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三十一章 生枝

第二百三十一章 生枝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15 00:52  字數:2402

顧媽媽和秋菊按著林芷萱的吩咐先抱著衣裳葯匣子還有林芷萱要的那些瑣碎的東西回來,顧媽媽一進門瞧見一個男人正和林芷萱一桌吃飯也是嚇了一跳。

好在秋菊進來之前再三叮囑過她,顧媽媽只是嚇了一跳,卻沒有喊叫。

林芷萱放下了碗筷,只讓冬梅和秋菊趕緊將東西放下。

冬梅已經將屋裡的血跡都擦乾淨了,又用干抹布擦乾了,魏明煦瞥了一眼冬梅擦過的地方,卻出聲道:「將屋裡的桌椅都擦一遍。」

「啊?」冬梅一愣,似是沒有聽明白,只看向林芷萱。

林芷萱也是一愣,繼而看向冬梅擦過的地方,鋥光瓦亮,可是曲陽的官驛少有人來,桌椅柜子上有一層薄薄的浮塵,擦過的地方與沒擦過的地方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若都擦了,可以說是林芷萱極愛乾淨,總比那樣突兀的一團團的好。

「擦。」林芷萱朝著冬梅說了一句。

冬梅這才哭喪著臉,趕緊又動手擦了起來。

秋菊和顧媽媽將東西放好了,魏明煦也放下了碗筷。

秋菊問了林芷萱一句:「姑娘要給王爺上藥更衣嗎?」

魏明煦不禁瞥了秋菊一眼,倒是一點也記不起來,只是想來也是當初金陵跟在這個小丫頭身邊的,倒是這個小丫頭身邊的人也如此的機靈。

林芷萱聽了秋菊的話,卻是靜默了片刻,只先讓她們把碗筷收拾了。

林芷萱這才坐在了桌邊,問魏明煦:「王爺可有把握他們今夜找不到這裡來?」

魏明煦凝視了林芷萱半晌,道:「沒有。」

林芷萱擰起了眉頭,魏明煦才道:「我護著柘懷逃脫之後,便折了回來。」

柘懷。

林芷萱記得是那個在魏明煦營帳外冒冒失失闖進去給自己傳話的衛兵,還給自己送來了馬車,與魏秦岱相談甚歡。

他是魏明煦親哥哥的兒子,魏明煦的親侄子。

林芷萱自然知道魏明煦護他之心,可是:「血滴子行事滴水不漏,他也未必逃得掉。」

魏明煦卻道:「七成勝算。」

林芷萱不解地瞪大眼睛瞧著魏明煦。那樣子很像他身邊求知好問的小幕僚。

魏明煦不厭其煩地給她解釋道:「他們要殺的人是我,我在城中,他們必然會保留大部分的人力在城中搜尋我,不會分散太多的力氣去追殺擁有一匹快馬的柘懷,況且柘懷身上的功夫也不弱。」

林芷萱道:「可是,他們難道不怕柘懷進京去搬救兵嗎?」

魏明煦道:「從曲陽進京要三天,來回要六天,與其花那麼大的力氣去阻截追殺一個孩子,倒不如在六天之內全力擊殺我。畢竟,只要我死了,無論柘懷,還是別的什麼誰,都不重要了。他們可以編出天衣無縫的理由來堵住所有人的嘴。」

林芷萱聽了魏明煦的話卻覺得心下凄涼。

是啊,有的時候,都未必需要天衣無縫,像病死這樣隨便扯一個牽強的理由,便沒有人再敢說話。皇帝說他是病死,他便是病死的。一個人再有權勢威望,也只在他活著的時候。

等人死了,忠貞之士逃不脫一死,不想死的人,總要掙扎著活。

邱媽媽見顧媽媽和秋菊走了之後便去了林雅萱的院子,不過和林芷萱的住處隔了一堵牆,邱媽媽去與林雅萱說了林芷萱叫顧媽媽回去伺候的話。

疲憊不堪的林雅萱才躺在床上要歇了,便被邱媽媽吵醒,正是覺得邱媽媽十分而多事:「她愛叫誰回去伺候就叫誰回去伺候,你也太多疑了!」

說著便因著疲憊對邱媽媽發了好一通脾氣。

可話還沒說完,外頭的小廝竟然隔著門來回稟:「四姑娘,驛館的夥計送了沐浴的浴桶和熱水來了。」

邱媽媽和林雅萱都是一驚,面面相覷。

邱媽媽問:「姑娘要沐浴?」

「沒有啊。」林雅萱擰眉想了片刻才對著外頭的小廝問,「是誰讓送來的?」

那小廝也只具實回道:「驛館的夥計說是姑娘的丫鬟去囑咐的要燒水沐浴,還要多燒熱水,儘快送來。」

林雅萱忽然想到了什麼對邱媽媽道:「是林芷萱那邊要的。」

邱媽媽這才恍然,點頭道:「想來適才他們主僕鬼鬼祟祟的是說這個。」

林雅萱冷笑著道:「她倒真會享受,這麼說著我身上也不舒坦了起來,這些日子一直在路上,也沒有好生的沐浴更衣,身上都黏糊糊的,你讓他們把水留下吧。」

邱媽媽卻道:「那三姑娘那邊?」

林雅萱道:「讓他們再去燒不就得了,既然已經送到了我這裡來,難道還有送回去的道理?」

邱媽媽覺得也是,不差這一會兒的功夫,便吩咐了外頭將水留下了,再讓夥計燒些水,送到林芷萱房裡。

林芷萱正在和魏明煦說著話:「這裡畢竟是官驛,雖然只是個縣,但也是富縣,來往難免有達官顯貴,他們便是要來搜,定然也不會太晚,深更半夜將人吵起來,定然是要趁著方便的時候。」

林芷萱瞧著外面的天色,若是再過半個時辰不來,想來今天就不回來了。

「秋菊,我讓燒的熱水怎麼還沒來?」

秋菊收拾好了碗筷,正要送出去,一邊道:「姑娘,我再去催催。」

林芷萱點頭應著,讓她去了。

屋裡的桌椅顧媽媽和冬梅都已經擦了一遍,只是草草擦的,也沒有擦乾,這是林芷萱吩咐的。

魏明煦瞧著眼前這個沉著冷靜的小姑娘,卻忍不住又問了她一句:「你是怎麼知道血滴子的?」

「啊?」林芷萱見問一愣,「我我聽說的。」

魏明煦問道:「聽誰說?」

林芷萱還沒想好該怎麼回答,卻見秋菊急沖沖的沖了進來,面色煞白:「姑娘!姑娘大事不好了,外頭來了一隊官兵,說要搜查殺人潛逃的欽犯!」

顧媽媽和冬梅看著屋裡端坐的這個「殺人潛逃的欽犯」已經嚇得面無血色。

林芷萱也急了,只問:「我要的浴桶和水呢?」

秋菊道:「夥計說剛才已經派人送來了,只是夥計匆匆記錯了地方,送到了四姑娘房裡去了,四姑娘竟然讓人收了。」

更新到繼續求票各種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