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三十章 節外

第二百三十章 節外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12 13:16  字數:2387

林芷萱瞧著站在搖曳的燈影里的他,卻站直了身子,微微仰著頭與他對視:「王爺勿怪,有些主意,男人想不來的,女人才能想;有些事情,男人辦不到的,女人卻能辦。」

魏明煦聽了林芷萱這樣的話,卻是眼眸微凝,只記得很久很久以前,誰也曾對他說過類似的話。

「男人的用武之地在戰場,女人的戰場卻在後宮。有些事情,只能你自己去做,母后幫不了你。可有些事情,只能母后來做,你也幫不了我。快走!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你來過。攔住你哥哥,護住你弟弟,無論你們聽到什麼,都不許再偷偷進宮!」

那是……二十年前了吧。

他才十二歲。

僅僅十二歲。

他才懂事,才要展露他的才華,才要施展他的拳腳,才剛剛得到父皇的寵愛,封了貝勒,分府別居炙手可熱。如果……如果能再給他幾年,讓他再長大些,哪怕等到他成年,等到他能上戰場,再立下幾件戰功,等到他能結交更多的權臣,在朝中站穩腳跟……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先皇驟然暴斃,太后被軟禁中宮,被逼給先皇殉葬,左家為保太后,甘願投誠交出兵權,他們兄弟三人註定淪為刀俎魚肉。

改朝換代,風雲變色,那場天地之爭,卻與他們無關。

那是些,多麼難熬的歲月啊。

林芷萱瞧著一言不發的魏明煦,卻當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上前打開了食盒,瞧著裡頭的飯菜還算清淡可口,便對魏明煦道:「王爺不如先吃點東西吧,等她們拿了葯匣子和衣裳來,再給王爺上藥更衣。」

魏明煦瞧著那小姑娘一疊一疊地取出食盒裡的飯菜,又給他擺了碗筷。

她方才還說,今天晚上,自己要聽她的。

呵,多少年沒有人敢對他說這樣的話了。

「好。」魏明煦走到了桌前,接過了林芷萱雙手遞過來的筷子。

林芷萱瞧著冬梅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擦著柜子,自己便在魏明煦旁邊坐了,也取了一副碗筷,吃起飯來。

這幾日在馬車上,她很少有胃口吃東西,也是身子不適,卻也飢腸轆轆,更何況今天天已經這麼晚了。她需要吃點東西,否則,今夜她怕自己撐不過去。

況且,即便是她終究護不住他,要陪他共赴黃泉,那也要做個飽死鬼吧。

冬梅一邊擦著柜子,一邊不停地拿餘光打量著那個身上帶血的男人,她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她也感覺到,是發生了大事了,天大的事,危在旦夕,很多人的生死可能就在一剎那之間。

可是那兩個人,是怎麼就坐在一桌,那樣斯文優雅地悶頭吃起飯來。

秋菊離了林芷萱處就匆匆去了顧媽媽的住處,顧媽媽住的地方也不過是官驛里尋常安排給下人住的地方,自然不可能一人一間,顧媽媽正和跟著林雅萱的邱媽媽住在一起。

秋菊敲了門,當著邱媽媽的面也不好說話,只撤了個謊對顧媽媽道:「媽媽,這幾日車馬勞頓,我瞅著冬梅懶得很,倒是不放心今夜她來給姑娘守夜,不如還是勞累了媽媽,依舊由您去給三姑娘守夜吧。」

顧媽媽自然願意,她才不想和邱媽媽同在一個屋檐下,邱媽媽見狀卻笑著道:「顧媽媽不是才說三姑娘勸了你歇息,怎麼又叫著去了?」

顧媽媽聞言卻只笑著道:「三姑娘從小是我照看大的,想必適才是可憐我,想讓我歇了,可是那些小丫頭耍滑頭躲懶也是有的,自然還是要我去照看著才好,畢竟走了這麼些天了,三姑娘也是倦得很,那些小丫頭哪裡照看的過來?」

說著便和秋菊出了門。

出了門,秋菊一邊拉著顧媽媽往馬車的方向去了,路上才壓低聲音將林芷萱吩咐的話一一與顧媽媽說了。

邱媽媽原本並沒有放在心上,只是見她們兩個走了,才隨意地在窗邊朝著外頭看了一眼,卻詫異地發現顧媽媽和秋菊兩個正竊竊私語地說著話,走的方向也不是林芷萱的住處。

從杭州離開之前,劉夫人再三囑咐了她,要好生看著林芷萱都在做什麼,好生護著林雅萱。這主僕兩個鬼鬼祟祟的,是不是該去跟林雅萱說一聲。

顧媽媽和秋菊哪裡知道這個,顧媽媽只聽了秋菊的話十分的詫異道:「在這裡沐浴?這兒雖然清凈,可是畢竟不是在家裡。」

秋菊到現在都還沒有從適才的驚嚇中緩過神來。

只拉著顧媽媽道:「這事兒怕是比在外頭沐浴更大。媽媽,您什麼都不要說,什麼都不要問,我已經吩咐驛館的夥計了,一會兒他們將水搬到門口,我和你兩個搬進屋裡去。進了姑娘屋裡之後,無論您看到什麼,都不許失態。」

顧媽媽被秋菊這樣一說,也是嚇了一跳:「丫頭,你這是在說什麼啊?」

秋菊一臉的失魂落魄,似是在勸顧媽媽,又似在自言自語:「媽媽可還記得大半年前,我跟媽媽一起,冒著府里的規矩,給二姑奶奶送了一回水,當時媽媽就勸我,可是我沒有聽,我信了三姑娘,跟了三姑娘,如今看來,我當初賭的那一把,是賭贏了。

現在,或許三姑娘在做一件跟當初的我一樣的事情吧。

那個人……那個人是……敬親王。」

話到後來,幾乎微不可聞。

但是秋菊卻記得,卻想起來了,當初在金陵王家,林芷萱去四房請大夫的時候,曾經見過魏明煦一次。

還有在三房的荷花池,魏明煦曾經幫林芷萱抓住了玉哥兒,自己還跟林芷萱一起跪過他,林芷萱當時說,謝他的「救命之恩」。

後來,林芷萱還給一位王爺寫過信,還讓自己親自送去。

除了他,秋菊想不到林芷萱還認識哪個王爺。

雖然秋菊不知道林芷萱和魏明煦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是怎樣認識的,但是,他們一定認識不假。

而剛剛那個人,雖然他衣裳上沾了血污,可是他頎長的身材,英俊的容顏,還有迫人的氣勢秋菊記得,定然是他。

秋菊雖然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她知道三姑娘要幫這位敬親王,自己要聽三姑娘的話。

***

*^__^*更新到~感謝山竹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愛你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