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一十六章 玫瑰

第二百一十六章 玫瑰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06 15:41  字數:2604

?

面水軒里陳氏主僕正在表著衷腸,杏林居了林芷萱和蘆煙歆姐兒已經吃完了飯,秋菊幾個伺候著漱了口,凈了手。

林芷萱問著蘆煙要不要歇晌覺,蘆煙才躺不住,只纏著林芷萱道:「我在家裡我娘和嫂子都看不住我歇晌覺呢,到你這裡還能來睡覺啊?我聽說你們家才修了園子,走走走,領我看園子去。」

林芷萱瞧著外頭火辣辣的太陽就犯愁,只道:「要不在我屋裡再坐一會兒,等一會兒涼快一點兒了我再領你出去。」

蘆煙瞧著林芷萱嬌嬌弱弱的模樣卻是擰起了眉頭:「在你這裡有什麼好玩的?」

林芷萱想了想道:「我記得我屋裡還收著一副早些年楚楠送我的棋具,是軟玉做的棋子兒,新榧木的棋盤,棋子敲上去有金玉之聲,很是精緻好看,我一直收著,好些年沒拿出來了,不如給你瞧瞧。」

蘆煙詫異道:「楚楠姐姐給你的啊?什麼時候的事?」

林芷萱只記得是自己哪年生辰的時候,卻實在記不清了,只讓秋菊去找。

蘆煙這才又興沖沖地道:「你不說我還忘了,雪安從京城送信來給我,還給我帶了兩瓶玫瑰花露,不是吃的,是沐浴用的,你有沒有聞到我身上香香的?」

林芷萱去嗅了蘆煙的髮絲,果然比桂花油更清淡香甜些。

蘆煙道:「我拿了一瓶給你,樂菱應該已經給秋菊了,你好生收著,我以前只聽說拿玫瑰花汁子做胭脂,做花露吃,還是頭一次見著用來沐浴篦頭髮的呢。」

蘆煙說著,面上又帶了沮喪:「果然只有京里有這樣好的東西,我們在杭州聽都沒聽說過的。」

說著,蘆煙又可憐巴巴地要來求林芷萱帶她一起進京。

林芷萱只瞧了她的眼神便知道她要說什麼話,趕緊截話道:「是雪安送來的玫瑰露嗎?我倒要瞧瞧,也不知道是她這玫瑰露洗了香,還是新鮮的花瓣洗了更香,你可有試過?」

蘆煙果然為著林芷萱的話轉了心思,道:「這我倒沒試過,我們家的玫瑰花早就開敗了。」

林芷萱笑著道:「我聽顧媽媽說,前些日子府里整修,才從顧家進了今年最後一茬玫瑰進來,在看山樓後面開得正好,要不我們去采了些來試試,說不定比京里的稀罕玩意兒還好呢。」

蘆煙立刻雀躍起來,笑著道:「好呀好呀,咱們不如也自己試著動手做做玫瑰花汁子試試,保不齊做得比她的這個還好,雪安給的這個是純玫瑰花香的,要不咱們多采幾種花,再調個別的香味的。」

林芷萱瞧著蘆煙轉了進京的心意,自然只有陪著她,便笑著道:「好,那我讓顧媽媽去了小籃子來,咱們一起去看山樓。」

「好好好。」蘆煙連聲應著。

秋菊翻箱倒櫃地找了好半晌才抱了壓箱底兒的新榧木棋具過來,卻見林芷萱和蘆煙又要出去,芷萱原本還要拿給蘆煙看,蘆煙卻一心想著出去摘花,只擺了擺手道:「我又不會下棋,不瞧了,成日里坐在那裡擺石頭哪有去摘花做玫瑰汁子有趣。」

