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四十一章 暴露(二)

第二百四十一章 暴露(二)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17 16:18  字數:2615

?梁靖義一劍朝著林雅萱的胸口刺去,林嘉宏大驚失色,也已經跟了上去,眼看著梁靖義的劍要沒入林雅萱胸口,林嘉宏眼疾手快推了梁靖義的手一把,那劍刺偏,狠戾之勁卻沒有減,直直洞穿了林雅萱的肩胛骨。

只聽著林雅萱的一聲慘叫,林嘉宏已經上前去扶住了林雅萱,怒視著梁靖義道:「你要幹什麼?堂堂朝廷命官竟然敢草菅人命嗎?」

梁靖義卻只冷眼凝著面色煞白、顫抖不止倒在林嘉宏懷裡的林雅萱,冷聲對身後的血滴子道:「再搜!整個官驛再搜一遍!」

「是!」血滴子的人紛紛領命而去。

梁靖義說著,又豁然從林雅萱肩上抽出了自己的劍,林雅萱已經疼暈了過去。

梁靖義的劍上滴著血,林家的小廝們哪裡見過這樣陰詭狠絕之人,雖則血滴子的人都走了,但是他們看著梁靖義卻都是嚇得不敢再上前。

梁靖義提著劍,緩緩走到了林芷萱面前。

林嘉宏瞧著害怕,可不能讓這個瘋子傷了林芷萱,好在玉蕊和邱媽媽聽了這邊的動靜早就趕了過來,已經上前去護住了昏倒的林雅萱。

林嘉宏放下林雅萱,已經一個箭步閃了過去,擋在了林芷萱身前:「你要幹什麼?」

梁靖義冷著臉看了林嘉宏一眼,才緩緩將眸子轉向了林芷萱,他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忽而朝著林芷萱咧嘴笑了一下,那一笑卻讓林芷萱的心跌入冰窟。

