了。而且老夫人還將綠瀾指給梁二奶奶,梁二奶奶的孩子也就不會再輕易出什麼岔子了。」

孟氏笑了笑:「你說的對,畢竟是一家人,一個屋檐下住著,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總歸是和和氣氣的好,哪怕只是面子上的和氣。

況且,若是這件事情貿貿然被我鬧了出來,一旦被梁家知道了,我們李家將梁家的宗婦接進府來,卻要害了她的孩子,即便是孩子沒事,也是要跟李家結疙瘩的,到時候,老夫人要責怪的就不僅僅是三太太,還有我這個不懂事的孫媳婦了。」

秋蘿一臉的沮喪懊惱:「難為奶奶想得這樣周到,我可想不了這些。」

孟氏瞧著純哥兒睡熟了,便輕輕地抱起了他,將他放到床上去睡,又給掖起了帳子,免得自己的燈光晃著他。

才復又回去,坐在了炕上,繼續做自己的針線,一邊也讓秋蘿坐了,幫著自己認針理絲線。

「奶奶又在給大姑奶奶做葯囊嗎?」

孟氏點頭笑著:「是呀,一到了這個季節,大姐姐的喘症總是會發作,雖然小時候父親用了那麼些藥方子,算是治好了,卻總也除不了根。每年一到了換季的時候,就要不舒坦兩天。」

秋蘿卻笑著道:「大姑奶奶是敬王府的側妃,又那般得王爺的寵幸,連敬王府的後宅大權都是交在大姑奶奶手裡,大姑奶奶身子不舒坦自然有太醫圍著,奶奶您又何苦每年這樣辛苦自己。」

孟氏聽了秋蘿的話,不但沒有半分開心,反而愁眉緊鎖:「我們家不比大奶奶、大太太家,父親不過是個江湖郎中。

小時候也是為著給姐姐治病才學了這一身醫術,成了大夫,當時巧得在軍中給敬王爺治傷瞧病,得了王爺的賞識,才被王爺扶著進了宮當了太醫,與京城那些顯貴人家是沒法比的。

父親為了謝王爺知遇之恩,將姐姐送進了王府里當侍妾,姐姐能一步步走到今天,你當她過得容易?

王府里那些女人,哪個出身不比她高貴,卻偏偏要屈居她之下,怎會甘心?王爺沒有正妃,將府里的瑣事交由姐姐打理,是對姐姐的信任,卻不知體諒她這其中萬般的難處。

便是有了病痛,姐姐怕也只會忍著,你還指著她大張旗鼓地成日里進宮請太醫,落人話柄口實嗎?」

秋蘿苦著臉:「瞧奶奶您說的,好似大姑奶奶當著這個敬王府後宅的主子倒像是在遭罪似的。」

孟氏道:「你當那些人前的顯貴,怎麼就不是在人後遭罪了?咱們二爺雖然是庶出,也不過在九門步兵衙門做個小吏,卻是真心待我,我若有個病痛,他比誰都憂心體貼。況且還有純哥兒和歡姐兒在膝下,日子總歸是有個盼頭。姐姐呢,王爺常年在外,不是打仗,就是賑災,成年家連面都見不上,姐姐膝下連個孩子都沒有,也不過是在跟後宅的那些女人們斗著熬著罷了。」

孟氏說著已經將手裡的葯囊縫好了,遞給了秋蘿:「你明兒就讓小廝送回我家去,說是給太太的,我娘收了自然知道是給大姐姐的,會再差人給姐姐送去。」

秋蘿收了,一邊還嘟噥著:「總是這樣麻煩,直接送去敬王府又能怎樣。」

孟氏瞧著她擰了眉頭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皇上忌憚敬親王。當初皇上對敬親王百般拉攏重用的時候,我嫁進了李家,老夫人讓我多和姐姐來往著。如今朝里的形勢變了,咱們又怎能不跟著變呢?」

秋蘿道:「那老夫人還留著大姑娘不嫁,想著要將她嫁進敬王府呢。」

孟氏的神色又沉了沉,頗多了些憐惜與無奈:「大姑娘的事,就是另一回事了。」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