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一十二章 無須

第二百一十二章 無須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04 14:43  字數:2534

蘆煙忽然想起了什麼道:「我記得雪安信上說,這參孝好像是宮裡的意思,大舅舅想來也是不得不從,只是沒有賜婚。」

林芷萱緩緩點頭,自然不會賜婚,這樣本就不合情理的事情,若是皇上賜婚,遭到詬病的就是皇上,他只需暗示謝家和王景生,誰又敢不從?

重新啟用一直淡泊名利躲避朝堂之爭的魏應祥,謝家和王家聯姻,看來與前世一樣,皇上要保的依舊是謝家的太子魏延顯。

如今魏延顯的頭號威脅是魏明煦,然後是沐家一黨的大皇子魏延岐。

王謝聯姻,足夠與沐家抗衡,魏應祥想來是用來牽制魏明煦的。

那麼義親王、太后、應郡王、德親王在這裡頭又是怎樣的角色呢?遠在杭州,林芷萱只覺得鞭長莫及。

「芷萱,我聽姨媽說你要去京城?能不能帶我一起去啊?」蘆煙躍躍欲試地說著,「到時候我們四個還能在京城相聚,這是多麼難得的緣分啊,若是楚楠姐姐真的嫁了人,我們想再見面就難了。」

林芷萱想也不想地搖頭:「蘆煙,別胡鬧。你當京城是什麼好玩的地方?好生在杭州安安穩穩地跟雪丸玩兒多好,得閑去梁家串串門兒,或是來找我,京城中是非多,要步步為營,說話做事哪裡有我們在杭州自在。」

蘆煙卻是苦了臉:「你要進京城了,二表哥也去了京城,老太太又才發了喪,梁家一個個都帶著孝,府里的人一個個苦著臉,連大氣而都不敢出一口,我去了一次,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姨媽因著大表哥回來了也顧不上我,無聊得緊,總之,梁家我再不想去了。」

林芷萱聽著蘆煙的碎碎念著。

蘆煙復又纏了上來:「姐姐,你就帶我一起去吧,在杭州也沒什麼好玩的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家裡就我一個嫡出的女兒,那些庶出的姐姐們一個個看著我就像看著半個主子,連話都不敢跟我說,哥哥們都不在杭州,又才發生了地震,娘到時候一定會看著我不讓我隨便出門,跟我玩得好的幾個小姐家裡也不許她們出門,我到時候會悶死在家裡的,芷萱,姐姐~」

林芷萱卻若有所思地看著她道:「你說梁家怎麼了?」

蘆煙擰著小眉毛道:「你管梁家做什麼,姐姐,你帶我進京吧。」

林芷萱無奈道:「你來求我有什麼用,我若是與娘說要帶你出去,到頭來只會賺娘一頓罵,怪我不知道輕重。別說我娘不會同意,姨媽和姨夫也是端端不會同意的。如今外頭瘟疫橫行,亂的很,我還想躲在家裡過幾天安生日子呢,你倒好,成日里想往外跑。」

蘆煙不曾想林芷萱這樣難說動,便開始了一個勁兒地撒嬌討巧,後來看林芷萱著實態度堅定,才終於泄了氣,也不理林芷萱,懨懨地抱著雪丸躺在軟榻上背對著林芷萱。任林芷萱怎麼哄都不行,除非答應帶她進京。

眼看著到了晌午吃飯的時候,秋菊來問林芷萱要不要擺飯,林芷萱朝她點了下頭,又吩咐顧媽媽榨些新鮮的酸梅汁來消暑,還把歆姐兒叫了來。

歆姐兒看了看林芷萱,又看了一眼躺在那裡的蘆煙,林芷萱朝她笑著使了個眼色。

歆姐兒最是聰明伶俐,竟然也懂了,便小跑著顛顛地朝著蘆煙過去了。

蘆煙看著忽然出現在眼前的這個穿著粉色夾襖的小人兒,在林芝萱膝下養了好幾個月,再不似以往瘦小,長大也長胖了不少,圓圓的臉兒,肉嘟嘟的唇,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十分的俊俏,直教人心都化了。

蘆煙看了歆姐兒一眼,歆姐兒軟軟糯糯地上來叫「姑姑」。

忽然看見了蘆煙懷裡的雪丸,歆姐兒也忍不住了,爭著大眼睛笑著道:「姑姑的貓兒真好看。」

林芷萱只看著兩個小人兒說起了雪丸便開始喋喋不休,也是忍俊不禁。只笑看著她們,得了閑才問了秋菊一句:「夏蘭吃飯了嗎?」

秋菊低聲回道:「還沒呢,換了衣裳就一直在睡著,沒有醒。」

林芷萱擰了眉頭:「有沒有發燒?」

秋菊道:「那倒沒有,可能只是累了,飯菜也一直給她留著,等她起來就能吃。」

林芷萱又贊了秋菊行事妥帖。

秋菊想了想才道:「姑娘,春桃今兒悄么聲地出門兒了。」

林芷萱微微詫異,問她:「她去哪兒了?」

秋菊道:「我讓趙婆子悄悄跟著去看了,去了二奶奶處,想來是去找柳香了。」

林芷萱緊緊擰了眉:「難道她還經常去找柳香不成?」

秋菊道:「倒是沒有經常去,只是也去過幾回。」

林芷萱重重舒了一口氣,才道:「沒事了,你去擺飯吧。」

「哎。」秋菊應著急忙去了。

林芷萱給蘆煙和歆姐兒端了兩碗酸梅汁來喝,蘆煙因著與歆姐兒逗弄了一會兒雪丸,小臉上紅撲撲的,也比適才臭著臉好了許多。

林芷萱陪著笑與她說話,直到擺好了飯,又都是顧媽媽花心思做的蘆煙素來愛吃的膳食,那小丫頭見了垂涎三尺,再顧不得與林芷萱生氣了。

便於林芷萱和歆姐兒落了座,林芷萱還任著她胡來,將雪丸也擺上了飯桌,單備了一個小碟兒蘆煙給雪丸往裡頭夾菜。

蘆煙順了心意才笑著與林芷萱說起話來:「……你不知道,我長這麼大好像還是第二次見我梁家的大表哥,他長得可奇怪了。」

林芷萱一邊給蘆煙布著菜,一邊笑著問她:「怎麼奇怪了?」

蘆煙擰著小眉頭道:「我也不知道,就是看起來怪怪的,跟我的哥哥們都不一樣……恩,他臉很白。」

這個林芷萱知道,梁家的大爺跟雪安一樣有弱症,小時候差點活不下來,從小就被送去了京中李家,一直養在別院里有太醫照看著。

前世林芷萱也不過是梁靖知的母親李夫人去世的時候,在弔唁禮上見過梁靖義一面,只是當時人多眼雜,匆匆一面,也沒有說得上話,只記得他的確是個面容白皙長相清秀的男子,也是與雪安一樣,可惜了重病之身不能婚娶。

蘆煙一邊喂著雪丸一邊道:「可是就是奇怪,真的很奇怪,我也說不出哪裡怪來。」

歆姐兒看著趴在桌上的雪丸,也是沒了吃飯的心情,只一個勁兒地摸摸這裡,拉拉雪丸的鬍子。

蘆煙見了歆姐兒的舉動,卻恍然大悟似的叫了一聲:「我想起什麼最怪了,他沒有鬍鬚!」

林芷萱詫異地瞪了蘆煙一眼,再想想前世自己見過的梁靖義,他……好像真的沒有鬍鬚……

一個沒有鬍鬚的男人……

太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