梁靖義笑著看了林芷萱半晌,才環顧四周,看了一眼今日在場的所有人,然後臉上依舊是他那讓人覺得毛骨悚然的笑意,大步走了出去。

林芷萱的腿一軟,扶著她的秋菊和冬梅都是一驚,急忙扶住了林芷萱,焦急道:「姑娘,姑娘你怎麼了?」

林嘉宏也是擔憂的趕緊扶住了林芷萱,道:「阿芷,你怎麼了?」

林芷萱忽然握住了林嘉宏的手,道:「哥哥,告訴所有的小廝下人,這幾日之事,從今往後不得對任何人提起,否則,林家亡矣。」

林嘉宏聽了林芷萱的話卻也是下了個半死,一把抓住了林芷萱的手,卻極力壓低著聲音:「難道你……難道你真的藏了兇犯?」

林芷萱凝視著林嘉宏道:「我沒有。哥哥,你要記住,我沒有,我們林家的人,誰都沒有。」

林嘉宏聽了林芷萱別有深意的話,也是嚇出了一身冷汗,那就是說,其實她有了。

如今小廝都在,林嘉宏不敢再多問什麼,只是對著林芷萱鄭重點頭,才呵斥著小廝都退出了林芷萱的院子。

林芷萱不知道林嘉宏有沒有本事能控制住這一張張的嘴,但是,她知道,梁靖義是有法子的。

「姑娘,那個大人為什麼要幫咱們?」秋菊低聲在林芷萱耳邊問著。

林芷萱看了秋菊一眼,卻是滿面苦笑:「幫咱們?他幫的才不是咱們……」

林芷萱的話還沒說完,玉蕊和邱媽媽已經鬧了起來,去撕扯著已經嚇壞了的大夫,讓他先趕緊給林雅萱治傷。

林芷萱瞧見了那大夫,只看了顧媽媽一眼,顧媽媽趕緊過來,林芷萱壓低聲音在她耳邊道:「銀子如常。」

顧媽媽也是跟著穩了心神,對林芷萱點了點頭。

大夫已經給林雅萱診了脈,開了葯。

林芷萱才對玉蕊和邱媽媽道:「抬她回你們自己屋裡去收拾。」

邱媽媽和玉蕊敢怒不敢言,只得趕緊抬著昏迷不醒的林雅萱去了。

林芷萱的屋裡才終於清凈下來,就只剩下顧媽媽和四個丫頭。

顧媽媽正在和大夫說著話,將手裡的一整錠銀子交到了大夫手裡:「今日連累您跟著擔驚受怕了,這銀子算是我們家姑娘的一點心意。」

說著顧媽媽將銀子塞進了大夫手中,又用力握了握他的手。

那大夫惶恐地看著顧媽媽,顧媽媽壓低聲音在大夫耳邊道:「王爺安危,繫於先生之身。」

原本瞧著這一切就心中不安的大夫,如今聽見了王爺二字這才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雖然他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只是覺得手裡握著的這銀子的重量不對,心中思緒翻湧,趕緊好生收了。

林芷萱瞧著那大夫離去,她不知道經過方才一鬧,梁靖義還會不會放這個大夫離開,會不會名命人搜身,會不會直接將他滅口。可是,這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了,希望梁靖義怕打草驚蛇,希望哪怕銀子被搜了去卻還能帶一兩句話回去。林芷萱想著才一陣無力地扶著桌子,緩緩坐了下來。

「姑娘,姑娘您怎麼了?」秋菊和冬梅都是十分擔憂地看著林芷萱。

林芷萱卻只對秋菊道:「秋菊,你去看著林雅萱,若是她醒了,過來告訴我一聲。」

秋菊雖然擔心林芷萱,卻還是應著趕緊去了。

林芷萱這才看了春桃一眼,春桃早已經被嚇傻了,瞧見林芷萱看她,趕緊道:「姑娘,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林芷萱再看躺的床上的夏蘭,夏蘭身子虛弱,卻對林芷萱道:「姑娘,夏蘭也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聽見。」

林芷萱點了點頭道:「不過處林雅萱不知輕重的胡鬧而已,只是包藏兇犯這樣的罪名太過嚴重,所以還是不要傳出這樣的風聲為好,你們兩個累了,顧媽媽送她們去耳房歇息吧。」

三人應著是,才紛紛離開了。

林芷萱這才對冬梅道:「你去外頭看看,有沒有搜出人來,切記千萬要小心。」

冬梅點頭應著,趕緊去了。

卻瞧見林嘉宏匆匆地過來了,冬梅給林嘉宏開了門,林芷萱看了林嘉宏一眼,才對冬梅示意讓她去吧,冬梅應著,給兄妹二人關了門。

林嘉宏哪裡顧得上那些,只匆匆在林芷萱身邊坐了:「阿芷,到底發生了什麼?」

林芷萱慘然一笑,並沒有想再隱瞞,如今已經山窮水盡只將自己救了魏明煦之事和盤托出。

林嘉宏嚇得面無血色:「你說什麼?皇上要殺敬親王,這些人是血滴子?為首那人是靖知的大哥?阿芷,你在胡說什麼?」

林芷萱默然道:「哥哥應該知道,這件事是多麼見不得光,見不得人,也算是宮闈秘事了,一旦為人所知,那些人會是什麼下場。」

林嘉宏瞧著林芷萱不像是在與他玩笑的樣子,才焦急地道:「那這樑上……」

林芷萱道:「我也不知道,或許橫樑上的確沒有水。」

林嘉宏道:「那你擔心什麼?」

林芷萱慘然笑著:「可是若是橫樑上沒了水定然也就沒了灰。我讓丫鬟擦一遍桌椅箱櫃可以說是乾淨,我會讓誰去替我擦橫樑呢?他上了橫樑的那一刻,我就不抱希望了。」

林嘉宏急得站了起來,來回跺著步子:「那梁靖義知道了?可是他為什麼要殺了林雅萱而護著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