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一十三章 動搖

第二百一十三章 動搖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05 21:27  字數:2358

readx梁家長子長孫是個太監?!

林芷萱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不!不可能!梁家是什麼樣的人家啊!怎麼可能會容許自己家的孩子進宮做太監。

可是梁靖義這個人,真的太神秘了,一個從生出來便被送進京城,說是有隱疾就再也沒有見過人的嫡長子,便是往年過年,梁家祭祖都是梁靖知做的,從來都不曾見過梁靖義回來。連蘆煙這樣將梁家當做半個自己家的親戚都只見過梁靖義兩面,這當真太不尋常。

這次是因為老太太去世,所以他回來弔唁了嗎?

林芷萱問蘆煙:「你可知道你大表哥得了什麼病?」

蘆煙搖了搖頭:「我從來都沒聽娘和姨媽說起過大表哥。」

林芷萱問:「那梁家的下人呢?」

蘆煙想了想,道:「好像也沒有,梁家的下人都不知道大表哥的事,我只記得我小的時候問過嬤嬤為什麼只有二表哥沒有大表哥,嬤嬤跟我說過大表哥生下來就有病,要京里的太醫才能治,所以送去外祖母家了,就一直在京城,很少回杭州,回來也從來都不見人的。我真的是第二次見,上一次還是我五歲的時候,偷偷跟著二表哥從門縫裡看了大表哥一眼呢。」

林芷萱忽然覺得,自己有點想去一趟京城了。

雖然理智上告訴自己不應該,可是雪安的這一封信拋出了一個又一個的謎團,涉及到楚楠、雪安,甚至梁家的事情很有可能傷及林若萱,林芷萱越來越坐不住了,看著眼前的飯菜也覺得索然寡味。

式微式微,胡不歸?

雪安也在暗示自己進京嗎?

雪安那樣冰雪聰明,自己給魏明煦的那封信一定是將她弄糊塗了吧。

她想從自己這裡知道些什麼呢?

如今吃不下飯的可不止林芷萱一個,從早晨出了那樣的事,林嘉宏甩袖而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府,直到了晌午用飯的時辰,閆四才急匆匆地回來給陳氏傳了個話說林嘉宏在同僚家裡有宴,晌午就不回來吃了。

陳氏一聽這話,直接摔了杯子:「有本事他一輩子都別回來!」

柳香急忙上前去勸,陳氏連帶著柳香一起罵:「虧你早晨還替他圓,他自己趕出了這樣的事還顧什麼臉面?就合該鬧出來,鬧個魚死網破,殺了那個小賤人!」

柳香好勸歹勸,才勸住了陳氏,可晌午飯,陳氏是無論如何也不去王夫人處吃了,柳香只得安頓好了陳氏再往王夫人處傳話。

卻不想才出了面水軒過了小橋,竟然就遠遠看見春桃鬼鬼祟祟地在假山旁邊,柳香嚇了一大跳,三步並作兩步趕緊過去拉了她躲進了假山裡:「你怎麼這個時候來了?」

春桃也是心裡不安,四下看了看人才壓低聲音問她:「今天早晨夏蘭是怎麼一回事?」

柳香面色有些難看,只嘆道:「還不是為了你,她如今在府里就是一根刺,二奶奶成日里想起她來便鬧心,二爺和你也不得安穩,她走到哪裡,哪裡都是流言蜚語,到處都在編排二爺,太太也容不下她,她活著還不如死了的乾淨。

若她真的是個明理的,早該自行了斷了。如今在府里也不知道她到底要幹什麼,畢竟當初你對她做了那樣的事,難保她不是懷著報復的心在的,否則,她為什麼還要活著,我看著她,總覺得心裡十分的不安,生怕你會出事。」

春桃聽柳香這麼說,也是提起了心思,道:「不……不會吧,我瞧著她回來以後,沒什麼……沒有想害我的意思,她,她不會吧。誰說不是呢,可是三姑娘護著她,又有什麼法子。」

春桃說著,也是沒了底氣。

柳香卻擰著眉道:「要是她不是存心報復,回來想報仇的,我實在是想不出她留在府里別的緣由。」

春桃被柳香的話說得也是心驚肉跳:「可是,可是如果她真的要回來存心報復,我們該怎麼辦?三姑娘那樣護著她……」

柳香也是擰起了眉頭道:「也不知道三姑娘到底是怎麼想的,便是為了二爺的臉面和名聲也不該讓她活著,還留在府里。如今只為她一個人,成日里去太太屋裡吃頓飯的有一個算一個都是陰陽怪氣的,再不能和和氣氣地說話了。

尤其是二奶奶和太太,太太一味護著三姑娘胡鬧,二奶奶嘴上不說,心裡早就存了怨氣了,我瞅著太太要是不做個決斷,二奶奶早晚有一天因著這事兒和太太鬧起來,從前太太多寵著二奶奶啊,如今竟然就這麼任那丫頭在府里留下了。」

春桃不想聽這些,只拉著柳香的手道:「那怎麼辦?萬一她把我供出來可怎麼辦?」

柳香安慰她道:「你別怕,三姑娘既然答應了二爺護住你的孩子,就不會容她鬧出來,況且我已經與二爺說清了利弊了,二爺一定會說服三姑娘帶你進京的。等你進了京,就都好了。」

春桃本就是為了這事兒來探柳香的口風,柳香這樣一說,春桃只握著柳香的手,雙眸含淚,欲給柳香跪下,謝她救命之恩。

柳香急忙扶著她,卻也是紅了眼眶:「你當我愛管這閑事,可一個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一個是我們家的爺,你們一步步地把我逼到這樣的境地,我除了盡心竭力地幫著你們,還能怎麼辦?只求你好歹保重身子,給二爺生下個兒子來。

我瞧著太太對歆姐兒越來越喜愛,也是膝下寂寞久了,二奶奶這麼多年沒有所出,太太交了家裡的大權,也是覺出老來了,若是你真的能給二爺誕下長子,太太想來也不會跟早年一樣了,有太太護著,你這個姨娘才算坐實了。」

春桃哭著道:「是,我都聽姐姐的。」

柳香道:「夏蘭的事情你不要管了,趕緊回去吧,大熱的天再中了暑氣,我還要去太太屋裡回話呢,二奶奶因著今早晨的事動了大氣,不去太太屋裡吃飯了。」

春桃聽了眸子轉了兩圈,才壓低聲音道:「二奶奶自接了家裡的大權,對太太也是越來越放肆了。我瞧著太太和三姑娘都不是庸懦的,即便是太太不管,三姑娘可看不過眼去,你再縱著二奶奶這麼鬧,到時候說不定就休了她,二爺扶了你當奶奶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