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五十章 醜事

第二百五十章 醜事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21 01:50  字數:2390

李梓安的面色沉了下來道:「我正要跟你說這件事,今兒早朝之後,皇上將我、王景生還有廖青留在了御書房,商議鎮國公魏應祥承庄親王爵位一事。」

老夫人擰眉正色對李梓安道:「鎮國公不是力辭,這件事情不是被擱置下來了嗎?怎麼又提起來了?」

李梓安正色道:「我回來之後,正碰見了雲生。」

老夫人一驚,滿面不滿,恨恨地轉過了頭。

李梓安瞧著老夫人的模樣,道:「雲生從小就在宮中做侍衛,文治武功都很得皇上歡心。若不是你偏要把他贅回來,如今做個御前侍衛是不在話下了。」

老夫人卻毫不退讓:「無論如何,他不過是個妾生的庶子,淼生才是老爺嫡親的宗子。老三就是因為有幾分小聰明,所以心氣太高,可是他的本事還夠不上他的心氣,若是任由他在仕途上走下去,遲早會惹出殃及李家的大禍來。」

李梓安擰著眉道:「好好好,總歸是你有理,不說了,不說他了,一說起這事兒來你就紅眉毛綠眼睛的。」

老夫人默然不言。

李梓安才嘆道:「你說的也不錯,自從那年雲生將靖義那孩子送進宮,皇上手裡有了血滴子,這些年他年紀又大了,竟然也時常劍走偏鋒起來。你可知道前些日子為何鎮國公承爵的事情緩了下來?」

老夫人道:「鎮國公不過是用來牽制敬親王的,難道,皇上想到了什麼牽制敬親王更好的法子?例如,殺了他。」

李梓安凝眸老夫人,許久才緩緩點頭:「雲生說,這件事情是靖義去辦的。可是巡捕營的人去了四天了,曲陽那邊依舊沒有傳回消息來,怕是,凶多吉少。」

老夫人抖著手,緩緩捂住了嘴。

李梓安道:「我這才想明白了皇上復提鎮國公之事的緣由啊。」

老夫人恨恨道:「若是敬親王沒有死,必然會知道是皇上對他下手了,到時候只怕原本他沒有那個心,也被皇上逼出那樣的心思來了。這都是你的好兒子,想的好勾當。萬一,若是被敬親王知道了靖義的身份,也不用等日後,李家現在就能被老三害死。」

李梓安道:「組建血滴子是皇上的意思,也不都是雲生的過錯,靖義身份隱秘,想來不會被識破。」

老夫人沒有言語,顯然並不贊同李梓安的話。

且說林芷萱回了秋爽齋,林若萱並沒有歇息,反而在她屋裡等著,見她回來,急忙問她老夫人都問了她些什麼。

林芷萱只淡淡笑著道:「只問了些路上的經過,又勸我好生歇息,沒有旁的事。不過我倒是有一件事要請你幫忙。」

林若萱急忙應著,林芷萱卻看了一眼屋裡的人,只讓秋菊留下,讓其他人都退下了。

綠瀾是奉老夫人之命照顧林若萱的,還有幾分不放心,林若萱親自勸了她,只道:「我們姐妹說說體己話,你們都回去歇了吧,不礙事,我和三妹妹從小一起長大,時常同床共榻,秋菊更是機靈,會照顧好我的。」

林芷萱聽了林若萱的言語,卻看了綠瀾一眼,只道了她擔心的是什麼,她竟然在擔心自己對林若萱的孩子不利。

林芷萱的心思沉了沉,只看著她出去,才對林若萱道:「她倒是對你難得的忠心,難不成姐姐有孕之後還出過什麼意外不成?」

林若萱道:「沒有啊,妹妹瞎想什麼。」

林芷萱見林若萱不像騙她的樣子,這才暫且放了心思,只先問了秋菊:「春桃和夏蘭如何了?」

秋菊道:「太醫來給四姑娘診脈的時候,三太太也讓來給夏蘭和春桃診脈,說夏蘭是路上累著了,身子虛得很,不過安心靜養些日子,飲食清淡一點就好了。春桃我攔著,沒讓太醫給看,不過我看她面色雖然也很是蒼白。」

林芷萱點了點頭才對林若萱道:「姐姐有沒有法子將春桃送到梁家外頭閑置的宅子里去。」

「啊?這是為何?」

林芷萱嘆了一口氣才道:「春桃懷裡二哥哥的孩子。」

「什麼?」林若萱嚇得站了起來,秋菊趕緊扶著,,怕她萬一摔著。

林芷萱也是拉了她的手,勸她別怕,才將事情簡明扼要地跟她說了。

林若萱手裡絞著帕子想了片刻,道:「這倒是不難,我和靖知原本來京城的時候,是住在東城史家胡同梁家的宅子裡頭。後來是有了身孕,大太太才叫我住進了李府來,好有人照應著,如今史家胡同那裡的宅子空著,倒是可以把她送過去。」

林芷萱聞言卻是搖頭:「史家胡同那裡是梁家的主宅,雖然如今你和靖知不在那裡,可是丫鬟僕婦眾多,難免惹出閑話來,梁家在京城就沒有什麼小一點的宅院?」

林若萱想了片刻才道:「小一些的宅院,在東城南八寶胡同有一個,還有就是外城朱家胡同和耀武胡同各有一個宅子,朱家胡同的宅子外頭連著在大柵欄的生意,倒是不便她去,耀武胡同的宅子十分偏僻,已經荒廢了好些年了,不過是留了兩個婆子小廝還在看著,聽說夏天大雨大風吹倒了一棵樹,還砸壞了好幾間屋子才修好,也是能住人的。」

林芷萱聞言點了點頭:「內城的宅子讓她住著總歸不好,就耀武胡同的那個吧。正好秋菊冬梅幾個小丫頭來了京城,都想去外頭逛逛,不如便尋了機會,放她們幾個出去逛逛,再安排著小廝將春桃在耀武胡同留下。」

林若萱點了點頭道:「是個好主意,只是我壞了身孕之後,梁家在京城的事我就都交給梁家原本在京城的吳管家打理了,我雖然接手過一陣子,可是如今在李家,安排起事情來還是有幾分力不從心。要不我告訴靖知,讓靖知幫著處置,他一定會處置好的。」

林芷萱卻是覺得不妥,畢竟這是林家的家醜,林嘉宏不僅千里迢迢地把家醜帶到了京城,若是還那樣大張旗鼓地宣揚出來對林嘉宏聲譽有損。況且,若是被梁靖知知道,難免林嘉宏日後再梁靖知面前抬不起頭來。

不過林芷萱倒是欣喜於林若萱遇見什麼事第一個想起的就是梁靖知來,連這樣的事林若萱都相信梁靖知會幫她辦好,想來梁靖知是真的很寵愛她的。

感謝古木淵和霏微若煙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