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一十五章 氣昏

第二百一十五章 氣昏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05 21:27  字數:2486

?

「若是媽媽能把這事兒藏在心裡,柳香自然記得媽媽的好,日後有機會,定然報答媽媽,但是若是這事兒嚷了出去,柳香和二奶奶就只找媽媽了。」

柳香笑吟吟地說完這話,錢婆子卻嚇得魂飛魄散,盯著柳香不可置信道:「姑娘,你!你怎麼能這樣!」

柳香笑吟吟地對錢婆子點了點頭,就提著錢婆子的食盒走了,只留錢婆子一個人站在樹蔭里心驚膽戰,不知該如何是好。

紫鳶站得遠,只聽了個大概,可是聽錢婆子和柳香話里的意思,便知道今天早晨夏蘭溺水的事情想來沒那麼簡單。

「姐姐在這兒幹什麼呢?」

彩雀從王夫人屋裡出來,遠遠瞧著站在門後的紫鳶,揚聲問了一句。

紫鳶一急,三步並作兩步過來,拉著彩雀慌不擇路,躲進了王夫人房裡,錢婆子聽了彩雀的話也是嚇了一跳,急忙進院里來看,卻沒有看見人。

王夫人卻瞧著冒冒失失衝進來的紫鳶和彩雀二人擰起了眉頭:「你們兩個在做什麼?」

紫鳶看著還跪在地上哭的綠鸝,也不敢再瞞著,只勸了王夫人幾句,便扶著王夫人進東次間歇晌覺。

紫鳶在王夫人身邊年歲最久,王夫人瞧她的模樣也知道她有話要對自己說,卻不便被外人聽見,便也暫且放過了綠鸝。

彩雀上來扶著綠鸝,就因著早晨綠鸝護著夏蘭,王夫人拷問了她一頭晌,她是如何與夏蘭有這樣的私交的,又問她既然與夏蘭如此私交甚密,知不知道夏蘭勾引林嘉宏的事,又問她是不是幫著夏蘭牽橋搭線,或者幫著隱瞞。

綠鸝只得說明了自己與夏蘭因著當初錦繡坊綉帕相交的過往,又再三說了別的一概不知,也不知道王夫人信了沒有。

紫鳶服侍著王夫人進了裡屋,才將適才聽見陳婆子與柳香說的話都與王夫人事無巨細地說了。

王夫人越聽面色越沉,倒不是為了柳香推夏蘭落水的事,只是錢婆子竟然想投奔陳氏,而陳氏如今越發的膽大妄為讓王夫人本就心裡不快。

如今再加上這事兒,到讓王夫人看出許多陳氏的不好來,最讓王夫人無法容忍的是陳氏對林嘉宏的傲慢無禮。

畢竟林嘉宏才是王夫人的心頭肉,是她身上掉下來骨血,娶個媳婦來自然是要心疼自己家的兒子的,如今陳氏不僅過門兒五年並無所出,還一味地迫害林嘉宏的骨血,如今對林嘉宏和自己也這般不尊重。

王夫人一陣心思翻轉,氣得胸口發悶,又因著天熱還沒有用午膳,竟然昏了過去。

紫鳶嚇得六神無主,急忙讓彩雀和畫眉去請大夫,請二爺,請三姑娘。

綠鸝卻道:「國公府的小姐還在三姑娘處呢,這樣去請不太好吧。」

紫鳶也是急忙叫住了去傳話的人,才對綠鸝道:「是,還是你想的周到,不能鬧起來,國公府的人還在,否則不知道傳出什麼話去,只是這事兒也不能不跟三姑娘說。

得了,你們悄么聲地去請大夫,讓人出去找二爺,三姑娘那裡我親自去。綠鸝你腫著眼就別處去了,在這裡好生照看著太太。」

「哎。」一屋子丫鬟都急忙點頭應著。

錢婆子趴在門邊看,也不知道王夫人是怎麼一下子昏了過去,只想著適才聽見院子里一聲喊,像是彩雀的聲音,這院子里能讓彩雀叫姐姐的,就只有綠鸝和紫鳶兩個。

綠鸝一直在屋裡回王夫人的話啊,那就定然是紫鳶了。

紫鳶聽見了,太太知道了,所以昏倒了?

錢婆子嚇得腿軟,在她身後管事兒的周婆子瞧著她面色煞白的樣子奇道:「你在這兒幹什麼呢?快去燒水啊。」

錢婆子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只連聲應著去了。

且說柳香帶著錢婆子的食盒回了面水軒,陳氏屋裡已經擺上了飯,只是陳氏卻一筷子也沒動,一則是天熱,二則是氣得著實吃不下。

柳香悄悄地遣了屋裡的人,上來陪著笑寬慰了兩句,才把錢婆子的食盒子打開,裡頭的冰還沒化完,只打開盒子便是一股清凌凌的涼氣兒讓人很是舒坦,裡頭的茯苓糕和仙草芋圓看起來就十分的精緻可口。

柳香好歹勸著陳氏吃了兩口,果然爽口,連帶著燥熱的心情也好了許多。

柳香抿了抿唇,這才在陳氏面前跪下了。

陳氏瞧見柳香這樣的舉動也是一驚:「你這是做什麼?」

柳香道:「柳香自作主張做了錯事兒,求二奶奶責罰。」

陳氏瞧著柳香鄭重其事的模樣,也是放下了勺子,擰著眉頭道:「什麼事?」

柳香猶豫了片刻,道:「今兒早晨,不是夏蘭失足溺進了荷花池,是……是我推了她。」

陳氏一驚:「你說什麼?」

繼而心中也是暢快,看了柳香一眼,面色卻還沉著:「可被人瞧見了?」

柳香瞧著陳氏這麼問,也知道自己這件事情是做進了陳氏心裡,才將錢婆子沒有救人,還有想投奔陳氏的事兒一一說了,末了還加上一句:「早晨要是三姑娘再晚來一步,夏蘭就救不起來了。柳香看著二奶奶為了那個小賤蹄子糟心,才一時糊塗,想替二奶奶除了那小蹄子了事,卻沒想到陰差陽錯又惹得奶奶這樣不痛快了一遭,都是柳香的不是。」

陳氏聽了,越發連一絲的脾氣也無,只伸手拉了她起來:「你是我的人,自然心心念念想的都是我的事,要我說,你沒有錯,這事兒做得好,那錢婆子也很好,要不是綠鸝多事,溺死那個小賤蹄子,府里能清凈多少?」

陳氏說著,又看了一眼那冰涼爽口的茯苓糕,道:「你別怕,這件事情我心裡有數了。不管出了什麼事,我會護著你。」

柳香跟著紅了眼眶,道:「都是柳香不好,不能替二奶奶分憂,只能給二奶奶添亂。」

陳氏拉著她的手道:「別哭,我是看透了,這府里就只有咱們主僕兩個是一條心的了,他們林家門裡的沒一個好東西。什麼婆婆,什麼丈夫,什麼小姑,都是假的,都是虛的,她們才是一家人,咱們再怎麼好也都是外來戶,就只有握到手裡權才是真的。」

***

感覺不能給自己的懶惰找借口哈,加更加更,以後周末加更,月票滿20加更,桃花扇加更~做只勤勞的小蜜蜂,時間擠一擠就出來了*^__^*真的很感謝等了倫家一個月還不離不棄的親愛噠們,為了你們倫家也要fighting!不能再消沉下去了,愛你們,么么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