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二十六章 跪求

第二百二十六章 跪求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10 22:10  字數:2462

與綠鸝落了座,林芷萱才問起了陳氏和林嘉宏如何了。

綠鸝稍微一猶豫,瞧了一眼懷裡的鐲子,才具實道:「太太早起先訓誡了二爺,然後去看了二奶奶,說了好一會子的話,只是沒有帶人進去,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說了什麼。

只是和紫鳶在門口守著,聽見太太在跟二奶奶說話,一開始言辭激烈,後來漸漸就聽不見了,只二奶奶在裡頭哭,等我們進去的時候,已經什麼都看不出來了。

太太只說家裡的瑣事依舊交由二奶奶管著,只是賬簿暫時放在太太這兒。

後來,二奶奶讓二爺來當著我們的面給二奶奶賠了不是,收回了那些什麼休妻的話,二爺和二奶奶在太太屋裡吃的飯,只見二爺頗為憐惜二奶奶的模樣,很是後悔昨兒的酒後胡為,太太只看著他們夫妻和睦略放下了心,只說這頁翻過,不許再提,才想起讓我來給姑娘送早膳了。」

林芷萱聽了微微點頭,不管日後如何,至少現如今是最好的。而林嘉宏自然憐惜陳氏的,一日夫妻百仁恩,他們兩人做了這麼多年的夫妻,雖然總是爭吵,卻也不是沒有情分。

如今見了陳氏的模樣,林嘉宏才悔恨昨兒下手重了,無論柳香如何,陳氏才是他同床共枕的夫妻。

他更悔恨的是,如今陳氏好不容易掌了林家的權,最要緊的就是掌管了銀錢一項,這給了他多大的方便,一旦缺錢,便只要跟自己的媳婦討就好了,如今銀錢這一項被王夫人收了去,正是斷了林嘉宏的財路,他怎能不懊惱。

林芷萱卻覺得這樣很好,林家的寶萊閣倒了,又才花了這麼寫銀子休整家裡的宅院。地震遭了災,外頭的莊子今年的收成也定然不好。

將這樣大一個家交在陳氏和林嘉宏手裡,林芷萱總覺得沒有握在王夫人手裡穩妥。

用過早膳之後,林芷萱讓秋菊送了綠鸝回去,一邊讓秋菊好生盯著西院的動靜。自己卻讓顧媽媽帶了些補品藥材去了面水軒探望陳氏。

瞧著陳氏委屈可憐的模樣,林芷萱倒是再沒有絲毫倨傲之態,反而真心垂憐寬慰,又贊陳氏這些年為家裡費心勞力,盡心侍奉王夫人,又怪林嘉宏不念舊情,又勸慰陳氏該好生收收性子,婆家比不得母家,也該入鄉隨俗,將王夫人真心當做生母侍奉,王夫人自然也會善待於她,又說了王夫人的好,說到動情處,引得陳氏又哭了一回。

在面水軒留了好半晌,顧媽媽才陪著林芷萱回去,顧媽媽只嘆道:「難為姑娘這番苦心了。」

林芷萱淡淡道:「我畢竟是家裡的女兒,日後不知歸於何處,她才是我們林家的媳婦,是要服侍娘一輩子的人。便是有怨,她朝著我來無妨,只是不能殃及母親。」

顧媽媽點頭應著,這才道:「我去打聽了一下柳香,昨兒雖然也有幾個素日與她交好的小丫鬟將她抬進了屋裡上了葯,只是昨日外傷太重,傷及心脾,又因著天太熱,得了炎症,正高燒不退,二爺請了大夫來看了,說即便是救過來,這樣的高燒怕是也會燒壞了腦子。」

林芷萱緩緩點頭應了,才道:「咱們屋裡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吧。」

顧媽媽回道:「都收拾好了,姑娘放心。」

林芷萱道:「我今兒晚上不住在杏林居,宿在畢春堂吧。」

顧媽媽沒有多言,只點頭應了。

卻不想,林芷萱回了杏林居卻發現秋菊並沒有回來,只當是西院還沒有動靜,冬梅見了林芷萱回來,卻是眸中大喜,道:「姑娘,秋菊姐姐適才回來說瞧見大太太去了畢春堂。」

林芷萱道:「什麼時候的事?林雅萱呢?」

冬梅道:「好半天了,我聽秋菊姐姐說四姑娘沒有去,只大太太一個人去了畢春堂。秋菊姐姐原本要等著跟姑娘說呢,可是左等姑娘不來右等姑娘不來,秋菊姐姐就吩咐了我在這裡等著姑娘,自己先去了畢春堂盯著去了。」

林芷萱點了頭道:「也快到了用午膳的時辰了,咱們先過去吧。」

顧媽媽和冬梅陪著林芷萱往畢春堂去了,到了畢春堂,卻見一屋子的丫鬟都等在外頭,畢春堂關著門,就連紫鳶都守在門口。

林芷萱擰了眉頭過來問:「這是怎麼了?」

紫鳶攔了林芷萱低聲道:「大太太過來了,正和太太在裡頭說話呢。太太說了不讓人進,要不我給姑娘通報一聲?」

林芷萱聽了紫鳶的話擰起了眉頭,道:「也好。」

紫鳶應著,正要去敲門,卻見畢春堂的房門打開了,綠鸝在裡頭,正出來叫紫鳶和畫眉幾個進去伺候。

想來裡頭的事是談完了,只是怎麼這樣的事情紫鳶在外頭守著,而綠鸝竟然能在裡頭。

林芷萱攔了紫鳶道:「先別說我來了。」

紫鳶聽了林芷萱的話也是明白了什麼,只點頭應著進去了,林芷萱瞧了綠鸝一眼,便去了耳房,綠鸝跟上,一直守在這裡的秋菊也跟了上去。

顧媽媽遣了茶水間的人,只留了綠鸝和秋菊兩個,問:「你怎麼在裡頭?大太太和太太說了什麼?」

「原本太太是在裡頭跟我說話,大太太忽然來了,太太就只留了我在裡頭侍候,大太太讓太太遣了人……」綠鸝壓低聲音道,「給太太跪下了。」

「什麼?」林芷萱也是嚇了一跳,孀嫂跪弟媳?劉夫人也真能幹的出來!

綠鸝四下瞅了瞅人,也是慌張道:「姑娘小聲點,我也是嚇了一跳,大太太認了求二奶奶一事是一時糊塗,直接就來求太太寬恕,又可憐兮兮地說了一番西北悲慘的身世,她帶著四姑娘如何清苦,多麼不易,只求四姑娘有個好歸宿。

大太太還給太太磕了頭,說只要能讓四姑娘跟著姑娘進京,她願意跟著大爺住到鄉下的莊子里去。

這一手可憐牌打得,太太都沒了主意,尤其是說到這做母親心疼女兒的心思,太太也是跟著紅了眼眶,就應了。」

林芷萱也是擰著眉嘆了一聲,王夫人最是吃軟不吃硬,若是劉夫人跟以前一樣一味用強王夫人定然不會容她,可是這一番聲淚俱下的哭訴,卻足夠打在王夫人心上。

而既然應了,要再想反悔就難了。

「只林雅萱一個人去?」林芷萱問。

綠鸝點頭應著:「是,太太只許了四姑娘一個人跟著姑娘過去,只是也沒有讓大太太去鄉下的莊子。」

***

感謝山竹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