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五十六章 曲折

第二百五十六章 曲折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24 05:05  字數:2487

「姑娘,我真的起不來,大夫,我要大夫……」春桃躺在床上捧著肚子哭著,好在還沒有見紅。

林芷萱卻冷聲道:「若是你還想保住這個孩子,就給我閉上嘴,趕緊起來,秋菊和冬梅會扶著你,不過兩步路,若是你實在走不到,那我只能有負二哥哥所託了。」

春桃聽著林芷萱沒有一絲商議餘地的話,只得掙扎著爬起來。秋菊和冬梅一邊一個,扶著她快步往林芷萱屋裡去了。

玉蕊瞧著趴在門邊看了半天的邱媽媽,揚聲道:「媽媽在看什麼?」

林雅萱也聽見了動靜,瞧著一邊擦著手一邊回到林雅萱床邊的邱媽媽。

邱媽媽只道:「也不知出了什麼事,只瞧見方才三姑娘將春桃帶回了屋裡,倒是彷彿許久沒見春桃了,她如今竟然胖了成這個樣子。」

林雅萱挑眉看著邱媽媽:「胖了?」

「是,胖了許多。」

林芷萱將春桃安頓在自己床上躺了,一邊吩咐了冬梅好生照看著她。又讓秋菊去取自己的銀匣子來,正說著顧媽媽從外頭回來了。林芷萱與她們都交代好了事情。

不多時外頭的婆子就說領著大夫來了,林芷萱和秋菊過去,對那婆子道:「畢竟我是身邊的大丫鬟,我也十分擔心,就一同過去瞧瞧。」

那婆子趕緊應著,在夏蘭屋裡架起了屏風林芷萱等在屏風後面等著,顧媽媽在夏蘭床邊陪著,卻好言哄得那婆子由秋菊陪著去了耳房喝茶。

那婆子如今也是知道了林芷萱與魏雪安的淵源,林芷萱的吩咐她怎會不聽,便和秋菊出來了,一邊十分殷勤地跟秋菊說著話。秋菊跟她打聽著這府里的事,那婆子便當時林芷萱故意引得秋菊來跟她打探府里的事情的,便也樂得給林芷萱這個面子,對於秋菊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那婆子說著府里的熱鬧事,跟秋菊講得眉飛色舞,便全然忘了外頭的大夫。

林芷萱瞧著那大夫給夏蘭診了脈,林芷萱在屏風後問了如何。

大夫只道:「可能是一路奔波有些疲累還沒有調養過來,需要靜養些時日,倒是不礙事。開一副溫補的葯就好。」

大夫讓給他背著藥箱的小葯童準備了筆墨,正在寫藥方,林芷萱在屏風後問:「大夫能不能也去幫我二姐姐診診脈?」

那大夫恭敬道:「不知道姑娘的二姐姐是哪一位?」

林芷萱道:「便是李府的梁二奶奶,她懷著身孕,將我從杭州千里迢迢請來陪她,我很是不放心她的身子,聽說大夫醫術精湛,也想請大夫給她看看。」

那大夫急忙道:「哎呦,既然是李家的二奶奶,還懷著身孕,這樣尊貴定然是要請太醫來看的,我不過是個普通的醫館大夫,怕是世道不精,耽誤了二奶奶啊。」

林芷萱笑著道:「尋常二姐姐自然是請太醫來看的,不過總是請那一個太醫來看,又總說沒有大礙,可我卻瞧著二姐姐身子不爽的樣子,便想著再多請一個大夫看看也是無礙的,你只管看了開了方子給我,我自然會再請太醫看一遍,大夫,您能懂我的意思嗎?」

那大夫聽得出了一頭冷汗,林芷萱話里的意思明明是說她擔心李家有人對二奶奶的孩子不利,所以請了她過來,又怕太醫也是糊弄人的,所以請他來再給診一次脈看個究竟。

只是這樣的事,若是真的被他瞧出什麼來那可如何是好,那大夫聽了便只猶豫起來:「這個……」

林芷萱道:「我瞧瞧地領著大夫去,如今二姐姐在我房裡,您對外只說給我屋裡的丫鬟瞧了病,跟夏蘭一樣沒有大礙。銀子上的事,若是能幫二姐姐保住了這個孩子,我和二姐姐都不會虧待了大夫。只要您不對外說,就沒有人會知道。」

林芷萱說著,讓顧媽媽將預備好的一百兩銀子的銀票給了大夫,那大夫瞧見了銀票兩眼放光,便收了銀子點頭答應了。

顧媽媽和林芷萱悄悄領著大夫往自己屋裡去。

那婆子在耳房裡正好背對著門,也看不見外頭的情形,秋菊卻對著林芷萱遙遙點了下頭,才打起精神來使勁兒跟那婆子聊著。

邱媽媽隔著窗看著,對躺在床上的林雅萱道:「三姑娘屋裡帶了個人來,背著藥箱,像是個大夫。」

林雅萱擰了眉頭道:「她請大夫幹什麼?誰病了嗎?怎得還要這樣鬼鬼祟祟的。邱媽媽一會兒那大夫出來,你去給我打聽打聽是誰得了什麼病。」

「哎,我知道了姑娘。」

那大夫進了林芷萱屋裡也不敢多看,只趕緊給床上放下了帷幔只露出一隻手的春桃診脈,卻不想剛診了脈大夫的臉色就變了,恭敬地對站在屏風後面的林芷萱道:「姑娘,二奶奶這脈象弦滑細澀,端直以長,如按琴弦,往來流利,應指圓滑,像是胎位不正,又常常腹痛,胎動不安,也是勞累過度,又氣血不足,陰陽胃脈有傷……」

林芷萱擰眉道:「不要在這兒掉書袋,你只說要不要緊,能不能治。」

那大夫道:「發現的倒是還不算晚,或還有幸能保住胎兒。我先給二奶奶開兩幅固本安胎的葯,還是要二奶奶切不可再憂思驚懼,多多休息為好。只是……」

林芷萱問:「只是什麼?」

那大夫靠近了屏風,對林芷萱低聲道:「只是將來生產時較為危險,怕是二奶奶要受一番苦楚。姑娘還是多請兩個太醫來商議一下對策吧。」

林芷萱點頭應了,只讓他先擬個方子來看看,等太醫看了再斟酌用藥。

那大夫知道這方子要給太醫看,自然不敢含糊,好生斟酌著用了葯。

林芷萱讓冬梅接了藥方,讓她給顧媽媽趕緊去抓藥,又囑咐了大夫一遍,切不可將這件事情與外人言。

那大夫更是懂得輕重,再三應了,卻還有幾分猶豫。

林芷萱笑著道:「你也不用擔心,這藥方我自然也不會跟太醫說是你開的,只要你不亂說,就不會有人知道。」

那大夫復又謝了林芷萱,這才匆匆忙忙地回了夏蘭的屋裡,又讓冬梅去叫秋菊和那領著大夫來的婆子過來,再領著大夫出去,那婆子竟也不知道這大夫還往林芷萱屋裡去過。

那大夫謝了顧媽媽便要離去,邱媽媽躲在院子外頭的一刻百年老樹後面,打算一會兒出來將人截住,問個清楚,卻沒想到她還沒出來,就看見老夫人身邊的紅箋從西邊的巷子里出來,已經攔住了那婆子和大夫。

***

感謝單調的寶兒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