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四十六章 李家

第二百四十六章 李家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19 10:13  字數:2546

林芷萱卻笑著先攔了三太太,只道:「三姨媽,我們此行來京城,路上出了點事,小廝死傷過半,我四妹妹也受了傷,還在馬車上昏迷不醒,怕是沒法跟我們過去給老夫人請安了。還請三姨媽先暫且安頓他們一下,咱們再往老夫人處去。」

三太太聽了林芷萱的話嚇得變了臉色:「怎得會發生這樣的事?竟然還死了人,四姑娘也受傷了?外頭竟有這麼大膽的人,哎呦,快,清芽趕緊去叫嬤嬤來抬了林四姑娘去梁二奶奶秋爽齋的廂房,夕照趕緊讓人拿了對牌去請太醫,來福去叫蔡回升來,將林家受傷的小廝都去安頓好了,再到外頭請大夫來。」

三太太的兩個貼身的大丫鬟和領著林嘉宏進來的一個小廝俱是躬身應著,趕緊去了。

林芷萱仔細聽她說著話,她竟然能讓人去拿對牌,便是說這個李家後宅的瑣事是握在這位三太太的手中了。

李家三老爺不曾出仕,只管著家裡的生意,後宅的瑣事在三太太手裡,倒是沒曾想李家這個庶出的三老爺在家裡還是頗有權勢的。

林芷萱沒有來得及細想,便被三太太拉著一邊往老夫人處走,一邊一直在問路上究竟是怎麼回事。

林嘉宏自是早與林芷萱串過口供,說是在過了保定之後的徐水縣遭遇的山匪,林嘉宏帶著小廝一路拼殺才逃了出來,只是小廝折了大半。

那三太太又聽見死人又聽見廝殺的,早已經嚇得手捂著胸口,一個勁兒地對林芷萱道:「哎呦,你說這好容易請親家小姐來趟京城,怎得能遇上這樣的事,糟了這麼大的罪,怕是可嚇壞你們了,尋常誰一輩子也遇不上這樣的事,便是聽都少聽說過,外頭的這些土匪,怎得膽子竟這樣的大?他們不怕官兵去查嗎?」

林嘉宏陪著笑道:「如今外頭才鬧了地震,又鬧瘟疫,鬧飢荒,到處都亂的很,各地官員管著賑災的事都管不過來,哪裡還管得了那些神出鬼沒的悍匪,如今到處是流民,各府的官籍登記跟不上,到處的人都亂了。他們搶了人便逃,查都沒處查去。」

三太太看著林芷萱和林嘉宏還是一臉的心疼:「哎呦,那也太不像話了,這真是連官宦家的女眷都敢搶,不行不行,可不能再出門了,這樣亂的時候,也就是若萱那丫頭胡鬧,竟然非要你們過來,你瞧瞧,竟然鬧出這樣大的事情來,這若是被你娘知道了,怕是要嚇壞,也心疼壞了。」

林芷萱瞧著這三太太也是真心心疼她的模樣,也知道她們做母親的人,輕易聽不得這個,便也不再說下去,只好生勸著說:「也是不幸中的萬幸了,我和哥哥都沒有傷著,哥哥回去之後自然也是緩緩和母親說的。」

三太太聽了,急忙道:「哎呦,回去什麼,別回去了,外頭這樣亂,宏哥兒也在京城住下吧,等外頭安靜些再回去。」

林嘉宏卻是笑著向三太太作了個揖:「倒是想在這裡叨擾姨媽,只是我在衙門裡還掛著職,只許了我一個月的假,如今已經耽擱了二十餘天,怕是安頓好了妹妹們,我就得快馬加鞭地回去了,再不能耽擱了。」

三太太還欲說什麼,只見繞了這大半天,進了一個角門兒裡頭便豁然開朗,正是李家的主屋,老夫人住的地方,飛檐漆柱十分的氣派,上書三個赤金大字「福壽堂」。

三太太領著林芷萱和林嘉宏進去,才進廳堂的門,三太太也不因著林芷萱二人見禮,便先對老夫人嚷了起來:「哎呦,老夫人,您可不知道,這幾個孩子一路上遇見了多麼可怕的事,難怪耽擱了這麼些日子才到,他們竟然遇上了悍匪,只小廝就死傷了一大半,林家四姑娘也受傷了,如今還昏迷著呢,我才叫人送去了原來給安排的住處,又讓人去請了太醫。」

原本聽了林芷萱竟然遇上悍匪的事,老夫人也是十分吃驚,可是聽三太太的話說到最後,老夫人便只擰起了眉頭。

林芷萱十分詫異於三太太竟然一來就和老夫人這樣說話,她自己都被這是嚇得夠嗆,對老人家說話自然該更加忌諱委婉些才是。可是林芷萱悄悄打量了這位在正面榻上獨坐的老夫人,他們幾人一進來的時候,老夫人正隨意地歪在炕桌上,手裡拿著一串金剛菩提子的念珠。

老夫人並不像尋常富貴人家的老太太一般臃腫富態,反而樣貌十分瘦削勻稱,面目肅然,不常帶笑,眼眸深邃犀利,鼻樑高聳,薄唇微微下垂,一看就是個厲害角色。

原本聽了林芷萱一行遭遇悍匪,彷彿打算問些什麼的樣子,可是聽了三太太后來的言語,便彷彿將話都咽了回去,只道:「既然是這樣,就先去療傷歇息,等晚膳的時候再過來。」

林若萱一聽這話早已經嚇壞了,急忙上前來拉著林芷萱上下左右地看:「怎麼會遇見這樣的事呢?可有受傷,都怪我,都怪我,怎麼能讓你進京來,竟讓你吃了這麼多的苦,怎得人都瘦成這個樣子了?」

林若萱說著,竟然抹起淚來,林芷萱忙賠笑,勸著林若萱說自己沒事,一點傷都沒有受。

林芷萱只看著林若萱如今身上衣著華貴,頭飾雖然因著懷著身孕而十分簡單輕便,但是樣樣都價值不菲,只看著林若萱面色紅潤,身材比在林家的時候豐腴了不少,林芷萱便知道她過得很好,這才終於放了心。

瞧著林若萱在哭,大太太也是過來勸,說著:「人都已經安安穩穩地站在這裡了,就是沒事了,這都是不幸中的萬幸,過去的都過去了,別總想著害怕。你身子月份還不大,可不能這樣哭,最傷身子。便是你不為自己想,也要為了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林芷萱聽著大太太溫婉和善的聲音,忍不住打量了這位李家大太太一眼,只看面容氣韻倒是比三太太更加慈藹端莊些。

老夫人瞧著林若萱垂淚,忍不住擰了眉道:「人不是都好好的進京了,你在這哭什麼?」

老夫人一句話,倒是嚇得林若萱急忙止了哭腔,擦乾了淚,跟老夫人賠罪道:「是媳婦想差了。老夫人說的是,來了就是好了。」

三太太也是急忙上前跟著打圓場,笑著道:「是是是,能安安穩穩進京就好,我瞧著親家哥兒和姑娘都是風塵僕僕的樣子,著實勞累了,若萱又懷著身孕,不如我領著她們回去好生安排吧。等晚上再過來給老夫人磕頭。」

老夫人擰著眉看了三太太一眼,又看了大太太一眼,大太太瞧見老夫人不悅的目光,才跟著道:「我怕三妹妹照顧不過來,要不然,我也跟著過去吧。」

老夫人卻是冷聲道:「就這點子事還用得著你們兩個正房太太過去?你還是留在這裡陪著我吧。」

感謝sn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