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二十一章 審問

第二百二十一章 審問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09 04:57  字數:2538

春桃聽了這話,卻不敢再多言,只趕緊朝著面水軒去了。

春桃在面水軒外躊躇了許久,攔住了陳氏房裡的一個小丫鬟,問了柳香在哪兒,那小丫鬟只道柳香在陪著二奶奶查賬。

春桃也不知道林芷萱叫柳香過去這事兒該不該讓陳氏知道,也是心急亂了方寸,只給那小丫鬟偷偷塞了一兩銀子,讓她悄悄地去給柳香遞個信兒,說是她來找她。

那小丫鬟瞧著那麼多銀子,自然是也雙眼冒光,也顧不上什麼悄悄不悄悄,只趕緊收了銀子,歡喜道:「姐姐且等一會兒,我這就給你叫去。」

說著便進了陳氏的屋,陳氏見忽然進來個小丫鬟鬼鬼祟祟的,便擰眉問她什麼事。

那小丫頭見問也不敢不答,只說:「三姑娘屋裡的春桃過來找柳香姐姐。」

正在打算盤的柳香嚇得撥錯了算盤珠。

陳氏卻擰著眉頭道:「大晚上的,她來做什麼?」

只讓你小丫頭去問清楚了,柳香卻站了起來道:「就怕她問不清楚,還是我去看看吧。」

陳氏沒有多話,只繼續低頭看賬本。

柳香這才急匆匆地出來,見了春桃也是一臉的惶急:「你這個時候過來做什麼?我在二奶奶面前伺候著呢,你怎的還找個小丫頭這樣沒頭沒腦地就撞進去了。」

春桃不理柳香的埋怨,只拉著她的手道:「不是我找你,是三姑娘找你,我瞧著那架勢不善,你說這可怎麼辦?」

柳香一聽也是嚇了一跳,許久才緩過神來:「你就說我在二奶奶這兒忙著查賬,抽不出身來。」

春桃道:「三姑娘說,若是我請不過你去,就不讓我跟著她進京了。」

柳香卻道:「不會,三姑娘答應了二爺的,只是嚇唬你罷了。」

春桃瞧著柳香不想去的模樣,卻是急了:「那怎麼?難不成我就這樣回去?」

柳香也有幾分無措,她不知道林芷萱要幹什麼,正不知該如何是好,卻聽見屋裡陳氏從窗戶揚聲問著:「春桃過來是什麼事?要說這麼久?」

柳香見了陳氏問話,也不敢不答,卻是認準了不去,便對春桃道:「你別怕,就說二奶奶這邊不放我,你且回去,三姑娘不會把你怎樣的。」

說著,柳香就進了屋,與陳氏只道是春桃過來問後日去京城箱龕車馬的事,與她細說了半晌。

陳氏不悅地抱怨了兩句,只讓柳香繼續幫著算賬。

春桃猶猶豫豫地好半晌才挪回了杏林居,照著柳香的話一一對林芷萱回稟了。

林芷萱卻是冷笑:「想來是這些日子你養尊處優得久了,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也是該好生從新立立規矩了。給我跪下!」

春桃身子一抖,不可置信地喚了林芷萱一句:「姑娘」

林芷萱道:「你自己跪,還是我讓顧媽媽幫你跪?顧媽媽手下沒輕重,你可想仔細了。」

春桃瞧著走上前來的顧媽媽,卻是嚇得只得趕緊跪了下去。

林芷萱對秋菊道:「你去請,當著二奶奶的面給我請,若是柳香還不來的話,你就告訴她,春桃在這跪著等她,她不是在算賬嗎?你告訴他,我也在這裡算賬呢,什麼時候咱們把這個賬算完了,什麼時候春桃再起來。」

秋菊恭聲應著,趕緊地去了。

夏蘭卻是明白了些什麼,只不可置信地看了林芷萱一眼。

不多時,在外頭等著的顧媽媽過來回稟,說是:「柳香來了,不過,二奶奶也跟著來了。」

林芷萱瞥了一眼面上已經滲出了冷汗的春桃,道:「來得正好。春桃,你說是不是?」

春桃的身子想篩子一樣抖著,卻說不出話來。

陳氏只在面水軒聽著秋菊的口氣,猜著林芷萱是要找柳香算夏蘭落水的賬,原本要護著柳香,不讓她過來,卻不想柳香聽了春桃在罰跪,卻是忍不住了,竟然花言巧語地勸著陳氏陪著她來了,畢竟這是陳氏的人,為她做事,可不許林芷萱欺負。

陳氏還沒進門,便看著林芷萱處空蕩蕩的院子道:「三妹妹這大晚上的,在算什麼賬啊?還要我屋裡的人來幫著?三妹妹屋裡的秋菊不是頂聰明的人嗎?這賬她還算不過來?」

林芷萱瞧著陳氏走進來,卻連身都沒有起,只依舊坐在主位上,笑著道:「陳姐姐怎麼也來了?我不過是有點事情想問問柳香罷了,倒是沒曾想還驚動了姐姐,姐姐坐,趕緊上茶,上好茶。」

陳氏瞧著林芷萱這樣無禮,也是擰了眉頭,卻也不堪示弱地在正堂主位的另一張太師椅上坐了,笑著道:「我只聽說妹妹也在這裡算賬,倒是好奇妹妹何時還有了這本事,也來跟著聽聽學學。」

林芷萱笑盈盈地看了陳氏一眼:「那姐姐可聽好了,學好了,我只教一遍。」

陳氏被堵得一陣急怒,卻只狠狠瞪了林芷萱一眼,並沒有說話。

林芷萱卻已經轉開眼瞧著柳香了:「我聽說二奶奶忙,我進京的車馬物什兒都是交給你安排的?」

柳香原本以為林芷萱要問夏蘭落水的事兒,卻不想怎得問起了進京的車馬,倒是有些措手不及。

陳氏聽了林芷萱的話也是提起了心思,她竟然是要問林雅萱母女兩個進京的事,陳氏忽然覺得自己中計了,怎得入了這個鴻門宴來?

陳氏看了柳香一眼,這事兒不是做的很謹慎隱秘嗎?林雅萱那邊連東西都還沒有收拾呢,是要等到十五日晚上下了鑰再安排人秘密收拾的,到時候人不知鬼不覺,十六日一大清早上了路,事兒做成了,王夫人吃了啞巴虧,這事兒才能鬧出來,到時候自然也不會叫人去追回來,否則就是當著外人的面丟了大臉了。陳氏就算贏了。可如今林芷萱是怎麼察覺的?

林芷萱瞧著柳香不答,便接著道:「我一直聽二奶奶說你是個算賬的好手,可是春桃卻告訴我,外院預備的馬車,比給我預備的,多了三輛,這是怎麼一回事?」

柳香惶急地看了陳氏一眼,還沒有說話,陳氏便對林芷萱道:「不過是路上怕你們擠,又怕路上出個什麼事沒馬車替換,便多安排了幾輛馬車以備不時之需而已。」

林芷萱聽了陳氏的話,卻是恍然大悟,似笑非笑地看了陳氏一眼:「哦?原來是這樣只是我在與一個下人說話,姐姐著急什麼?我原以為這馬車的事都是柳香在管著,姐姐並不知情,卻不曾想這些事情姐姐竟然比柳香還清楚,那我就只問姐姐好了。

我聽春桃說,那三輛馬車,一輛是給林雅萱和大太太的,一輛是給西院的丫鬟的,還有一輛是給西院裝箱龕行行李的,這事兒姐姐要怎麼說?」

感謝雪後依微的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