林芷萱只得讓秋菊暫且放下,顧媽媽已經取了籃子來,卻還要勸林芷萱少些出去,免得中暑。

林芷萱卻笑著道:「讓劉媽媽哄了歆姐兒歇晌覺去,就不要跟著我們去了,好在看山樓那一片樹多,不致於總是曬著,比屋裡還涼快些。」

顧媽媽也只得應允了,跟著蘆煙來的幾個婆子也是上來勸,蘆煙苦著臉看著林芷萱,林芷萱幫著說了半天的好話,那些婆子們才終於許了,一直在林芷萱和蘆煙身後緊緊跟著。

林芷萱屋裡杏兒、荷葉幾個小丫鬟最是喜歡這些花花草草,也提著小籃子要跟著去,說采了花兒,姑娘們要花汁子,她們要了榨乾的花瓣做點心吃。

大半屋子的丫頭都是來了興緻,興沖沖地要跟著去。顧媽媽虎著臉喝退了幾個,留在屋裡看家,自己卻因為擔心林芷萱,跟著去了。

歆姐兒見了這個架勢,哪裡睡得著,非要一起跟著去,林芷萱讓劉婆子取了傘一會兒給歆姐兒打著,又約法三章,這才領著一屋子的丫頭們去了看山樓後的玫瑰圃里摘花去了。

紫鳶來杏林居找人的時候正撲了個空,只看見春桃在院子里朝著院外探著頭看,紫鳶笑著上前來打了個招呼:「好些日子沒見你了,怎得成日里躲在屋裡不見人,還胖了這麼多?」

春桃心裡一陣發緊,只笑著敷衍了紫鳶兩句,才道:「姐姐今兒怎麼得空來杏林居了?」

紫鳶道:「我來找三姑娘,三姑娘呢?」

春桃適才看著紫鳶來了,還以為是太太發了狠要懲治夏蘭呢,原來是找林芷萱,心中有幾分失落,面上卻依舊笑著道:「三姑娘陪著煙姑娘去了玫瑰圃摘花去了,出什麼事兒了嗎?」

紫鳶道:「沒什麼要緊事,只是你們這麼大晌午的竟然縱了兩個姑娘去花圃,也不怕中了暑氣,合該好生勸著才是,我去玫瑰圃找找三姑娘。」

春桃不好再多問,只賠了不是,才送著紫鳶去了。

又因著紫鳶一句也沒有提夏蘭,而心中惱怒。

等紫鳶繞了個彎兒到了看山樓便聽見後頭一片的歡聲笑語。

蘆煙問林芷萱道:「芷萱,你聞聞這玫瑰花根本就沒有香味啊,怎麼能做出這麼香的玫瑰露來呢?」

林芷萱前世也曾經在京城開過一家花露的鋪子,在這制香上也並非一竅不通,只笑著道:「你用的那花露可不單單是玫瑰花的汁子,裡頭調和好幾種香花和香料呢,這玫瑰花也分種,有的香,看來我們家中的是不怎麼香的那種。」

林芷萱瞧著蘆煙這一頭的汗,晌午的日頭實在是太毒了,便勸著:「既然不香,那咱們還是回去吧。」

蘆煙正玩得起勁兒,哪裡肯聽,只道:「雖然這個不怎麼香,可顏色好看,咱們可以摘了做胭脂啊,一定會很漂亮。你身子弱,看山樓上樹蔭底下坐著去,瞧著我怎麼給你家把這小片花圃采沒了。」

林芷萱勸不住她,只得聽之任之了,自己走到了陰涼里,讓顧媽媽取幾把傘來,給蘆煙和歆姐兒撐著。

卻不想林芷萱才瞧著顧媽媽轉了個彎進了假山,就瞧見紫鳶急匆匆的過來了。

林芷萱微微詫異,還以為是王夫人處聽說了她們屋裡的事兒,讓紫鳶過來攔著了,卻不想紫鳶見了林芷萱身邊正是沒人兒,便急匆匆的上來,附耳將王夫人昏倒事說了。

林芷萱聽了大驚,卻不好在國公府的下人面前露出來,只遠遠地對蘆煙喊了一句:「我口渴得很,上去喝口茶。」

又吩咐了跟著蘆煙的婆子和樂菱好生照看著蘆煙,若是熱了渴了,看山樓上有冰鎮的梅子湯。

跟著蘆煙的婆子和樂菱都恭聲應著,林芷萱這才跟著紫鳶匆匆往王夫人處去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