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五十四章 從前

第二百五十四章 從前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24 05:05  字數:2401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芷萱的身子猛地一震:「你說什麼?他是因為我的那封信才拋下了隨從護衛,孤身進京的?」

雪安疲憊地看了林芷萱一眼,道:「是。」

林芷萱心中亂得很,怎麼會這樣,自己竟然成了梁靖義的幫凶,她原本是想要對他示警的,可是怎麼會變成誘他進京的誘餌了呢?

林芷萱忽然想到了什麼,盯著雪安道:「你把那封信給旁人看了?那封信是什麼時候送到他手上的?」

雪安見問盯著林芷萱看了半晌道:「芷萱,你到底知道了些什麼?」

「我……」

林芷萱莫名地不想跟雪安說這個,她什麼都不想說,她甚至想祈求雪安不要再問下去了,她們還像以前在杭州一樣,說說蘆煙,說說她的小雪丸,說說她給雪安和楚楠帶的禮物,說說她采了他們家玫瑰圃的花要做玫瑰露,說什麼都好,就像以前一樣。

可是雪安在看著她,那樣緊緊地盯著她,不問花鳥,不問蟲魚,彷彿從林芷萱進京的那一刻起,從她復又站在了京城的土地上,她總是感覺那些閑適安逸的日子就只能留在杭州的記憶里了。

或許,如果她在曲陽沒有遇見魏明煦,她在京城還可以蜷縮在小小的李府做一個默默無聞的客居小姐,可是彷彿冥冥中的註定,自己的一封信害他陷入危局,終需自己去插上一腳,讓自己也陷身在京城雲詭波譎的漩渦中,不得抽身。

「雪安,我們都不再是當初杭州的那個幼稚無知的小女兒了,不是嗎?」

雪安抓著林芷萱的手忽然不能自已地抖了起來,她果然知道,什麼都知道,或許知道得比自己更多。但是雪安不在意,不在意林芷萱到底知道些什麼,或者誰告訴她的,她只想知道:「所以,阿芷,你來京城到底想做什麼?」

林芷萱聽著雪安的問話,竟被問住了,她來京城想幹什麼?

她只想保林家平安,她不想來京城的,半點都不想,當初來時,她一則是想幫林嘉宏處理好春桃的事,甚至還奢望過能不能做些什麼幫幫楚楠不要嫁給謝文棟。

可是如今,她在曲陽撞破了皇上暗殺魏明煦,已經十多天了魏明煦依舊一點消息都沒有,生死未卜,自己和林家的命運也還飄搖不定。她如今被困在李家,連春桃的事都不知道能不能妥善地解決,更何況楚楠。

她來京城做什麼,她來京城想做些什麼。

雪安瞧見林芷萱沉默了,一顆心更是緊緊地揪了起來:「阿芷,以你的聰慧,你該知道皇上召我父親進京是為了什麼。你或許還不知道,昨天,就在昨天,皇后召了我母親進宮,商議要將皇上的第四位公主淑徽公主許配給我三哥哥。」

林芷萱看著雪安,卻是喃喃道:「皇上對你們家當真算得上是皇恩浩蕩了。」

雪安聽了林芷萱別有深意的話,也是苦笑道:「越是皇恩浩蕩,就越是皇命難違。父親的為了承爵的事情三番五次地跟皇上請辭,前天皇上又提起了此事,父親再辭,皇上已經惱了,當眾摔了摺子,父親此次怕是推不掉了。」

林芷萱嘆了一聲道:「這難道不是好事嗎?」

雪安看著林芷萱道:「好事嗎?芷萱,你也覺得是好事嗎?」

林芷萱沒有回答。

雪安也沒有等她的回答,只是緊緊握著林芷萱的手,盯著她的眼睛:「除了金陵地震他救你一命,你們林家和敬親王還有什麼其他的瓜葛嗎?」

林芷萱知道雪安在擔心什麼,卻感激她問得這樣直白,她還依舊將自己當做在杭州一起長大的那個最乖巧懂事的妹妹。

雪安看著林芷萱默然不語,緩緩出聲道:「芷萱,那封信,你不能給他是為了林家,可是那時金陵那麼亂,耳目眾多,我作為鎮國公的嫡長女,又該拿什麼身份去將那封信交給他呢?

況且當時父親已經被皇上軟禁在京城前路未卜,若是被皇上知道鎮國公府與敬親王有私相授受,又會如何?」

林芷萱瞧著雪安,是啊,她是個如此聰慧的女子,心思才智絲毫不必自己差,自己為了林家不肯冒的險,又怎能強迫她拿著自己的家族去冒險呢。

「是我考慮不周,那便燒了它,為什麼又被送了出去呢?」

雪安看著林芷萱,許久才道:「因為這是你在信里再三托我幫你去辦的事啊。我回到京城,躊躇猶豫了將近一個月,終於才妥善地安排好了人,將這封信送去了金陵。」

林芷萱唇角卻是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原來是這樣,兜兜轉轉,那封信晚到了他手裡一個多月,他那時候已經在金陵賑災初見成效,又妥善安置了江南的官員家眷,盡收民意人心,皇上都不得已要下旨嘉獎。

可是,皇上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他好不容易踩下去敬親王東山再起啊,皇帝遲暮,他實在怕一個彷彿當年一次次在外頭征戰凱旋而歸的魏明煦,再從江南回來。

所以,竟然以至於讓梁靖義去殺了他。

原本他們沒有機會的,如果魏明煦繼續留在金陵,或者帶著他的護衛隊一路上由各地官員接待,徐徐而歸。

可他偏偏收到了雪安千辛萬苦費盡了心思送去的那封沒頭沒腦,甚至被雪安謹慎安排了都查不到前因後果的信,那封信讓他察覺到了什麼,想到了什麼,還是懷疑了什麼,竟然私下回京,給了梁靖義伏擊的機會。

甚至能將他當做盜匪通緝,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敬親王在金陵賑災,所以眼前的這個一定是兇犯,怎麼可能是王爺呢?

雪安在跟林芷萱說著,也在看著林芷萱的神色,想看出些什麼。卻只看著林芷萱的神情越來越沉寂,林芷萱輕輕握了握雪安微微顫抖的手:「雪安,在京城,有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你問我想做什麼,那你又想做什麼呢?

我不想做什麼,我只不過是進京來陪著思親的二姐姐的,我想做的,就是等她生了孩子,我就回去,回杭州去,安安穩穩地過一輩子。我只是害怕,跟你一樣會偶爾會害怕,害怕自己想做的事,未必都能做得到。」

***

感謝有淚得天堂的香囊,謝謝親愛噠的支持~

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