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一十四章 威脅

第二百一十四章 威脅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05 21:27  字數:2273

readx春桃聽了眸子轉了兩圈,才壓低聲音道:「二奶奶自接了家裡的大權,對太太也是越來越放肆了。我瞧著太太和三姑娘都不是庸懦的,即便是太太不管,三姑娘可看不過眼去,你再縱著二奶奶這麼鬧,到時候說不定就休了她,二爺扶了你當奶奶呢。」

柳香趕緊捂了她的嘴:「我的小祖宗,你別成日里痴人說夢了,咱們是什麼東西,你當家裡主子們只看天賦性情?門第家私在那裡擺著呢,二爺便是跟二奶奶再怎麼鬧,陳家在京里不倒,二爺就不敢對二奶奶怎樣。好了,別胡思亂想了,趕緊回去吧。」

春桃聽了柳香的話,這才罷了心思,與柳香分了手,悄悄地往杏林居去了。

柳香一路去了畢春堂,將話先回了紫鳶,紫鳶見陳氏這短短几日之內就出了兩次這樣不尊重的事,還說什麼天熱中暑,明明就是夫妻吵了架,這種時候往日都是陳氏來王夫人面前好生陪著替林嘉宏周全,不讓人看出吵了架的模樣。

如今陳氏竟然自己拿起款來,連飯都不來吃了。

紫鳶不想替她擔著,只說讓柳香自己去回王夫人。

只是王夫人如今正在和綠鸝說話,紫鳶讓柳香在門口等一會兒,她去回一聲。

柳香點頭應了,退守在門邊,卻遠遠看見王夫人屋裡的錢婆子正鬼鬼祟祟地看著自己,笑嘻嘻地迎了上來。

柳香記得,就是她早晨不聽林芷萱的指使,不願意下水救夏蘭,柳香瞧著她走過來,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錢婆子陪著笑道:「姑娘陪著二奶奶來吃飯了?」

柳香笑笑,並不作答。

錢婆子道:「外頭日頭大,我在自己屋裡備了些冰鎮的梅子湯,姑娘要不要去喝一碗消消暑。」

柳香笑著道:「本不該駁媽媽的面子的,只是今兒二奶奶身子不爽不能來了,我不過是來回個話的,還在等著裡頭通傳,就不能去了。」

錢婆子一聽柳香這話現實詫異,繼而眸中的笑意更勝,臉上卻裝出一副吃驚擔憂的神情來:「二奶奶是怎麼了?這樣熱的天,怕是中暑了吧,可得好生謹慎著,我們家從前我爺爺是製冰的,我從小也學了些做爽口吃食的手藝,不如我去給二奶奶預備點冰涼的茯苓糕送去……」

錢婆子的話還沒有說完,紫鳶便出來了,讓柳香進去。

那錢婆子瞧見紫鳶,急忙住了嘴,柳香也沒有與她多話,只進去回了王夫人,王夫人的臉色並不好看,綠鸝在一旁跪著,臉上帶了淚痕,只低頭不語。

柳香戰戰兢兢地吧陳氏的病表了一番,王夫人擰了眉頭,並沒有多話,也沒有讓人請大夫去瞧,也沒有讓人送膳食去,只說知道了,讓她好生養著,便讓紫鳶送她出去。

紫鳶並沒有遠送,只送出了院子門,便住了腳,卻遠遠地看見錢婆子在外頭迎上了柳香,懷裡還抱著個食盒子,不知道裡頭裝的是什麼。

紫鳶擰著眉頭想了片刻,終究輕手輕腳地跟了上去,藏在了門後面。

柳香雖是一如往常的笑臉迎人,只是卻不想與她多話的模樣,她知道錢婆子與胡婆子交好,一直想往陳氏處來,可是這樣她合該去找胡婆子,總在這裡糾纏自己是怎麼個意思。

難道是因為今早晨幫了自己房裡沒有跳下去救人的緣故,或者……

柳香心裡突突一跳,面上卻強裝著鎮定,與錢婆子去了樹蔭里:「媽媽有話直說,我還要回去伺候二奶奶吃飯呢。」

錢婆子四下看了看沒有人,才陪笑著道:「那我跟柳香姑娘就明人不說暗話了,今兒早晨,我看見了。」

柳香看著錢婆子的眼神一凝。

錢婆子看著柳香雖然強裝鎮定,眸子中卻閃過一絲慌亂,這才放了心,繼續道:「姑娘放心,我不敢拿這事兒來要挾姑娘什麼,胡媽媽辦事太慢,我與她說了好幾個月了,她只拖著我,說沒有機會,誰不知道在二奶奶面前,姑娘才是頭一份的。今兒早晨,我也是幫盡了姑娘,只求姑娘也幫我一次。」

說著便將手裡的食盒遞給了柳香:「以後還求姑娘在二奶奶處多多照應著。」

柳香自然明白錢婆子的意思,她手上有這樣好的做膳食的功夫,的確在夏日裡能討主子的歡心。她是想讓自己將她做的東西帶回去給陳氏吃,然後得了陳氏的喜歡,自己再從旁給她美言幾句,讓陳氏跟王夫人要了她過去。

這的確是個好由頭,可是這婆子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機。

柳香不知道胡婆子收了錢婆子多大的好處,她是怎麼有膽子應下這樣的事情的。

如今王夫人本就和陳氏關係曖昧,說好就好,說壞就壞。柳香怎麼能縱了陳氏這個時候跟王夫人要人,那不是打王夫人的臉嗎?

這些下人也成日里太異想天開了。

柳香並沒有接,這個理兒她心裡清楚,陳氏心裡更清楚,柳香知道陳氏不會做這樣的事,也沒有理由在現在這個時候徹底得罪王夫人。

要柳香現在去說服陳氏與王夫人撕破臉為了來要這麼個人,柳香不會幹。

柳香想了想,還是接了錢婆子的食盒,笑著對錢婆子道:「媽媽對二奶奶的忠心我早就看出來了,只是這事兒還要慢慢來,畢竟媽媽是太太的人,二奶奶再怎樣也要顧著太太的面子,這事兒不好辦,但是媽媽既然找上我了,我也定然會給媽媽盡心竭力地試試,只是成與不成就不能強求了。」

錢婆子聽了柳香這樣打太極的話,卻是不滿,臉上一陣焦急就要說什麼。

柳香卻笑著先道:「媽媽不必著急,早晨的事兒我既然幹了就不怕被人知道,二奶奶自然只有說我好的道理,太太也會護著我,我不怕媽媽去說,只是媽媽若是把這事兒嚷了出去,太太和二奶奶處,媽媽都留不下也去不了了,就只能奔著三姑娘去了。只是如今三姑娘要出遠門,帶的人不多,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媽媽的容身之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