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三十四章 復返

第二百三十四章 復返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15 00:52  字數:2480

不僅是血滴子的人,林嘉宏和林雅萱都跟著來了林芷萱的院子,林嘉宏想上前去攔著,一直在叫嚷著,可是血滴子的人護著梁靖義,林嘉宏根本無法靠近,更別說攔住他的腳步。

「我三妹妹在沐浴,我告訴你,要是你今天敢進這個門,不管你們是誰我就讓你們有去無回!」林嘉宏依舊在叫囂著。

梁靖義卻置若罔聞,已經大手推開了房門。

血滴子乾的是暗中刺殺的活計,就貴在一個快字。

即便是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他們這些人都是明日就會消失在天地間的暗人死士,只要林芷萱他們的自己人不聲張,就不會有人知道。

梁靖義雖然會給他們一份面子,但是在皇命之前,他定然要先履行皇命。

梁靖義開門,正看見還來不及戴圍帽的林芷萱嬌嫩精緻的容顏,也是微微詫異,卻並沒有其他,秋菊和冬梅已經眼疾手快地給林芷萱戴上了圍帽。

林芷萱還沒來得及呵斥他們又要幹什麼。

梁靖義已經大步上前,看著眼前水已經快要涼掉的浴桶,緩緩拔出了腰間的劍,他的眼睛一直在看著秋菊和冬梅,看著那兩個小丫頭眼神中的驚慌。

這只是驚慌,還是有別的什麼。

梁靖義手中的劍猛地插進了水裡。

林雅萱也是擠了進來,看好戲似得瞧著梁靖義和林芷萱的舉動,裡頭一定有人。

梁靖義的劍插到了水底。

什麼都沒有?

梁靖義拿著劍在浴桶里攪動了兩圈,水裡果真什麼都沒有。

梁靖義擰著眉抬頭,豁然看向了林雅萱,眸中是令人心驚膽寒的殺意。

他雖然可以偽善地笑,但是他畢竟是從來做那些陰詭功夫的人。

他和常人不一樣,他痛恨人,不管男人還是女人。

林雅萱被梁靖義的眼神看得心裡發毛,慌張地嚷著:「不可能,一定有的,一定有的。」

林雅萱上前來自己拿手也攪動著浴桶里的水。

什麼都沒有。

「不可能!難道你真的是只想沐浴嗎?」

林芷萱的眼神卻早已經盯上了擠進來的林雅萱:「你鬧夠了沒有?你不要太過分了!這舟車勞頓二十多天,好不容易有這麼個清雅的地方我要沐浴一下,你竟然敢來搶我的浴桶和水,不過是被我奪了回來你竟然如此懷恨在心,用這樣惡毒的手段構陷,要害的我身敗名裂!若是適才我已經寬衣進了浴桶,是不是你的奸計才得逞了?!」

林芷萱一番話將矛頭指向了姐妹之爭,梁靖義聽了這樣的話,才惡狠狠地瞪了林雅萱一眼,借著燭光果然瞧見林雅萱臉上有淡淡的巴掌印,果然是兩姐妹適才相爭過,梁靖義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你可知道我是誰?竟敢把我當槍使?」

林雅萱被掐住了脖子,臉漲得通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林嘉宏看著也是嚇壞了,這才知道這一伙人哪裡是什麼官差,明明是強盜!他們到底是什麼人?這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的人,連姑娘的閨房都敢闖,還敢假冒官兵?

林嘉宏嚷著要去報官,梁靖義不想耽誤了正事,這才看著她是梁家的姻親的份上,掐著她的脖子往地上一摔,揮袖走人,繼續搜查。

林雅萱被摔在地上,剛要掙扎,仰著頭卻正借著昏黃的燭光看見了橫樑上藏著的魏明煦。

林雅萱眸子一亮,林芷萱果然藏了人!她猜的沒有錯。

林雅萱張嘴要朝著正要離開的梁靖義說話,可是適才被梁靖義掐得太狠,林雅萱發現自己竟然一時說不出話來了,只能嗚嗚呀呀地嚎叫。

梁靖義只覺得越發厭惡,果然女人沒一個好東西。

帶著血滴子的人揚長而去。

林嘉宏進來慰問了林芷萱,林芷萱擔心著魏明煦,便只對林嘉宏道了沒事,想趕緊勸了林嘉宏和閆四一行小廝回去。

林嘉宏猶自想不通這些人是誰,是哪裡冒出來的,說要去查,定然讓他們好看。

林芷萱也不勸他,反而縱著他趕緊去查,又說鬧了大半夜自己累了,要睡了。

林嘉宏這才勸著林芷萱放寬心,好生歇著,他會給她討回公道的。

林嘉宏要走時才看見了林雅萱,林芷萱道:「我來照顧她吧,哥哥是男子不方便,就讓她留在我這裡。」

林嘉宏瞅著林雅萱也是厭惡地擰起了眉頭,只說辛苦林芷萱了,便去了。

林雅萱依舊在那裡咿咿呀呀說不清楚,秋菊和冬梅是知道實情的,也是看出林雅萱看見魏明煦了,生怕跟著林雅萱的邱媽媽和玉蕊發覺,便攔著她們兩個,不讓她們靠近林雅萱。

林芷萱勸走了林嘉宏,才將邱媽媽和玉蕊也趕了出去。

邱媽媽和玉蕊自然不許,林芷萱卻只冷冷道:「若是你們連主僕規矩都不動了,我不介意現在教教你們給你們正正規矩,知道知道該聽誰的話。」

邱媽媽和玉蕊瞧著林芷萱的臉色,卻是沒了脾氣,雖然想護著林雅萱,可是林芷萱步步緊逼之下,也只得暫且回去。畢竟無論如何是在外頭,林芷萱總不至於殺了林雅萱吧。

兩人猶猶豫豫地走了,卻不知林芷萱屋內那個已經不能咿咿呀呀的林雅萱還沒來得及看清房樑上的人長什麼模樣,就已經被魏明煦打昏。

秋菊瞧著林雅萱,十分的擔憂道:「姑娘,以防萬一,不如殺了她。」

林芷萱猶豫不決。

她自然是想殺了她,可是殺了她這條人命誰來背?血滴子的人,梁靖義嗎?可是梁靖義知道自己並沒有殺林雅萱,他是皇帝近臣,皇帝自然更信他的話。

這樣一來林雅萱的死反而會將這件事情引向林家。

劉夫人不會善罷甘休,一旦鬧了起來,林家扯上了人命官司。難保不查出今夜林芷萱庇護魏明煦之事來。

皇帝是個心狠手辣的主,誰擋著他,壞他的事,就必須死。魏明煦他殺不了,滅一個小小的林家不費吹灰之力。

得不償失,所以不能殺她。

魏明煦也覺得,此時不殺她的好,畢竟梁靖義看見了林芷萱和林雅萱之間的姊妹之爭,一旦林雅萱死在這裡,所有的矛頭必將直指林芷萱,一個小姑娘惹上殺人的官司,畢竟不是什麼好事。

林芷萱對秋菊道:「你看好她,不許她醒過來就好。」

***

更新到~感謝單調的寶兒和18912529299兩位親愛噠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