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四十三章 悍匪

第二百四十三章 悍匪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18 11:59  字數:2501

十幾輛馬車從曲陽出發,要到保定,路上需經望都縣、清苑縣,快馬加鞭不過一天的行程,林嘉宏都是挑著官道走,想著畢竟大路上安全些。

可是才經了地震,到處山崩地陷,哪裡還有官道和小道之分。

林雅萱已經醒來,卻比昏著更加難熬,傷口疼得她直冒冷汗,沙啞著嗓子質問著邱媽媽和玉蕊:「我受了傷,為什麼不在曲陽歇息數日,他們這樣快馬加鞭是想顛死我嗎?」

邱媽媽如今才知道怕了,只安慰林雅萱:「姑娘,您別說話了,姑娘前些日子那一鬧,好像惹上大事了,在曲陽官驛里,竟然有人在我們的飯菜里下毒,要不是三姑娘提醒,怕是咱們都死在曲陽了。」

「什麼?你在胡說什麼?怎麼會有這樣的事,你是戲文聽多了吧!」那一日林雅萱一直在昏迷,竟也不知道此事。

玉蕊道:「姑娘,是真的,您別再說話了。」

「是誰?是誰幹的?二哥哥為什麼不報官?為什麼不命人查,我們怎能就這麼逃了?」林雅萱問著,玉蕊和邱媽媽卻不知該如何回答。

林芷萱坐在馬車上,瞧著一臉惶恐的秋菊和冬梅,輕輕握了握兩個丫頭冰涼的手:「怕嗎?」

冬梅怯生生地點了點頭,秋菊卻抬眸看著林芷萱:「姑娘,我們為什麼不報官呢?若是曲陽的官府知道了實情,他們定然會幫著我們的。」

林芷萱淡然笑著:「他們能在曲陽設了關隘,又扮作官差搜查,怎麼可能沒和曲陽縣令打過招呼,他們手裡有皇上的令牌,不管做什麼,當地的大小官員只有幫忙的道理。雖然他們不知道,他們幫著緝拿的那個要犯是敬親王。

若是他知道了,也不過平添一條人命而已。縣令不過是個七品芝麻官,我想便是保定府的知府在這裡,梁靖義說殺也就殺了,他們護不住。

況且,我讓大家守口如瓶,自有我的用意。」

梁靖義既然已經打算將此事瞞下來,就是只打算滅他們的口,而不打算牽連林家了,到時候父親母親和姐姐不會被牽連,要死的,就只有這一行人罷了。

而若是事情宣揚出去,到了皇帝耳中,那麼要死的人,就不止這些了。

林芷萱正和秋菊幾個說著,馬車忽然晃了一下,停了下來。

林芷萱的心一緊:「怎麼回事?」

秋菊和冬梅也是嚇了一跳,心中滿是不好的預感,趕緊撩了帘子看,這裡正是荒郊野嶺空無一人。

秋菊急忙出聲問趕車的小廝:「出什麼事了?」

那小廝驚慌道:「姑娘,前面好像被人攔住了,像是悍匪。」

與林芷萱同車的秋菊冬梅俱是嚇得一顫。

林芷萱反而冷靜了下來,輕輕攬著秋菊和冬梅,拍著二人的背:「別怕,別怕……」

外頭林嘉宏正在與那些擋道的悍匪昭示身份,危言警示著。

可是如今正是難民流離,最亂的時候,殺盡林芷萱等人,他們自可隱遁江湖,再不為人所知,哪裡搜得出,哪裡查的到?

這個道理,林嘉宏自然也知道,便又許諾,將隨行所帶所有銀錢都給他們,只要放人離開。

畢竟梁靖義分不開身,而要安排這樣一幫悍匪動手,所用的法子也不過買通罷了,若是他們開出的價比梁靖義高,他們是不是,就會放棄殺他們的念頭。

卻只聽那悍匪頭目道:「殺了你們,這財物自然是老子的,況且,這單生意,老子才收了一半的定金,還要拿你們的腦袋,去換另一半呢。別聽他廢話,給老子殺!一個活口不許留,一個也不許跑嘍!」

聽著馬車外傳來此起彼伏的廝殺喊叫之聲。

林芷萱對著她們馬車上的小廝道:「駕馬快走,看看能不能衝出去?」

那小廝聽了也是趕緊往馬上抽了兩鞭子,可馬早已經受了驚,前面的七八兩馬車也已經因為悍匪的截殺而驚慌亂竄,早已經擋住了前路,根本跑不了馬車。

那小廝還在驚慌地抽著馬匹,馬兒無處可跑,小廝已經被殺過來的悍匪抹了脖子。

那匪徒一把掀開了車前帘子,瞧著裡頭的林芷萱、秋菊三人眼前一亮。

這樣精緻的小美人兒一刀殺了多可惜。

冬梅瞧著那人猥瑣的模樣嚇得急忙躲到了林芷萱身後,秋菊卻是大著膽子護在了林芷萱身前,踢蹬著腿要將他踢下去一邊尖叫著:「你走開!滾開!下去!」

那人臉上帶著淫笑,一把抓住了秋菊的腳:「小美人兒,別怕,只要你乖乖聽話,哥哥不會讓你疼的。」

秋菊已經嚇壞了,一味踢蹬著,竟然一腳踢上了悍匪的臉,那人頓時怒了,抽出刀來就要砍過來:「媽的,別給臉不要臉。」

馬車外,忽然響起了一陣嘚嘚的馬蹄聲,人數不少,越來越近。

良馬的嘶鳴聲合著悍匪的呻吟聲響起。

掀著帘子貓在林芷萱馬車上的那個悍匪手中的刀還沒有砍下,便赫然雙目圓掙,胸膛被一把長槍刺穿。

林芷萱主僕三人都被那血腥的場面嚇到了,只見那長槍一挑,馬車上的那個死不瞑目的悍匪已經被掀翻在地。

秋菊被嚇得接連往後縮了兩尺,與冬梅擠在一起瑟瑟發抖。

林芷萱卻上前掀起了車簾,看著那忽然追來的一隊人,約有十人,個個紫衣長槍,騎著栗色三河馬,不過片刻功夫便已經將十數個悍匪斬於馬下。

「別怕,我會回來的。」

「我在曲陽有一隻私屬。」

是他!

林芷萱舉高了帘子,四下張望著,尋找著,到底哪一個身影會是他。

不是,

不是,

也不是,

還不是……

他在哪兒?脫困了嗎?怎麼脫困的?

聯繫到他的私屬了嗎?

有沒有再受傷?

林芷萱連一句話也沒有來得及問,卻見那一行十人,盡殺悍匪之後,竟然一句話也沒有說,甚至根本就沒有下馬,沒有停下,立刻便打馬掉頭,如同來時一般,呼嘯而去了。

林芷萱下了馬車,看著那一行十人揚長而去留下的漫天煙塵。

受了點輕傷的林嘉宏瞧見下了馬車的林芷萱,急忙趕了過來上下打量著她:「阿芷,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林芷萱卻沒有理他,林嘉宏這才順著林芷萱的目光看向那些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的人:「他們是些什麼人?」

***

感謝敏婷的紅包~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