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參孝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參孝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04 14:43  字數:2505

看著那信,林芷萱剎那間變了臉色。

那封信雪安並沒有交給魏明煦!

雪安看了自己寫給魏明煦的信。

「式微式微,胡不歸」與自己寫給魏明煦的「不日,京中有變,速歸」有異曲同工之妙,卻比自己的話更加含蓄。

怪不得魏明煦沒有離開金陵,想來他根本就沒有收到自己的示警。

可是雪安寫這封給自己的信是什麼意思呢?

僅僅是為了告訴自己那封信她並沒有替自己送到嗎?是覺得於理不合,還是沒有機會?最壞的可能就是被別人發現了。

蘆煙卻只見林芷萱打開了信封,便搶著先來拿雪安給林芷萱的信看,可反覆念了兩遍也看不懂,只問:「芷萱,這是什麼意思啊?」

林芷萱不答卻,只抓住了蘆煙:「雪安還有沒有其他的信,她信上都說了什麼?」

蘆煙瞧著林芷萱焦急的模樣,大眼睛忽閃忽閃,才道:「就是瑣瑣碎碎地說了些京里的事情啊。」

林芷萱拉著她坐下:「什麼事?你一字不落地說給我聽。」

蘆煙驚訝地「啊」了一聲,才道:「你是不是嫉妒雪安給我寫信長啊?早知道你要看我就給你帶來了,她寫了好長的信,我哪裡能一字不差地背給你聽。」

林芷萱瞧著蘆煙沒心沒肺的模樣,也是無奈。

蘆煙瞧著林芷萱滿臉的失望,只得打起精神來仔細想著,與林芷萱說:「你別急嘛,我記得雪安瑣瑣碎碎地說了幾件事。第一件是說雪安去了京城。」

林芷萱點頭道:「這是應該的,如今濟州糟了那麼重的地震,又有瘟疫,他們在濟州府的宅子怕是都不知道什麼樣了,雪安身子又弱,不能回濟州,否則難免染上瘟疫,金陵也不能長住,只能去京城。」

蘆煙詫異地盯著林芷萱看了好半晌。

林芷萱也被她看得有些奇怪,只問她:「怎麼了?」

蘆煙搖著頭:「不是這樣的,雪安信上說,是六叔要承親王爵,所以嬸嬸和雪安才進京的。否則,他們可以來杭州啊。」

林芷萱眸光一閃:「雪安信上說姨夫要承親王爵?」

蘆煙點頭:「我記得是有提過這麼一句。」

林芷萱站了起來,擰著手裡的帕子來回走著。

是,他們絕不是因為怕瘟疫。

蘆煙說得對,若是緊緊為了避瘟疫,他們哪裡不能去,最好也最近的就是杭州了,京城,那樣的地方哪裡是能用來避禍的呢?

雪安那樣的身子,最不適合的就是京城。

若不是情非得已,王佩珍不會讓雪安這麼千里迢迢進京的。

他們怕是已經沒有法子了。

或是已經顧不過來雪安了,王佩珍必須要進京幫著魏應祥,又不放心將雪安隨意託付於人,所以只能帶著她進京了。

還有魏應祥承爵?

林芷萱以前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情,魏應祥怎麼能夠承襲庄親王的爵位呢?

這承爵從來都是子承父爵,雖然魏應祥和庄親王一樣都是嫡出,是親兄弟,可是庄親王又不是沒有兒子,他的親王爵位理應由他的兒子承襲的,魏應祥哪裡來的承爵這一說?

蘆煙卻道:「二叔的嫡子早年就去世了,二叔雖然還有兒子,可都是庶出,所以一直沒有世子。這樣爵位由六叔承襲不是很應該嗎?否則,我們家親王的爵位就沒有人承襲了。這也是皇上的恩典。」

林芷萱卻道:「這樣的事情,從庶子里挑一個好的過繼到嫡母名下也不是不能,況且你的嫡出堂兄去世,難道堂兄沒有嫡子嗎?這樣的事情老王爺早些年就應該預備著想法子的,怎得會出來一個措手不及的情形?」

蘆煙想了想才道:「你還別說,我二皇叔真的有嫡出的孫子。」

那讓魏應祥承爵想來就是皇上的意思了。

林芷萱沒有說話,只問蘆煙:「雪安還說了什麼?」

蘆煙想了想,才想起一件好事兒來,興奮地笑著道:「還有楚楠姐姐訂親了,成婚的日子就定在今年十一月十六。」

「什麼?!」林芷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楚楠還在孝期,三年之內不能婚嫁的,怎麼會訂了親?」

蘆煙道:「雪安信上說是』參孝』,是不是當初舅母死前的遺願,楚楠姐姐就從了,這也不算是不孝吧。」

林芷萱真恨不得戳開蘆煙的小腦袋看看裡面裝的都是什麼,怎麼什麼都不懂,還在這裡曲解逢迎地自以為是。

「參孝,哼,參孝,」林芷萱如今倒是冷靜了下來,緩緩坐在了桌旁,看著蘆煙道,「成婚是大喜之事,最忌諱凶年,在孝期里辦喜事,是對死者極不尊敬。更要緊的是不吉利,將來子女稀少,不易長大成人,家運不順,所以尋常人家定親連好日子都挑不過來,更何況凶年。」

蘆煙瞪著林芷萱:「那雪安信里說的參孝是怎麼回事?」

林芷萱道:「參孝就是在喪服中嫁娶的習俗,倒也是古來有之,是民間以喜壓凶而求吉,只是……只是……」

蘆煙道:「只是什麼?」

林芷萱氣憤道:「只是這樣的舊俗多在窮苦百姓之間,要麼是因為家貧,凶吉同舉。要麼是因為姑舅雙亡,家裡無人主持中饋,冒喪而易吉。可是楚楠是什麼人?王家是怎樣的人家?謝家又是怎樣的人家?是出不起銀子還是家裡沒了人?!」

蘆煙也是終於回過味來,剎那間便惱了:「他們怎麼能這樣作踐楚楠姐姐?竟然拿這樣的理由來搪塞就逼著楚楠姐姐出嫁?」

林芷萱道:「這是舅母生前所願,楚楠便是百般不願也不會違逆,只是大舅舅怎得就會許了,還有謝家,他們便是等不了了京城哪裡少達官顯貴家的女兒,怎得會應了這番說辭,這是誰的主意?」

林芷萱還記得當初在金陵的時候,楚楠說王景生不願意,是淮大太太要說服王景生。

所以定然不是王景生的主意。

那難道是謝家?

謝家的江南之行,在杭州沒有陰差陽錯地遇見自己,謝文棟還沒挑好人家,所以還惦記著楚楠,可是謝家也不至於如此飢不擇食,偏偏看上了身上有孝的王楚楠吧。

蘆煙忽然想起了什麼道:「我記得雪安信上說,這參孝好像是宮裡的意思,大舅舅想來也是不得不從,只是沒有賜婚。」

***

感謝Annabellquan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持續求票中~親們的支持是倫家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