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四十二章 滅口

第二百四十二章 滅口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18 11:59  字數:2514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嘉宏急得站了起來,來回跺著步子:「那梁靖義知道了?他為什麼要殺了林雅萱而護著你?會不會是因為咱們兩家的關係,他有意袒護咱們?」

林芷萱瞧著林嘉宏說著那樣天真的話,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了:「若他真的顧念咱們是梁家的姻親,我這院子他就不會來查了三遍。不過,他倒當真也不是個無情之人,只是他要護著的是梁家和李家。」

「什麼意思?阿芷你到底在說什麼?」

林芷萱抬頭看著林嘉宏道:「血滴子的人什麼都沒查出來,我私藏魏明煦的所有指控都在林雅萱,還有這條橫樑。他替我說謊,說橫樑上沒有水漬,再殺了林雅萱,血滴子的人自然會信了他,此事與我們林家無關了。」

林嘉宏道:「是,你說的沒錯,他這難道不是護著咱們嗎?」

林芷萱冷笑道:「可是當時在這院子里看見聽見這一切的,除了血滴子的人,還有哥哥,還有林家的丫鬟和小廝啊。哥哥適才一去,我不知道你和家裡的小廝都說了什麼,我只問哥哥,你能保證他們進了京城,一句話都不亂說嗎?」

「我……」

林芷萱抬眸看著林嘉宏道:「你不能,他卻能。」

林嘉宏忽然想到了什麼,惶急道:「你是說,他會……可是,可是那些小廝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林芷萱點頭道:「是,但是梁靖義不信。他上了橫樑,我昨日那樣周全的一樁樁安排他便全然洞悉,你以為他會相信這只是我一個小女子所為?他連一個辯解的機會都沒有給我們,便是已經認定了這是我們林家所為,認定了,外頭那些阻攔鬧事的小廝,都是同謀了。」

「可是……」林嘉宏還要說什麼。

林芷萱卻打斷了他:「寧可錯殺不能放過!況且細想我這兩日做的事,他已經知道我不是受人脅迫,而是在真心幫敬親王籌謀,可他已經打出了兇犯的幌子,我為何會殫精竭慮地去幫一個兇犯呢?定然只有一個可能,我知道了他根本就不是一個兇犯,而是一個事後可以給予林家重謝的王爺。」

林嘉宏聽了林芷萱的一番話也是腿一軟,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可是,可是若是這樣的話,他為什麼要幫你瞞著呢?為什麼不在剛才就殺了我們?」

林芷萱淡然一笑道:「因為,我們和梁家還有李家是姻親啊,一旦被皇上知道,必然會懷疑梁李兩家為何會相助敬親王,必然會懷疑他們的忠心,對梁李兩家難免有損,所以,我們不能因為這件事,死於血滴子之手。」

林嘉宏道:「那我們快走,趕快進京……」

林芷萱淡然道:「現如今因為地震到處都是流民悍匪。」

林嘉宏道:「你是說他敢在半路劫殺我們?那我們還是留在曲陽,這裡都是血滴子的人,他不是不想讓血滴子的人知道是你嗎……」

林芷萱微微勾起唇角:「走有走的殺法,留自然會有留的殺法,況且,我們在這裡又能留多久呢?一旦敬親王被殺,血滴子的人走了呢?或者乾脆梁靖義在我們的飲食里下毒,說死於瘟疫要求將我們即刻掩埋呢。血滴子殺人的手段不勝枚舉,我與哥哥說這些,只是讓哥哥心裡有個準備。」

林嘉宏如今萬念俱灰起來:「你讓我怎麼準備!你讓我準備什麼?!」

林芷萱定睛看著林嘉宏道:「準備著小心一切入口之物,路上讓小廝們都提高警惕,從哪條路走,到何處留宿。我們不是沒有一點盼頭,王爺已經派了人進京去求援了,最多,咱們還要撐四天,過了這四天,若是我們沒死,他也沒死,林家,就算姑且保住了。」

林嘉宏道:「可是你看外頭天羅地網他往何處去逃哪裡去躲?況且梁靖義既然知道了你幫他,你這裡定然會被他派人盯著,若是他回來就是自投羅網,他回不來了。」

林芷萱瞧著窗外,竟然淅淅瀝瀝又下起了小雨,風吹在人身上,滿是寒意。

當真是一場秋雨一場寒啊。

「萬一呢,萬一他過了這一險,萬一他活了呢?」

萬一,萬一呢。雖然,有很多事情是天命,可是自己已經幫著林若萱嫁進了梁家了,天命並非不可違逆。萬一,萬一他能逃過這一劫呢。

林芷萱呢喃自語,林嘉宏根本沒聽清林芷萱在說什麼。

秋菊來報林芷萱,林雅萱發起了高燒,一直沒醒。大夫開的葯已經去抓了,並且熬上了,只是也不知道喝下去會不會好些。

冬梅也回來說,整個官驛都又搜了一遍,血滴子沒有發現魏明煦。

林芷萱知道,這意味著,他已經被逼無奈地走了。

走了。

只是外頭,想來不會比這官驛更安全吧。

林芷萱看著窗外頭淅淅瀝瀝的秋雨,入夜了,他並沒有回來。

果真如林嘉宏所說,他回不來了吧。

秋菊給林芷萱披了件衣裳,勸道:「姑娘,這下了兩場雨,天冷了,不要總站在風口上。」

林芷萱置若罔聞。

秋菊這才壓低了聲音在林芷萱耳邊勸著:「姑娘,王爺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林芷萱終於抬眸瞥了她一眼,卻忽然笑了,笑得那般凄涼,看著桌上那些讓銀簪變了顏色的飯菜,許久才淡淡道:「都收拾好了嗎?明天,咱們就要走了。」

秋菊點頭道:「都收拾好了。顧媽媽和冬梅已經將東西都裝了馬車了。」

林芷萱緩緩點頭。

來時天尚暖,去時風已寒。

不過才下了兩夜的雨而已。

秋菊扶著林芷萱戴著圍帽上了馬車,尚在昏迷的林雅萱也被邱媽媽和玉蕊小心抱上了馬車。一家的小廝都被昨天晚上那讓銀簪變黑的飯菜給嚇著了。

可偏偏林嘉宏讓眾人不得聲張,甚至不許找官驛的不是,只要更加的咬緊牙關,什麼都不許亂說,今日護送著林芷萱一行人趕緊離開曲陽。

進出曲陽的要道設了關隘檢查來往車馬,林芷萱一行人箱龕眾多,只查就查了將近一個時辰。

不過好在,設關隘的是曲陽縣令和血滴子的人,見無可疑之物就放行了。

「姑娘,我們真的能平安到京城嗎?」秋菊擔憂地問著。

林芷萱坐在馬車裡,隔著帘子,聽著外頭淅淅瀝瀝的雨,彷彿怎麼也下不完。

***

感謝dinachen的打賞,多謝大家的支持~*^__^*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