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交代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交代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10 22:10  字數:2391

?秋菊也看見了,對林芷萱附耳道:「像是玉蕊。」

林芷萱點了點頭卻並沒有說什麼,只帶著秋菊和顧媽媽回了杏林居。

一進門,竟然發現夏蘭在屋裡等著林芷萱,已經洗了臉,收拾好了情緒。

見林芷萱進來,急忙上前給林芷萱磕了個頭。

林芷萱扶了她起來,道:「快起來,好了,如今也算報了仇,都過去了,過去的事情,進了京,就誰都不許提了。」

林芷萱這話是在對夏蘭說,更是對秋菊和顧媽媽幾個要跟著一同進京的說。

夏蘭和秋菊、顧媽媽三人都是點頭應著。

林芷萱道:「天色不早了,都早些睡吧。」

秋菊道:「只怕今夜,府里沒有幾個人能睡得著了,姑娘還讓我們去睡。」

林芷萱笑著道:「既然,我讓她們都睡不著了,我自己自然該睡個好覺了。」

秋菊道:「那太太那邊您不管了?還有西院。」

林芷萱笑著一邊由秋菊和夏蘭服侍著更衣一邊道:「娘管家這麼多年,自然比我更有分寸。況且如今這一鬧,陳氏不過是砧板上的魚肉,任娘怎麼揉捏了。或是斥責她一頓,收了家裡的大權,陳氏日後也只能像以前一樣跟在娘身邊立規矩。

可是我覺著,最好的法子,還是娘斥責他們夫妻兩個一頓,趁著如今陳氏受傷受屈,將她當女兒待,收了她的心。日後家裡的瑣事依舊由陳氏打理,卻真心敬娘,娘安安生生地哄著歆姐兒,含飴弄孫。」

顧媽媽聽了也是道:「這自然是最好的。只是也不知道二奶奶能不能從此轉了性子。倒是沒想到二爺是個這麼厲害的,我瞧著打得倒是不輕。」

林芷萱笑著道:「二哥哥那也就是趁著今夜喝了酒的緣故,再加上看見柳香被打成那樣,他是真的動了氣,傷了心,才借著酒勁兒鬧了起來,你且看著他明兒早晨後悔吧。」

夏蘭卻道:「柳香,當真在二爺心裡那麼重?」

林芷萱瞧著她道:「倒不見得是重,只是這些年陳氏再怎麼好,也是太過焊妒了,二哥哥多少事情是柳香幫著周全的,二哥哥心裡自然是承了她的恩情的。

陳氏再才聽了柳香那樣的話,她自然是心裡氣柳香背叛,面子上又覺得自己以前寵柳香寵錯了,又覺得掛不住,再加上二哥哥一回來見柳香那樣,只知道護著柳香。

連娘在的時候,兩個人的話都說得那樣難聽了,誰知道我們沒去的時候,兩個人打成什麼樣了。一個寸步不讓,就是步步相逼了。」

秋菊道:「那西院母女兩個,姑娘也不去管他們了嗎?」

林芷萱道:「我拔了陳氏,就是斷了她們的退路,若他們日後還想再林府里呆下去,少不了要到娘面前負荊請罪去,只要這兩人出不了林府進不了京,就翻不出多大的浪來。

好了,瞧瞧你們一個個的在這兒興奮什麼,你們不累我還累呢。趕緊回去睡吧,明兒還有一整天的功夫給你們看戲呢。

夏蘭明兒還要回家去,這幾天都歇好了,路上辛苦,不比家裡,都養好了精神。」

幾人都點頭應著,林芷萱才道:「顧媽媽給我守夜吧,秋菊回去好生看著春桃,別讓她出什麼岔子。」

秋菊點頭應著去了。

林芷萱這才由顧媽媽服侍著躺下。

這整整一夜,林府彷彿翻天覆地,沒有人能睡得著。王夫人呵斥了林嘉宏幾句,就讓他喝下了醒酒湯睡了,只說明兒清醒了再來和她說話。

而陳氏到了畢春堂就已經醒了,王夫人卻沒有見她,只把她安排在了西梢間,讓彩雀給她上了葯,伺候了她一晚上,陳氏想見王夫人,彩雀卻通傳王夫人的話說:「太太累了,有什麼事,明兒再說。」

陳氏一夜輾轉反側,夜半還聽見林嘉宏在隔壁屋裡震天響的鼾聲,卻由一開始的氣怒憤慨,漸漸委屈猶豫,到最後的驚懼害怕,在林府的一樁樁一件件,彷彿她這輩子第一次去想得這麼徹底,這麼透徹。

次日,林芷萱起晚了,原本到了起床的時辰,顧媽媽來叫過林芷萱,但林芷萱沒有應,只說:「不用著急,今兒早晨估計不用去娘那兒請安了,我昨兒睡得晚了,累得很,再歇一會。」

顧媽媽卻是哭笑不得:「姑娘將府里交了個天翻地覆,自己倒是在這兒躲起懶來了。」

還是夏蘭過來跟林芷萱辭行回家一趟,林芷萱這才由顧媽媽服侍著起了床,才洗漱更衣完,便見綠鸝抱著食盒過來了,果然通傳說今兒太太讓三姑娘在自己屋裡吃了,就不用過去了。

顧媽媽也是詫異,嘟噥道:「三姑娘是怎麼知道太太今兒不讓過去吃飯的,還真神了。」

秋菊掩著嘴笑著道:「昨兒二爺喝了酒,太太定然沒法斷案,自然要等今兒早晨人都醒了才來說話的,那是哥哥嫂子的事,太太怎麼會許姑娘看著。」

顧媽媽也是恍然,笑著點了秋菊的頭:「你個機靈鬼。」

林芷萱瞧著綠鸝送過來的水晶蝦餃和腌黃瓜、片兒川笑著道:「你也別走了,在我這兒一起吃吧。」

綠鸝急忙推辭,林芷萱卻道:「我這馬上就要走了,其實原本該夏蘭親自給你磕個頭謝你的救命之恩呢,只是我今兒許了她的假回家了。這頓算是我替夏蘭請的,我聽說還因著這事兒在娘那兒讓你受了委屈不是?」

綠鸝聽了林芷萱這樣的話,也是心口泛酸,只道:「姑娘說哪裡的話,我和夏蘭也是相交一場,她一時想差了,我怎能不幫一把。」

林芷萱笑著讓秋菊服侍綠鸝坐了,一邊又去自己的首飾匣子里取了一對翡翠鐲子給了綠鸝:「這還是二姐姐嫁進梁家之後,三天回門兒的時候悄悄給我的,是我自己的東西,不在家裡的賬上。」

綠鸝瞧見了卻是無論如何也不敢收,只說太貴重。

林芷萱卻道:「不僅是為了夏蘭,我這麼些日子不在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娘,若是家裡出了什麼事,便可寫信給我,悄悄讓人送了去。也算我在府里留了雙眼睛,在京城才能稍微放心些。」

林芷萱既然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綠鸝自然不能不接了,只再三謝了林芷萱,並表了忠心,會盡心竭力地服侍王夫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