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二十章 大膽

第二百二十章 大膽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08 08:59  字數:2427

王夫人聽了林芷萱的話也是覺得有理,便應了林芷萱所求。

用過早膳,王夫人與眾人說著定了此事,讓林芷萱和林嘉宏切回去收拾東西,七月十六齣發。

又以一雙兒女具要進京膝下寂寞為由,留下了林雅萱,林芷萱又向王夫人託付了歆姐兒,畢竟路途遙遠,林芷萱也不能帶她進京。

林雅萱母女兩個哪裡肯干,又求了王夫人一早晨,等林芷萱等人散了,劉夫人和林雅萱還不曾走,只留在王夫人處,軟磨硬泡了半天,卻不想適得其反,越發被王夫人厭棄,更是咬定了不鬆口,留了他們在杭州。

林芷萱回了杏林居,指了春桃、夏蘭、秋菊、冬梅四個和顧媽媽陪她進京,讓一屋子的人開始收拾東西。

顧媽媽心裡明白林芷萱這一去怕是就回不來了,只讓秋菊幾個收拾起東西來也不要嫌多,能帶走的,就帶著吧。

秋菊幾個聽了顧媽媽的囑託,心裡也是明白了個大半,可杏林居的其他小丫鬟們,卻是看著林芷萱十分的不舍,林芷萱走了,她們的命運都流於未知,誰也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

一直到七月十四,林芷萱依舊晨昏定省去王夫人處用膳,倒是沒見林雅萱母女兩個鬧了,林芷萱心中反倒有幾分不安,晚膳的時候問了王夫人一句,王夫人只道:「她們娘倆開始幾天成日里鬧著我,後來想來是知道沒盼頭了,就不來了,也好些日子沒過來吃飯了。」

林芷萱心中知道林雅萱母女兩個不是那麼輕易放棄的人,從王夫人處回來便遣了秋菊過去瞧瞧。

秋菊去了一趟回來,只與林芷萱道:「她們那邊沒什麼反常的,該吃飯吃飯,該睡覺睡覺,只是聽說前兩天,大太太去了二奶奶處,關上門說了好半天的話。」

林芷萱下意識地想到了什麼,雖然不敢相信陳氏會有這麼大的膽子,卻依舊不放心,對秋菊道:「你去外頭看看車馬準備得怎麼樣了。」

秋菊不解其意:「車馬?」

林芷萱點了點頭。

秋菊忽而詫異道:「姑娘是擔心不會吧,二奶奶哪裡來的這樣的膽子」

林芷萱截了她的話道:「我也只是疑心,也可能是我想多了,你且去好生打聽打聽。」

「哎。」秋菊應著,趕緊去了。

好半晌秋菊才回來卻是面色鐵青。

林芷萱正指使著冬梅幾個將那副棋盤和兩幅棋譜一起帶上,還有冬夏的衣裳。

見到秋菊這樣回來,林芷萱便只點了她與自己往東梢間說話。

秋菊道:「姑娘,我打聽了,外頭的小廝嘴都緊得很,什麼都問不出來,可是我親自去外院,一輛輛數了馬車,卻發現比跟我們說的多出了三輛來,我悄悄地去問了常遠,他避著人跟我說,那三輛馬車,一輛給四姑娘和大太太,一輛給西院的丫鬟,還有一輛裝著衣裳箱龕,都是二奶奶安排的。」

林芷萱恨恨地拍了桌子,她最擔心的就是自己走了之後,陳氏獨掌大權日漸驕橫不把王夫人放在眼裡,卻不想如今自己還沒走呢,府里竟然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陳氏這是擺明了視王夫人如無物,若是那日林雅萱母女兩個跟著自己和林嘉宏走了,那豈不是打了王夫人的臉。

王夫人說了不讓她們去,陳氏竟然就自作主張預備了馬車,連知會都不知會王夫人一聲,就這麼安排著人上路了。

林芷萱站起來在屋裡來回走了兩圈,自己還有兩日就要進京了,家裡的事原本她還想得過且過便這樣放下,想著王夫人上次一番警醒能讓那些不安分的人有幾分忌憚,卻不想更加變本加厲起來。

「二哥哥回府了嗎?」林芷萱忽然看著秋菊沉聲問著,眸子里一片清冽冰冷。

秋菊一愣才道:「想來是沒回府呢,我聽常遠說閆四還沒回來,所以馬車的事我才問了他。」

林芷萱擰著眉道:「你去給我把這個事兒問清楚了,二爺去了哪兒,什麼時候回來,都一一問清楚了過來回我,再叫顧媽媽來見我。」

秋菊看著坐下來的林芷萱那樣的神色,也是心頭一驚,趕緊應著去了。

顧媽媽不多時歡喜地進來,還以為林芷萱要囑咐什麼東西別忘了拿。

卻不想林芷萱正沉著臉坐在桌邊想著什麼,看了林芷萱那樣的臉色,顧媽媽心中也是一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掩了臉上歡喜的神色,恭聲問林芷萱有什麼吩咐。

林芷萱看了一眼外頭暗下來的天色,道:「讓我屋裡的小丫頭都回去歇了,只叫夏蘭和春桃過來,再留兩個婆子在院子里看住門,等著召喚,不許人靠近。」

顧媽媽聽了林芷萱這話更是驚詫,卻一句話不敢多說,趕緊著回去辦了,遣了林芷萱屋裡的人,只把春桃和夏蘭叫了過來。

春桃和夏蘭原本都在收拾著東西,夏蘭不知道林芷萱忽然叫她是做什麼,春桃更是一個多月沒被林芷萱傳喚了,如今馬上要走了,她更是嚇了一跳,放下了手中的活計,趕緊去了。

春桃去的時候,林芷萱正坐在正堂中,夏蘭已經來了,正和林芷萱說著話。

「東西都收拾的怎麼樣了?」

夏蘭道:「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林芷萱淡淡笑著道:「好,我們今天把事情了一了,明兒我許了你的假,回一趟家,後天一大清早,就要走了。」

夏蘭也是惦念著家裡的母親和弟弟,想來求假卻又不敢,林芷萱的話才說出來,夏蘭便是感激地連忙謝恩。

春桃看著她們主僕兩個如此親昵,摸著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一陣懊惱憤然。

春桃進來給林芷萱行了禮,林芷萱卻只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沒有理她,直等到秋菊匆匆回來,與林芷萱稟了:「二爺今兒才和府衙告了假,因要去京城,府衙的幾個同僚在喬府擺了宴給二爺踐行,想來要回來得晚些,我細問了時辰,說是還請了戲班子,想來要鬧到大半宿。」

林芷萱點了點頭,才對春桃道:「你去趟面水軒,把柳香找來,說我有話問她。」

春桃瞧著這架勢,只覺得情況不妙,剛要說什麼天色已晚,林芷萱卻繼續道:「她不是你的好姐妹嗎?想來不會不賣你這個面子,若是請不來,你就陪她一直呆在杭州一輩子。」

今天的更新^^明天三更,求票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